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湛思/   中大宿費關注組

 

小弟就是前篇投稿〈對不起,我支持中大加宿費──對中大宿費關注組投稿的一些個人看法〉中提及那位反加宿費關注組的同學,魯湛思。同學投稿點出:宿舍的確是福利,但是政府已經資助了大學生很多錢,每位本科生每年20萬,現在要求再減宿費,無疑是要政府出更多的錢,這樣實在太過分。因此,更重要的是,如何把既有的公帑好好分配。所以,我們更應該處理宿位的分配問題,而非只在執著宿費的升幅。

篇幅所限,下文將繞著為何要資助宿舍、政府/大學投放資源是否足夠、和宿費問題所意含這三點來回應。至於其他細碎的地方只能略去不談,實在抱歉。

 

回應一:福利就是政府的責任

 

我們之所以稱宿舍為福利,就是認為宿舍不應該以用者自付的邏輯運作。用者自付的邏輯就是:這些東西你要,你就得自己付上全費。你付不起,很抱歉,你就沒有。與之相對的是福利邏輯,有些東西不必由用者自己付,改由政府或大學負上責任。有些東西很明顯就是用者自付,例如買衣服、看電影。但有些就不是,好像醫療、公屋、教育乃至高等教育,這都是以福利邏輯運作。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福利邏輯,因為這本來就是人權,若失去這些教育醫療的機會,影響可以是一生的。所以就是要避免有人因為家境、種種的經濟因素而失卻享有這些服務的機會,政府就正好要擔當這個責任,出錢保障市民。因此,福利從來就不是bonus,有就最好,沒有也沒相干;而是一定要有。

而宿舍就是大學教育延伸,宿舍就是讓同學可以留有更多的精力、時間,又或宿舍本身也帶來一個龐大的社交圈子──這一切都是大學教育的重要一環。因此,既然高等教育是由政府負責,那宿舍也是,不是說要加宿費就要加。

 

回應二: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更何況,香港政府其實都不太重視高等教育,投放的資源也不是很多。根據世界銀行的數字,香港政府在每位學生開支佔了人均生產總值的25.9%,比一些已發展的西歐國家,例如愛爾蘭(33.5%),法國(38.4%)低[1]。再說,不加宿費,也不一定等於要香港政府出所有的錢,大學本身難道沒有把資源再分配的空間嗎?根據2013年中大財務報告,香港的大學高層薪酬極高,像校長年薪就有480萬。如此等等開支,還有很多,是否會影響長遠發展呢?又或者就算會影響長遠發展,可否在這裡抽調一些資助宿費,也有著很大的討論空間。但校方一直不肯提供財政報告,我們也無從得知。

 

回應三:這不是一元兩塊的爭執

 

現在宿費上漲的影響,這不單是某幾位同學的不幸遭遇。有近四成的同學的家庭月入在兩萬以下,因為今年加宿費而不能住的同學或許不多,但也一定有同學會感到有壓力、肉赤。今天尚且如此,要是下年再加呢?加宿費是一個趨勢,自近年已加了近30%,以後因宿費而要放棄的同學將會更多。現在大學的情況也大體相約,窮的同學大都要補習兼職賺錢,較富裕的同學則輕鬆自在。但我們是否要繼續把差距拉大?是不是窮同學就注定要奔波?宿費所昭示出來的,是原則的問題──這是整個大學的問題:你較窮,所以你的大學教育就難免較差一點。

今次大學和政府動的是宿費,下次動的可能是學費、飲水機收費、校巴收費。這不單是把錢怎樣用的問題,而是指向我們想要一所怎樣的大學的問題──是一間用者自付的大學?還是一所會盡可能平等的大學?5.6%到4.5%的加幅,不是數字上的爭拗,而是希望可以爭取一個稍為平等的教育機會。

至於你指出現時宿位分配的不公,大體我都同意,但篇幅所限,未能詳談。最後,校方早已說明,今年宿費將會再加,到時候,還望同學多加留心。

 

[1] Expenditure per student, tertiary (% of GDP per capita) http://goo.gl/Pm9qxX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