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多頓

「再加落去,邊個仲住得起?」——加完又加,書院、大學、政府如何看待他們所「重視」的大學教育?

 

無論你是新同學還是舊同學,可能都考慮過入住宿舍,享受獨特的大學生生活。住宿與否,「錢」當然是重要考慮,畢竟單是學費已叫人吃不消。至於宿費,約一個月後,同學便會收到大學帳單,全期宿費原價$11,936,扣除$750資助,現盛惠$11,186 [1]。其實2009年至今,宿費不斷上升,足足加了$3,800多。在2014年眾多同學抗議下,校方才同意凍結宿費兩年,也因此今年住宿同學獲得$750資助金。但凍結計劃即將結束,校方將重啟宿費討論,下年同學可能就要面臨宿費大跳躍。

宿費,點加法?——有關中大加宿費的歷史

新同學固然未經歷過加宿費,但三年級以下的同學可能都會問「乜有加過咩?」。其實中大宿費以往一直維持在$8,000水平多年,但自2009年至今,宿費一直按年上升,由$8,100加至接近$12,000,七年上升近50%,升幅比港鐵巴士等任何牟利公共事業高。雖然部份書院財力雄厚,但為了避免收費不一造成「貴族書院」,基本上各書院宿費需要統一,齊上齊落。

以往加宿費,都經過連串討論。宿生、教師、院方會在宿委會商討宿費安排,書院之間和校方都會展開討論。但在2014年,校方提出「X+Y方案」[2],打算將往後宿費變動公式化。X是宿舍營運開支,與通脹掛鈎(當年是5.6%),Y則是維修基金,預期在15年內集得1,200萬元(當年估算是1.5%,X+Y合計共7.1%升幅)。方案企圖以公式取代往後宿費變動討論,將費用自動累加。

由於升幅驚人,校內有同學就宿費負擔舉行討論,該年3月,中大學生會、九書院學生會連同2,000名同學署名反對加宿費。及後,中大學生會與學生報合作出版《反加宿費號外》。校方因應要求加開一場諮詢會,校長沈祖堯承諾校方將承擔以後各書院宿舍的大型維修基金額外儲備開支(即「Y」部份),令該年升幅降至5.6%。中大學生會因不滿減幅發出聲明,有幹事會及學生報成員到行政樓門外靜坐,校方最終同意將當時宿費升幅由5.6%降至4.5%(「Y」部份佔1.5%)[3],並在翌學年承諾凍結宿費兩年,及提供宿費資助。

點解加?——書院、大學、政府在想甚麼?

過往多次提升宿費,院方論據主要基於通漲。雖然學生會、宿生會和宿委會大致都反對宿費上升,但校方最後多以「書院財政獨立」推卸責任。推來推去,校方的想法可能源於政府看待宿舍的方法,且看以下:

21. 政府在1996年通過一項新政策,提供以公帑資助的學生宿位。
這項新政策顯示政府致力提高大學教育的質素,透過推動宿舍生活,
改善學生的溝通技巧,培養他們的領導才能,鼓勵獨立思考和參與
社會事務。…

40. 教育統籌局局長表示,政府在1996年就提供以公帑資助學生宿位
公布的政策清楚訂明,各院校須以自負盈虧的方式營辦學生宿舍;至
於宿費水平,則由各院校在顧及學生宿舍的經常營運成本後自行釐定。

——政府帳目委員會第四十A號報告書第二章: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 助院校一般行政事務 [4]

以上兩段,取自03/04年度審計署對大學宿位的審查報告。前者承認大學宿舍作為教育延伸,冠冕堂皇;後者卻又否定政府對此負有責任,厚顏無恥。這項1996年的政策沿用至今,表明政府只會承擔興建宿舍開支,以保障本科生四年一宿和位處偏遠學生應享有宿舍。但宿舍營運開支,還是由院校自負盈虧、自生自滅,落到校方說法則變成:「用者自付」,最後當然沒有一方主動承擔,變成由同學「自負盈虧」——而政府則順利拋開財政負擔。

教育不是商品——用者自付的荒謬邏輯

「用者自付」聽起來頗合情理,它是基於一種「既有所得,就該付出」的想像。但用者自付的意思,卻不只是這樣——而是你應該要付錢,去購買一些本不屬於你的東西。背後所意味的是一種「購買邏輯」,就像我們要付錢食飯買衫。

但不是世界上所有東西都應該要付錢購買。比如說12年免費教育,或者是法律援助、公共醫療等等。這些均是對市民的基本保障,是政府的責任,教育當然是其中一環。12年免費教育背後的邏輯,就是因為政府要提供基本教育。[5] 若然學費跟隨通漲上升,7年時間,$42,100將升至$63,150以上。難道學費也應跟隨通漲上升嗎?到底政府在建宿舍還是建酒店?

眼見歐洲不少國家貫徹免費高等教育,讓歐盟學生可以免費讀大學。而偏偏中文大學坐擁數十億盈餘,香港政府在每年數百億盈餘的情況下,仍要求學生宿舍幾百萬的開支要「用者自付」,道理何在?

書院入不敷支的幻象

對於書院是否有能力維持宿費水平,院方往往避而不談,不時以通漲為由帶過。本報翻查最近包含書院財務狀況的《2013-2014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報告》[6],發現各書院2014年年度收益為2,200萬至5,800萬不等。而以宿生數目最多的崇基學院為例,按今年資助金$750計算,凍結宿費成本大約只需要110萬元,對於收入最低的書院而言,也沒有明顯壓力,況且校方已在14年承諾承擔宿舍的大型維修開支。長遠而言,即使加上維修開支,繼續凍結宿費也未見會對院方構成財務壓力。

那加價壓力從何而來?依報告推算,我們估計,只有是因為書院希望以宿舍及膳堂收入填補一切宿舍及膳堂支出(包括工資、福利等項目),以至所有學生支出(如辦公室開支),才會構成加價壓力。而其差額在150萬至300萬元左右,與上述凍結宿費成本吻合。似乎書院都將宿舍營運資金分隔處理,我們嘗試向不同書院查證,惟截稿前未有答覆。

現在的宿費

2014年至今,大學以資助形式凍結宿費,由財務處每年預估通漲決定資助金額,於前年和去年分別為住宿同學發放$500和$750資助金 [7]。故此,這三年間「實際宿費」大致沒有增加。

然而,凍結宿費將於下學年結束。結果,不單資助金會消失,宿費還要再按通漲調整。一來一回下,下學年宿費估計將接近$12,500,升幅高達9.6% [8]。

為甚麼我們在意宿舍收費

大學宿舍獨特之處就為教育的延伸,與大學課程本身都是教育的一部份。還記得一年級時與同學居住時有通宵達旦討論大通課文的時刻,也有整層同學一起涮肥牛打遊戲機的熱鬧,離家獨立自處一年,這些都是大學課室學不到的 [9]。中大本是偏遠地區,二年級希望省下宿費沒有住宿,結果一年足足花了近300小時在交通上,時間和精神都是金錢不能量化的開支,結果也沒有省下太多。

上年反加宿費關注組的宿費問卷結果顯示,平均校內每8個人,就有2個需要承擔部份宿費,其中1個更要支付9成宿費。這些要承擔宿費的同學中,當中60%每週要工作6小時以上,30%同學每週工作12小時以上。同時,這群同學中一半月入在$2,000以下,而宿費開支佔$1,300。而據15年新生入學調查報告,近四分一同學家庭月入在20,000或以下 [10]。要知道,大學生的收入水平基本沒有變動,若下年凍結宿費完結,按通漲再加$550,恐怕同學就要被迫放棄住宿,或增加工作時數。

14年一役,校方透露他們會考慮重新訂立新方案,但沒有承諾不再執行X+Y方案,遑論暫停加宿費。這兩年宿費沒有上升,還有賴當年眾多同學的關注與參與,亦令我們明白到只有同學關注與行動才能促使學校維持宿費水平。凍結宿費結束,校方勢必會在這學年重提加宿費方案。我們認為,在政府、校方、院方都有充足的盈餘下,加宿費是完全站不住腳。我們也不希望有同學因宿費壓力而失去住宿機會。所以,無論是同學、宿生會、書院學生會、中大學生會都應該多些關注,組織行動。我們必須居安思危,為反加宿費努力。

 

[1] 所有書院實際宿費(扣除大學凍結宿費資助後)的平均約數,http://cusp.hk/?p=3917
[2] 有關「X+Y方案」的細節和問題,詳見《中大學生報》14年2月號校園版,〈你有冇諗過,幾年後宿費可以貴到咩地步?〉
[3] 2014年4月17日,〈有關新學年宿費事宜〉,校長沈祖堯,中文大學傳訊及公共關係處
[4] 政府帳目委員會第四十A號報告書第二章: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院校 一般行政事務
[5] 〈反加宿費,不只是宿生的事——論宿費背後的理念〉,《中大學生報 反加宿費號外》,http://cusp.hk/?p=4476
[6] 《2013-2014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報告》
[7] 但14/15年度的估算與實際升幅相差$66,導致實際宿費可能略有上升,未有真正凍結宿費,資金充裕的書院則動用書院資金填補差額
[8] 按近兩年平均通漲4.5%估算
[9] 〈對於同學,宿舍是……〉,《中大學生報 反加宿費號外》,http://cusp.hk/?p=4480
[10] Summary Statistics of Entry Class Questionnaire (ECQ) 2015,p.82, 85,Office of Student Affairs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