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走讀生Q
訪問:徐詠然、劉子康
原刊於幹事會屬下校園記者編輯小組2015年《迎新特刊》

我們常聽說宿舍是要讓學生接受非形式教育,那麼除了聯誼玩樂外,宿生會還能否承擔起更多責任?

 

一直以來對宿生會的印象,也是覺得他們很friend很玩得,其中崇基的舍堂更是佼佼者。光是一年一度的傅盃也用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去練
習、比賽。有好幾次深夜時段下山乘車回家,經過崇基的宿舍群,竟也看見一群宿生在宿舍外練習拔河。但聽了崇基神學樓堂主YM所說的
上莊經驗,發現原來宿生會的工作遠遠不只是聯誼和玩樂。

預期以外的莊務

YM直言,上莊前其實並沒有考慮太多,只是在上莊游說之下就答應了:「我這一屆差點就不夠人成莊,當時我覺得自己應該做得來,所以就決定幫幫手了。」YM本來以為宿生會的工作不外乎是辦糖水會、清理各層冰箱、與舍監溝通之類的內務,但原來還要處理很多對外事務。宿生會是崇基學生宿舍委員會(下稱宿委會)的一員,會上其中一個重大議題,就是加宿費事件。中大宿費已經連續加了幾年,4年內增幅已達28%。當時YM非常堅持要凍結宿費:「有些朋友本身非常投入舍堂活動,但宿費實在加得太多,他惟有選擇不住。再這樣加下去,就會嚇走很多想住宿的同學。」

宿生會的責任

Y M和她的莊員希望在宿委會中爭取凍結宿費,但其他宿生會則意見不一,於是他們嘗試說服其他宿生會投票支持:「我們細閱了崇基的財政資料,知道院方有能力負擔宿舍開支,做到收支平衡。臨投票前還漏夜在Whatsapp群組打了一篇很長的文,勸其他宿生會支持凍結宿費。」雖然不知其他宿生會的投票意向,但結果有一半票投凍結宿費,令崇基書院定下了凍結宿費的立場。

「上莊之前真的沒想到在宿委會上有這麼多事有份討論。」會上除了宿費,還需要處理宿舍規則、設施調動等事務。 YM覺得宿生會有空間和能力去帶動同學關心校政議題:「一來我們可以代表到同學在這些會議上發聲,二來我們有權力得知其他同學不知道的資訊。」書院通常也是以財政保密為由,拒絕公開這些會議紀錄。「宿生會要令自己工作更透明,令同學知道我們在會上討論了甚麼、在宿舍內成功爭取了甚麼。知道宿生會除了辦活動以外,還有甚麼參與其中。」這樣,宿生才會有開始關心校政的起步點。

熟絡,不止於玩樂

「宿舍是一個大家很親近、很多時間相處的地方。有很多討論事情的空間。」宿生之間的凝聚力的確是比校園內的其他關係更強,但YM認為這種熟絡可以有更多可能性:「玩樂和認真兩個面向應該要結合:大家熟了,建立了關係,就可以一起關心不同的事。」

談及現時宿舍中的關係, YM認為仍不理想,希望令宿生建立更深厚的關係:「現在的活動大多是聚餐、玩樂為主,但這些活動一晚就完,不能幫助宿生做到長久交往、深入討論。所以我們曾經構想過要同學一入宿就填寫自己有甚麼興趣,成立一些興趣小組,讓大家有更多接觸,才會建立到友誼。」此外,他們亦籌劃在宿舍設立類似合作社的組織:「宿生經常一次買幾天的食材回來,弄得冰箱經常爆滿、故障。所以希望設立一個機制,先問大家需要甚麼貨品,然後每天找一個人負責出去買菜,那就可以解決囤積太多食物的問題。」,這樣做既可改善宿舍環境,又可促進宿生間的互助關係。計畫還在初步構思階段,莊員亦有給予不少提議,例如該買甚麼貨品之類。

相較起中大其他宿舍,神學樓無疑是比較特殊和幸運的:莊員恰巧都關心校政議題、神學樓的舍監相對上亦比較開明:「神學樓的舍監很鼓勵我們嘗試,甚至叫我們不要太乖。」但即使是在神學樓這個相對上較好的土壤裏,要在宿舍建立新的風氣也是亳不簡單。如果新同學將來有志改革宿生會,也需要有足夠的心力和耐性,和莊員有充分溝通,以及和宿生建立更深厚關係。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