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多頓

常聽說演技好壞高低,卻不知其故,或不少人側重故事情節的較量卻脫離演員演出。好的演技,超越表情動作,甚至可以成為電影的靈魂。

經歷四次奧斯卡提名,李安納度終在今年獲獎。然而因制度問題,得獎殊榮和演員演技並無直接關聯。編者選取了一些李安納度獲奧斯卡前的電影,他在其中表現出色,希望與你分享。

 

grapeee

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 (Arnie Grape)──第6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

在《Titanic》之前,李安納度的表現早已受到關注,其中最為矚目是他在《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的演出。故事講述Grape一家的不幸遭遇,以及家中長子Gilbert曲折的愛情故事。李安納度首度飾演心智發展遲緩的幼子Arnie,一舉一動在戲中份外分明。

戲中,李安納度展示了有別於高富帥的既定形象。雖然飾演配角,想不到觀眾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他這一秒笑得興高采烈,下一秒哭得歇斯底里,情緒變化莫測,令你不知所故,旁人完全無法猜測他下一秒的舉動。在一個多小時的電影中,李安納度要保持漫不經心的精神錯亂狀態,而觀眾無法察覺其半點造作,絕對是李安納度演技用心之處。從Arnie身上,你幾乎認不出他就是李安納度。當時十九歲的李安納度,憑着這電影中的精湛演出,首度被提名1994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回望評論,不少人指他當時已經值得獲獎。

 

catchme

Catch Me If You Can (Frank Abagnale, Jr.)──第60屆金球獎戲劇類最佳男主角提名

這是李安納度最後一次飾演青年,記載他由年少輕狂過渡至成熟的角色,建立主角風範。他飾演主角Abagnale,一家曾過着美滿生活。惟好景不常,家道中落、父母離異,他自此遊走各地假扮各種職業,以騙來的金錢和地位填補童年陰影,錢財、美色、地位都得到了,卻追不回一個「家庭」。

李安納度飾演Abagnale,而Abagnale在戲中先後假扮教師、機師、醫生、律師,如戲中有戲。擅長扮演的Abagnale固然能在眾人前裝作自信,但隱約的身體顫抖、抑制情緒到強顏歡笑,掩飾不了他對破碎家庭耿耿於懷。雖然與Arnie Grape同是問題兒童,但這次並非單純的胡鬧,而是內心對命運的不忿、對幸福的苦苦追求,深層掙扎,加上缺乏對白,自然對演技要求更高。他的肢體動作,情感反應也特別敏感,例如在Abagnale正式得知父母離婚之前,在跟父親閒談間他已哽咽不斷,可見他早已察覺家庭關係出現裂縫。到最後,他沒法擺脫父母離異的陰影,終究不明白為何事與願違。李安納度深邃的目光也許就從這時開始建立起來。

 

ava

The Aviator (Howard Hughes)──第77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電影依一代富豪Howard Hughes早年生平改編。Howard對航空和電影製片甚有熱誠,以繼承的大筆遺產打造眾多劃時代的飛機和電影巨著。然而他的執著,也是另一種強迫症,例如要求機身要絕對平滑,不容許冒出任何一顆鉚釘;在估算破產的情況下堅持完成電影《地獄天使》。他的事業令他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眼睛是靈魂之窗,而李安納度選擇以眼神透露那難以言喻的熱誠。只要眼前是飛機,他就會像對情人般深情凝望,不眨半下眼。就在他身旁的模型飛機,他還是愛蹲下來仰望欣賞,然後不自覺念出「她」的特性。如此看來,主角的強迫症,不正是他的熱誠、對於完美的偏執嗎?

 

Screenshot-from-2014-02-02-152803

The Wolf of Wall Street (Jordan Belfort)──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李安納度飾演的是起初渾渾噩噩的Jordan,但他很快就掌握華爾街的生存秘訣--成為一頭狼。成為狼,就是逐漸扔棄人的身份,無視道德、只管銷售,最後過着窮奢極欲的生活,終日只有性愛、毒品、粗口和罪惡作伴。

公司內,他是狼。有力的演講,食指直指蒼天,抬頭忘我呼叫口號,帶領全公司上下嚎叫一刻,彷如狼群之首。公司外,他是人。隨意換妻、瘋狂吸毒,這醉生夢死的生活,似是另一個世界。

最後在他的成功分享會上,他再不浮誇,淡然叫台下群眾逐一向他使出推銷技巧。過去的鋪墊就在此引爆。電影固然有指責華爾街營銷如何不當,奢侈畫面亦誇張得令人不安,但台下觀眾的渴望眼神才真正使人為之一慄--我們何嘗未曾希望成為一頭狼?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