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晚歸人

 

尾班車上,
我靜靜的等待,
等待到站
一刻。
車廂內的電視,
只為我
訴說世界大小事。

 

漆黑夜中,
腳步聲輕微卻又沉重,
一步一步。
呼吸聲柔和而又強悍,
一呼一吸。
狗吠聲突然響起,
驚動了蟑螂,
慌張地四處走避。
風吹,樹搖,葉落。
落葉已歸根,我卻身在何方?

 

交通燈前,
停下歇息,
望那遙遙遠路,
只盼有盒火柴,
哪怕只有一根,
也可擦出,

的模樣。

 

我看見,
看見家中那睡床,
更看見在默默等待的父母。
火柴擦亮了,
在心中點起火來,
讓我拼命不斷奔跑,
跑呀,跑,跑呀,跑。

 

跑至力盡,
走到路窮,
只聽到喘息,
只看到汗水,
卻終於回到
家。

 

延伸閱讀:

編輯有話說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