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們回應讀者投稿:晚歸 ──晚歸人

 

周鈺婷:希望嘗試創作的人往往都會選擇新詩,因為新詩以白話文撰寫,跳出古詩韻律的規限,在節奏、形式和題材方面較自由。只是,對初學者而言,這種自由很可能變成一種散亂。今期,我們的文藝版便收到一篇以晚歸為主題的新詩, 正是這樣的例子。

新詩的意象往往觸發讀者新的聯想,但這首詩部分意象卻流於陳套。比如「火柴」取自《賣火柴的小女孩》,沒新鮮感。再者,新詩其一特點是斷句,由此打斷讀者的閱讀節奏,產生新的效果。例如西西在散文<法國梧桐>中引過自己的詩句:「所以,不要對我說/這裏的法國梧桐/是法國梧桐」,後兩句的斷句是想表達西西長大後在巴黎重遇小時候在故居見過的法國梧桐,在巴黎遇上的感受卻不及小時候的記憶。但看<晚歸>首段中「等待到站/一刻」一句,那「一刻」其實沒有什麼特別事發生,未見斷句的需要。相似的例子在詩中也有不少。

 

梁嘉豪:話雖如此,作為初學者,這篇投稿的構思其實不錯。比如作者在詩中所選用「狗」和「蟑螂」的意象很新鮮。段二所描述的狗吠聲和蟑螂都很平常,只是我們一直沒有留意,唯有在人們都睡去之際,仍然清醒的人才會在靜默的空間察覺到這些動靜。再者,腳步聲與呼吸聲、狗吠聲與蟑螂的組合也見心思:除了詩中主角,其他發聲來源都是非人的,更強調主角孤身一人的寂寞。

要強調的是,我們對初學者的投稿並非為讚而讚。要知道,上述投稿者遇到的困境不少初接觸文學的人同樣會遇上。對投稿者而言,一面倒的讚好固然使人難以進步,但一面倒的批評而缺乏欣賞亦不可取。理想的評論氣氛,應為有接受尖銳批評的胸襟;評論者有欣賞文學起步者努力的眼光。希望讀者們能夠踴躍投稿。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