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

 

承認做香港人或中國人不過是個人選擇,問題是為何我們的政治判斷要受這些身份限制?

 

當下的香港,似乎是個身份必須歸邊的年代。我們都要在香港人和中國人身份之中作出抉擇。只要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或關心國內狀況,立刻會被指責出賣香港利益,被安上「大中華膠」的名號。我始終不解,為何關心中國,竟似變成了一種罪大惡極的行為,要承受萬般指責?

於我個人而言,成長於香港,從小講的都是粵語,文化也與內地人有異,自然會覺得自己是「香港人」而非「大陸人」。但我又不會完全否認自己是個中國人,正如上海、北京等的當地人,也會同時承認兩種並存身份。畢竟,我們之間共享著更多相似的地方。我們都會過農曆新年、端午節,有掃墓的習俗。我們縱有繁簡之別,但始終用的都是中文,我在看國內的論壇時都會看得懂,溝通上的問題不大;但看日本的論壇時卻完全無法明白,更能體會到相互之間的差異。與當下中國最近的接觸,大約就是每年都要「返鄉下」幾日,探望親戚,但這習慣又遠遠不是到其他地方旅遊般簡單。它更像是一個必須履行的義務,令我感到我與中國好像總有些關連。於是,以上種種經驗都令我不會否認自己同時是個中國人。

然而,我又不覺得要其他人都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畢竟,身份認同有主觀的成份,總有人無法投入。縱然如此,它確實有語言、文化等客觀因素,有人因此而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不過是非常自然的事,為何要受到其他人的指罵?

 

關心中國等於大中華膠?

不少人將認同、關心中國都當作無視香港利益,指責對方為「大中華膠」,出賣本土。但有人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因為這些民族情感而特別關心內地人民,到底又有何不妥?

而關心中國現況等同無視香港的說法也確實令人費解。身邊不少朋友也會同時關心國內及香港的議題,一位在 SACOM(大專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的朋友一方面會關注國內血汗工廠工人的利益,另一方面也會支持香港的勞工運動,爭取最高工時等政策。當中又有甚麼衝突?

 

中國與香港的對立利益?

這樣的標籤背後,一部份是源於他們對中國的厭憎,但我先不談論這些情緒。因為這種指控更大程度是隱含了一種政治判斷,它建基於一種幫中國就等於害香港的邏輯,但稍稍想清楚,這說法根本經不起審視。

其中一個說法是,只要大陸有了民主,就可以公投收回香港,並瓜分香港資源。這種民主中國比專制中國對香港更有害的思維幾近是一種空想。更誇張的是有人指泛民因為過份關注中國而忽視了本地的鬥爭。然而,我們以至泛民一眾,除了一年一兩次的遊行集會,何曾真正花過時間去介入中國政治?

上述的說法其實近乎藉口多於理據,也沒有太多人認真爭辯過。中港利益對立的說法能如此盛行,更大程度是基於過去幾年一系列被歸類為「中港矛盾」的社會問題,創造了一種「大陸人正在侵佔港人利益」的想像。本來,如果我們能平心靜氣看清問題,就不難發現事實的真相。例如新移民家庭只佔公屋住戶不足 1%,卻有不少人深信他們是公屋短缺的元兇。如果我們都願意花時間去看清奶粉、床位等問題,大陸人搶資源的說法根本不符現實,反而奶粉商、政府才更似是問題根源。眼下的這些說法,倒不如說是一種偏見,因為它迎合了我們對新移民種種「好吃懶做」、「無道德」的印象,在未疏理清問題之前已認定新移民有罪,不斷強化「中國利益」與「香港利益」對立的印象。

 

仇恨的政治

如前所述,每個人的身份認同本身就是自然而然,卻要受到責難;要拆穿中港利益的對立也不需要什麼複雜的理據,但這種說法又得到了大部份人認同。這種「大中華膠」的指控本身既模糊又不乎常理,但它能如此盛行,總不是無因可尋的。

在當下香港,它似乎能給予一些人新的希望。在大眾對近年社會問題不滿達到高點之際,一直沒有見到期望中的改變,於是就迫切地渴求一個新的政治路線。它迎合了種種焦慮、恐懼、不安,又同時給予了一條簡單易明的出路——排拒中國。在譏笑、批評「大中華膠」同時,彷彿只要不再關心中國,切斷這些關注,就能擺脫過往泛民的政治路線,帶來改變。但這種想法到底有多少是基於正確的分析?不妨追問一下:香港的問題有多大程度是由中國人造成的?趕走新移民後,我們會否得到一直渴求的政制民主?本地權貴及保守勢力就不復存在嗎?地產霸權是否不再猖厥?地產商會跟我們談本土利益嗎?環顧其他國家,排拒外國人後還有多少社會問題無法解決呢?

在種種焦慮、不安之下,加上近年不少以「本土主義」為論述基調的政治團體,將問題聚焦在群利益對立上,藉此建立了一種敵我意識,加強了這種身份衝突的想像。同時,他們藉著攻擊泛民、支聯會、泛左的社運團體等,貶低這些有影響力的政治團體,號召群眾,建立自己的政治力量,希望得到在社會鬥爭上的主導位置。誠然,這些團體在社會改革路上犯過不少錯,例如當中不少團體死守「和理非」,無助抗爭。但我們的出路,是否只能在尖銳的種族仇恨或傳統民主派的和稀泥式抗議中,二擇其一呢?抑或在此以外,我們還可追求一種更為激進、針對社會權力不均,但同時又能尊重不同民族的政治思維?

 

結語——情緒政治遮蓋了什麼

我本身也沒有太多民族情感,更對一些太誇張的愛國情緒尤為反感。但更讓人厭惡的是,本土派攻擊有民族情感的人,隱含著對一種對中國的鄙視,藉踩低中國抬高自己。這種鄙視往往會令我們無法欣賞別於自己的文化。而自視為比他人優越,更多時會掩蓋自身的不足,無法反省自己。

同時,這種狹隘的身份思維,只準掃門前雪,容不下對更多人的關懷,不過是不斷強化我們的私心及惰性,對其他人置之不理。如果要將對國內問題的關心都批評為「大中華情意結」,我們是否要任由維權人士被專制政權迫害,而不作任何聲援?如果有港商在內地剝削工人,我們又是否不作理會?原本施加小小壓力就有可能幫助他們,我們真的要拒絕施以任何援手,而任由他們面對眼前的苦況?

而且,以中國與香港二分的國族框架去看待社會問題,到底又會忽視了幾多社會上的權力結構?地產霸權對我們的影響,香港商家與政府共同造成的高樓價、租金問題,本來就很容易看見,但眼下的情緒政治,正正消弭了理性的公共討論。數年前,我們還會痛斥地產霸權,害得港人要花一生積蓄做樓奴,今時今日我們將問題焦點放在「中國」,而非向地產商、政府等既得益利者施壓,談何改變現況?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