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perfect blue

2014年6月,立法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引起大量市民和村民反對。當時我也覺得政府奪人家園的行為十分可恥,於是也跟著去坐了幾晚立法會,甚至還落過一次村咁大把去和村民談話。6月27日,財會主席吳亮星欲強行通過前期撥款,我並沒有被捕的心理準備,於是離開。不久,新界東北從我腦袋中幾近消去,直至一個月前,報社的人脈再次拉我回去面對新界東北。此時,新界東北計劃已經進入城規會的申述階段。

 

城規會之役

 

城規會申述即是什麼?即是城規會收集市民對新界東北規劃大綱圖的意見,再決定是否對大綱作出修定。雖說是聽取市民意見,但寥寥數十名城規會委員全部都由行政長官委任,城規會更有「橡皮圖章」之稱。而且城規會與市民的關係非常不平等,引致他完全可以為所欲為,包括剝奪市民的發言時間。即使面對東北如此重大的議題,城規會限制每人僅有十分鐘申述。

 

我出席了兩次城規會申述。我去的第二次申述,已經接近申述階段的尾聲。當日是工作天,只剩二三十個人出席,人丁單薄。而我到場後,發現原來城規會扣起了許多市民的申述時間。曾有1348位市民授權東北城規組代為申述,即是城規會起碼要用三十天工作日來處理。然而城規會卻以東北城規組未能提供授權人資料為由,最後只給予六個工作天。在會議中,輪到一位兩鬢斑白的叔叔時,他走出自己的座位,要求城規會歸還超過一萬分鐘的申述時間,拿著文件的他更激動至摔了一跤。有市民上前扶起他,亦有市民憤而站起來,拉起橫額抗議。

 

我愣了一愣,也跟著站起來,心中的憤慨鼓動我行動起來。儘管我們喊著口號要求他們回應,委員卻只是木無表情,頂多只是重覆要我們坐下和不淮拍攝。但我們依然在兩個門口列成一排。然而,城規會委員很快陸續離開,穿過我們中間踏出門口,一步一步像是要像要輾平我們的憤怒。

 

我看到委員座位上空白一片的筆記,無奈又無力——無論是市民和村民準備的大量資料、簡報和照片,抑或在場人士對委員有力的質詢:「依家拆你屋企,比十分鐘你係咪defend到?」——城規會委員統統採取一種「睬你都傻」的態度。委員有恃無恐,城規會架構的不平等令他們根本不需要民意基礎支持,他們有絕對權力,所以他們可以對我們的反對視而不見,更可以不跟從正規程序,扣除重大議題的申述時間至十分鐘。這種因不民主而起的制度暴力,與近日城規會發生高級規劃師對學生的肢體暴力,同樣值得更多人的關注。

 

又想起半年前立法會門口的人頭湧湧,與今日城規會數十人的冷清有很大對比——試想想今天多些人來城規會,起碼我們人多勢眾可以威懾對方,保護己方不被傷害,甚至可以迫使委員回應我們「不遷不拆」的訴求吧。正因為深切認識到「人多好辦事」,所以即使村民也知道委員不會認真聽取意見,他們也很珍視這個表明立場的機會。他們要用盡每一個程序反對,讓計劃不要這麼快進入下一階段,爭取時間進行組織工作,希望大眾重投對議題的關注。

 

累積抗爭的力量

 

現時,城規會階段即將結束。根據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的說法2017年政府會於立法會申請撥款,通過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還有兩年不長不短的時間,可預估未來兩年內不會有大型抗議行動。為了不讓抗爭的力量消散,其實組織工作尤為重要。自己記起很久以前的一次落村,於是再次一頭撞入落村工作。

 

一落村,就發現新界東北的情況比我想像中更為嚴峻。不少村民因為地產商的威逼利誘而相繼搬走,不難明白如果村民要與財雄勢大的地產商打官司的話,幾乎是打一場必輸的仗,惟有妥協搬離。往後那幾次落村,在我們派傳單貼街招的路上,不時見到房屋的殘骸和滿地的荒草。可想而之,新界東北的運動可謂危在旦夕。如果我們在這兩年對東北不理不睬,在這兩年,只會有更多村民因為缺乏支持,被地產商逼得搬走——更多空屋和荒廢農地,意味著兩年後政府可以更加理直氣壯的要「開拓」這個荒蕪的地方。另一邊廂,如果我們這兩年不去讓更多人看見新界東北規劃的無理,兩年之後立法會一役,屆時抗爭的力量還會堅實嗎?

 

反對新界東北的抗爭之所以如此重要,不僅是因為要保衛村民家園,新界東北規劃與你我也息息相關。政府口口聲聲會在東北興建公屋,但面積只佔發展區6%。政府根本完全無心解決我們的房屋需求,反而在發展過程中,政府往往把大量利益輸送給地產商,於是地產商可以興建大量商場和我們買不起的高級住宅。而且政府完全剝奪城鄉共生的想像,我們根本無法在任何城市規劃作出自主的決定,只能被活活困在狹小的大廈之中。

 

更觸目驚心的是,政府的滿腦子的「發展」不僅危害新界東北,很快其他地區也難以倖免。以大嶼山為例,例如政府在施政報告提出要大力發展大嶼山,而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與城規會架構如出一轍,又是全部委員由政府委任。政府又在東大嶼水域研究填海造島,人工島整體的發展方向仍未斷定,但獨獨是研究工程都要花二億三千萬,落實發展更可能要花上千億公帑。政府現在欲推行一個完全未知能否惠及市民的計劃,燃燒大量納稅人的血汗錢,還要對海洋生態造成嚴重破壞,白海豚生境受嚴重威脅。

 

新界東北和大嶼山正是血淋淋的例子,展示政府「經濟發展」至上的發展纙輯,而小市民根本並非這些計劃的受益者。長此下來,只會有更多人的家園被拆毀,社區的連結完全崩裂;更多的環境遭受破壞;大多利益由地產商袋袋平安,貧富差距只是越來越大。

 

未來一起走下去

 

政府試圖把我們活埋在一個名為「發展」的墓園。可預見將來還有許多場硬仗要打,我們要做凡,其實就是需要積聚更多人去反抗絕望。身為大學生,我們往往有更多時間和精力關心社會,我們能否抽出一個DAY OFF又或周日的休假,入村認識不同於城市的生活模式?我們能否踏出第一步,與村民溝通,了解他們更多?甚或我們願意擁有一群讓我感到值得一起奮鬥下去的同路人,加入反抗者的行列,為我們的未來努力嗎?


許多人可能看到這裡會覺得「無希望啦,點斗得過政府」。我以前也常常這樣想,在運動中,我經常感到很無力,很卑微,力量好微弱。我有心灰意冷的時候,有更多懦弱、懶惰的時候。但村民和其他抗爭者讓我獲得很大的鼓舞,有些人的生活比我更深陷泥沼,但他們一直用不同的方式奮鬥著。我又怎能輕言放棄?而老套也要說一句,每一份微小的力量,在抗爭中都非常重要,往往是很多微小的火光積累燃起大火,燃燒過後,才有讓香港這片土壤重生的養分。

(如閱此文後對希望支持或了解更多關於新界東北抗爭,可在臉書專頁搜尋「東北告急,無你點得」,又或有志於落村/其他組織工作者可致電胡倩婷(呀婷):51603670 )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