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本土派的興起幾乎改變了香港的政治議程。他們說中國是個地獄鬼國,國內的人都是道德敗壞。如果我們對中國有任何情感,就會被指斥是出賣本土利益的大中華膠。在這些情緒以外,還有些宏觀策略的說法:參與中國政治或爭取民主中國會損害香港利益,所以我們根本無須理會國內狀況,只需專注香港的鬥爭。貫穿其中的就是一種以敵視中國為綱的族群政治,透過挑動仇恨、厭憎等情緒結集政治力量。他們對紀念八九的批評,歸根究底也是源自這一思路。

要特別以一個章節回應,也是因為眼下這些說法已甚囂塵上,甚至到了危險的地步。一方面,我們擔憂藉著貶低其他族群抬高自己,只會助長自大心態,令我們不再反省自身;另一方面,在仇恨心態滋生下,但凡面對反對聲音,他們一貫的做法是將對方扣上標籤,在網上肆意攻擊,不容任何真正的討論。

中港身份是否互不相容?在敵視的背後反映了怎樣的政治議程?中國與香港無關,是否合乎現實?這種閉關自守的心態又有多危險?我們又是否應該將中共政權與被其壓榨的中國人民分開討論?本部份的兩篇文章,帶著這些問題出發,繼而質難、詰問。我們承認,這些觀點頗受爭議,但仍希望在這形勢下,將我們的疑問與觀點帶出,尋求真正思考與對話的可能。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