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雞

 

本部結業潮過後,終於迎來第一間新開業的食肆。從前franklin餐廳的劣食早已街知卷聞,潮龍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龍記)接手過後到底有沒有改善,就讓小記跟大家匯報一下。

 

若非負責這稿題,我可能久久仍不會光顧龍記。原因不是食物太貴,而是店裡的燈光,慘白刺眼,教人不敢直視。到底誰要在如此強光下進食呢?據說開業的頭一星期,餐廳打烊後也沒有關掉電燈,嚇怕途人之餘亦浪費電力。惹來投訴後才見改進。

 

擻開強光,我在午飯黃金時間走進店內時,發現除了座位的格局稍有不同外,龍記仍留有許多易手前的痕跡。譬如餐具櫃只是換了個位置,收銀員換了套簇新的制服亦依舊面善。至於店內的另一端,更幾乎完全沒翻新。哪怕是理應最人頭擁擁的時段,那邊的坐位仍空出超過一半,生意不易做。據說未易手前的franklin也因為鋪面過大而連年虧蝕。因該位置的廚房與中菜廳共用,投標者變相被逼同時經營兩邊,恆常開支已多了一大截,只能在別處省錢,故不難理解franklin的用料和食物質素何以較差劣。

 

那麼顧客最關心的食物質素和價錢又有否改變?龍記尚在開業初期,菜單和價錢仍頻繁變動,筆者只好就以截稿前的情況作評論。單論菜式選擇,龍記選擇不算很多,卻似乎比franklin多元,有一般碟頭飯、燒味、日韓料理、中式米線等。會說「似乎」的原因是,以前franklin在平日星期一至五也有類似款式,但但在其食物惡名口耳相傳的情況下,我們大多只會在星期六、日別無選擇時光顧,與那些款式緣慳一面。龍記接手後,一切重新開始,讓人願意多試不同款式。

 

據筆者的親身嚐試和從身邊朋友收集的意見,一般都認為龍記的食物質素勝過franklin。除了燒味飯分別不大之外,拉麵和米線的風評也不錯。拉麵的配料豐富,有紫菜、烚蛋、木耳絲、日式魚蛋等,味道尚可,至於米線,筆者身邊的朋友一致好評,有的認為它味道跟譚仔米線有幾分相似。另外晚市西式晚飯的評價就較差次,葡汁雞飯劣評如潮,而茄汁豬排飯的豬排就煎得頗香口,而且與啖啖蕃茄粒的茄汁配合得很好,不會過份濃味。不過整體而言,也有朋友覺得龍記食物味道偏濃,特別是$23元的雙餸飯,大家對它們的評價只有「太咸」和「未食過啲咁咸嘅嘢」。

 

可是價錢和份量卻不太理想。下午茶時間是相對便宜的時段,單拼燒味飯和米線,連飲品也只是$21和$22元。不過米線會較平常細碗,遠遠無法填滿一般男生的胃口,當作下午茶填填肚尚可,但當作午餐就不行了。至於晚市和午市,都可稱又貴又唔飽,像筆者試過的紅酒汁鴨腿飯(附沙津)、日本料理套餐(跟餐有小前菜和小碗麵鼓湯)和米線都至少要30元才有交易。如果玻璃屋結業後,沒有別的餐廳進駐,晚餐又不想吃意粉的話,就被逼選擇龍記了。

 

再拉遠一點,相對便宜的舊餐廳抵不住成本上升而結業,而另一方面,近年中大新開的餐廳,食物價錢都不斷上漲,令不少家境貧困的學生叫苦,一些新書院的學生除了硬食更別無選擇。餐廳能否站住陣腳,甚至保持低價,原因當然可以很多,像食物質素的重要性就舉足輕重,Franklin就是食物質素太過差劣的例子。可是我們亦不應忘記在中大營業本身的困難,譬如假期時要冒著虧損而營業,新書院人流不足等等。考慮到膳食是人的基本需要,校方實在不應一味將責任推往營運商,任由食物價格高企,讓新書院和貧困學生,每月動輒多付數百元在膳食上。可行方法有很多,譬如校方可以透過承擔各種雜費,如大型維修費,來減輕餐廳的負擔,以提供低廉的膳食予學生和員工。

 

如果缺乏相關的改變,就算龍記再多款式,再美味,可能也不能令窮等學生受惠,而幾年後成本上升,亦可能變成另一間抵受不住壓力而結業的玻璃屋。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