《像個人,活下去》是一套刻畫日本鐵路私有化下,工人受盡國家、資方壓力,被迫抗爭的紀錄片。八十年代,日本國有鐵路JNR面對重重赤字及債務危機,因而需要分割及出售資產,最後轉型成民營企業JR。私有化的邏輯下,鐵路企業以盈利至上,大量解僱工人,工人權益便成為改革的犧牲品。

 

壓逼

國鐵工會是鐵路工人及前線車長最大的工會,大力反對私有化。面對工會反對,JNR便極力打壓之。用盡種種手段:裁員、抹黑、誣蔑等去打壓他們。

 

不少前線車長對工作本來十分自豪,卻遭管理層標籤成多餘人手。調職後,他們只負責極簡單的工作:比如除草、將棄置手推車報廢之類,這些無需技巧的工作無法讓他們得到尊重。他們渴望還原車長的身份,每當看見列車經過,都會慨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已被奪去」。這些手段已深深傷害他們的工作尊嚴。

 

工人們辛辛勤勤,花了大半生在JNR工作,最後竟如此政府及JNR對付。他們無視工人的付出,反把工人視作負累,扭盡六壬要踢走工人,更沒有合理補償,教人氣憤。

 

掙扎

被解僱後,不少工人四散各地,也有部分工人,組織起來。他們之間有著高度互信,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比如當有家屬需要住院,其他人都會去照顧他。這看似微不足道,卻確實為工人提供重要的心靈支撐。有些工人家屬就在其他人鼓勵下,不再因低下工作或失業而感羞恥。工人之間的連結也幫助他們克服生計問題。他們聯合成立了一所類似合作社形式運作的公司,專門販賣扇貝、生產肥皂,以及負責送信等工作。盈利按不同工人的家庭收入及其他狀況分配,藉此工人們總算有較穩定的收入。

 

在如此經濟基礎下,工人成立地方鬥爭團(Tosodan),繼續抗爭。工人及家屬間透過如此互助,更支撐了足足十年有多。這份堅持,教人折服。

 

誰會幫助工人?

縱使工人如此奮鬥,抗爭之路依然困難重重。他們曾向中央勞動委員會(職能類似香港的勞工處)、東京地方法院求助,但它們都沒有幫助工人復工,有的更反過來指JR沒有責任照顧JNR的前員工。而政黨更落井下石,主動向國鐵工會施壓,逼使工會承認政府關於JR改組的立法。

 

工會本是工人最後的倚靠,工會高層曾聲言,「即使面對甚麼困難的處境,都不會犧牲JNR工人的利益」,但國鐵工會最後竟對鬥爭團倒戈相向,打算向政府及JR妥協。即使鬥爭團成員在會議上如何反對,都無法動搖結果。

 

經歷種種背叛,工人們最後只得孤身作戰。抗爭十年有多,最後竟落得如斯下場,不禁讓人唏噓。但是,如此被社會遺棄的他們,卻沒有放棄抗爭,更三番四次、理直氣壯的挑戰JR的解雇。當中一名叫藤保美年子的工人家屬的堅毅尤為突出。她在工會會議上闖上台上,有條不紊地訴說鬥爭團的立場、直斥工會高層。那份百折不撓的氣魄,教人動容。

 

怎樣才能活得像個「人」?

影片顯示的,是典型的資本主義下,私有化、剝削、抗爭的三部曲。在權力的差距下,工人很難阻止資本家的剝削;抗爭也很難對資本家、政府產生壓力。這些狀況其實也適用於香港,不同工種的工人基本上都沒有甚麼力量抗衡資本家,多只能任由資本家魚肉。這些我們或者從之前的碼頭工人罷工事件可略見一斑。工人要像正常人一樣活著,談何容易?

 

工人固然被壓逼得不似人形,但或許,在制度的宰制下不似人形的也不只工人。那些JR管理層的人、甚至是工會的高層在聆聽過工人的故事之後,依然故我,毫無半點惻忍之心,完全不顧工人的死活,難道又可以算是「人」麼?

 

我們可以如何走出這樣的困局?鬥爭團那種的工人連結,會是一種出路嗎?

———————————————————————————————–

日期 :19/11/2014 (wed)

時間 :7:30pm

地點: 香港獨立媒體 (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F)

(照片來源: 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