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余嘉浩、何宇霆
文:K

在對內對外代表中大學生的幹事會,他們的工作是甚麼?與同學的關係又是如何?

 

中大學生會有四部份,平常我們叫做「學生會」的,其實是中大學生會幹事會(下稱幹事會)。我們中學的學生會不外乎都是賣賣文具,爭取福利,偶爾舉辦一下聯誼活動。但幹事會的工作則遠比此多,為了加深新生對幹事會的認識,筆者訪問了幹事會會長周竪峰。

除了在范克廉樓提供文具售賣、影印等常設福利外,幹事還會與校方商討校政,在canteen加價、校巴調動、增設課程之類的事務上提出意見,或有投票的實權。對外,幹事會則會就一些社會議題發表聲明、到立法會發言,有時更會組織行動。周竪峰指,學生會會章中無一項職責叫「關心時事」,但始終學生其中一個成立的目的是要服務社會,所以要承擔大學生的社會責任。

自三月上莊以來,幹事會辦過中大睇波(世界盃外圍賽香港對卡塔爾)、T-shirt設計比賽、電競比賽、六四論壇、香港前途論壇、反對校董會改組方案行動等。

幹事會與同學的距離

幾乎每屆幹事會都要面對與同學疏離的問題,很多時都是幹事做幹事的職務,同學有同學的生活,周竪峰也承認幹事跟同學的距離很遠,因有很多客觀條件限制。他指中大有約17,000個本科生,但只有10個幹事,服務比率是1:1,700。而中大不像城大般有一條必經之路,很多時擺街站、做宣傳也不會有一個聚到人流的地方,難以接觸同學。

另外他指同學很多時有興趣的其實是俗稱「蛇齋餅粽」之類的福利、康樂活動,校董會改組、新校長遴選之類的議題則難引起同學興趣。周竪峰指他們已在盡力拉近與同學的近離,「我地今年盡量希望玩得開心啲,搞吓設計比賽接觸多啲同學。另外我地選舉承諾亦有話要擺街站,同同學吹下水或者畀人鬧吓,到目前為止都只係搞過兩三日,盡量希望之後做多啲。」

同學參與

這些做法固然可以拉近與同學距離,不過,幹事會又會否想在校政方面讓同學參與更多呢?畢竟,現時校政都似是交由學生代表與校方討論,同學好像在選舉期間投完票後就不用再理會,這也是導致疏離的其中一個原因。

周竪峰指,理想的民主形態固然是大眾都有自己想法,有成熟討論,但現實卻非如此,「校巴路線改組,佢地嘅要求通常都係喂我呢到冇車,但佢又唔會come up with一個plan話你聽佢想點樣。」他說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完決定向同學解釋,或有時會諮詢大家意見。

但這會否是源於討論門檻太高?學生組織中人經過長時間傾莊,又容易得到資源知道以往關於這議題的討論,對議題較為熟悉,又有一群對這些事較熱心的人在自己身邊一起討論,自然會有較多想法。周竪峰也承認的確有資源上的差異,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同學根本沒有想過要去參與,如果有心的話其實很能從很多途徑找到資料。「個社會常態就係有六七成人唔關心政治,講得灰機(灰心)啲,校董會死人塌樓喎,但你擺咁多日街站派咁多傳單佢哋都係無動於衷。」同學不會直接理解到校董會與自己的切身關係,周竪峰直指,「佢嘅識見所限,唔足以令佢理解到呢一件好曲折,同佢好似冇乜關係嘅事對佢嘅影響。」在校董會一事上,周竪峰說「灰機完都係要繼續做」,唯一可做的就是盡量用懶人包令大家更易理解,又會將嚴肅的事情包裝得比較風趣,大家笑完再去理解,然後再擺多些街站及派傳單。

後記

訪問前段,周竪峰說正在努力拉近與同學的距離,但到後段的時候,鴻溝卻又再次出現,彷彿無法跨越。筆者也無能力開出一條良方,畢竟自己身處的組織(學生報)也要面對這問題。不過,這些年間總見過有人對社會校政事務從漠不關心開始慢慢轉變,背後都有各自的理由。如果因為預設了「同學不關心」是常態侷限了更多行動的可能,大概也無助於跳出這困局。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