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余嘉浩、楊皓鋮
文:K

理解的必要與否,或許在於你是否視中大為一個社區,願意瞭解、關心與你一起生活的人。

 

近幾年來,中文大學錄取了越來越多的內地生。走在校園內,我們幾乎都會看見他們的身影。但即使我們知道有這一社群存在,也甚少與他們有任何溝通,只有些約略模糊的印象。是故,我們訪問了兩位內地生──來自安徽的 William( 化名 ) 及吉林的 Tom( 化名 )。他們的生活是怎樣的?與本地生交流情況如何?在中港矛盾日漸升溫的狀況下,他們又有甚麼感受?我們期望能將內地生還原為一個個有真實故事及感受的個人,不致令他們在我們眼中變成一個面目模糊的群體。

William 及 Tom 分別是商學院二年級及三年級的學生,因為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有很多國際金融機構,所以希望在香港讀大學,方便找實習及將來工作。來中大之前,他們對這裏也有些約略的印象,例如中大相比其他大學有更濃厚的人文氣息、更多自然環境等等,跟一般本地生對中大的印象也差不多。

1

初來乍到,覺得這裏的生活與內地有甚麼分別? Tom 說見到香港人有吃下午茶的習慣,「就是剛開始覺得下午茶挺新奇,以前沒遇到過。實際上就是不同的文化吧,可能香港人很忙忙過(沒空吃)午飯,所以才有下午茶這個習慣」。而香港學生很多都會經常熬夜,讓他覺得特別難適應,很多晚間的活動都難以參加,有時傾 project至夜深也令他覺得很辛苦,但在香港生活一段日子後他也逐漸睡得晚了。

至於 William 則說,原本以為香港是國際化大都會,大學內應該比較多英文課程,同學之間都能用英文交談,結果卻不如自己所想。雖然本科還是以英文授課為主,但很多通識課程都是以廣東話授課。一開始不懂廣東話的確令他生活很不方便,「很多 course 也不敢讀,上莊又不能一起討論,去canteen呀買水果呀或者去旺角呀都要懂廣東話。」

不過,在這裏生活了兩年後,情況也漸見改善。他們在最初來到的時候學校有提供一些粵語課程,而且平日生活也會接觸不少本地生,也迫使他們多聽多講,要學到廣東話也不是太困難。Tom 因為是北方人,所以較難學習廣東話的發音,但他們兩個現在都能聽得懂,自己也能說上幾句廣東話。

那麼他們在讀書方面是如何的呢?很多本地生也會覺得內地學生比起自己勤力很多,William 承認這在整體上也是合理觀察。他認為內地學生通過高考來港,能考上香港的大學的本身就是高考成績比較好的一群,所以讀書比較進取。內地的高考有多難? Tom 說,「其實香港本地生考 DSE 的時候也是很難的,但是 DSE 分很長時間考,高考只是兩天,而且科目是確定的,不能像 DSE 那樣選擇自己喜歡的科目。我們只能選擇文科或理科。」

但他補充一些其他省份有可以選擇科目的高考。另外,內地的高考是一個很激烈的競爭制度,考的人數多,少數成功者才能繼續在較好的大學讀上去,所以他們從小到大都會有很強的competitive mind,自然會將高考的瘋狂再帶到大學。

除了高考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原因? Tom 說,「本身背井離鄉出來讀書,肯定是要好好做給自己一份滿意的答卷的,當然周圍人努力的氛圍與對自己不足的認知也是我們努力的動力。」

2

除了讀書以外,他們也會參加不少活動。 William 今年花得比較多時間參加內地本科生聯合會(MUA)的聯誼活動,會跟內地生一起去打羽毛球、飯聚等等,以前也有參加過不少學會的活動。
Tom 也在兩年間上過幾支莊,其中更包括書院的學生會,「上書院學生會是很好的經驗,有很多機會跟本地生一起,看一下他們的文化,也能在一起搞活動的過程中互相瞭解,廣東話也進步了很多。」

說起跟香港學生的交流,William 說他的室友是香港人,雙方關係很好。而且宿生會搞活動時會挨家挨戶敲門去拉人一起玩,內地生本地生一視同仁,他也樂在其中。

在William及Tom的經驗裏,他們和本地生似乎也有較多的互動。但很多人都會覺得,內地生跟本地生群體很多時都是自成一角,很少接觸。William指,如果相比兩個群體之間的溝通,這的確是事
實,也很平常,畢竟文化較接近,共同話題較多,相處起來會更有親切感。但事實上,「很多內地生其實是會主動與本地生交流的,只是畢竟內地生總人數少,可能一部份本地生沒能接觸到」。Tom覺得,其實大部份人來到香港,也會希望接觸多點本地生,接觸新的文化,有交流的機會,但很多時做不到也是因為雙方之間存在語言障礙,這些都需要花時間及心力去克服。

不過,他們都一致認為本地生都是很熱情及樂於助人的。Tom 回想自己初初進來時有參加書院的迎新營,那時還不會說廣東話,期間有不少本地生在旁邊一直為他翻譯,令他很感激。他們覺得本地生還是會願意和內地生溝通的。我問他們有沒有遇過對內地學生特別反感的香港人,他們都說沒有親身經歷過,有時還是會在網上見到人惡言相向,或一些當街指罵內地人的片段,但相信大學生群體的知識及道德水準比較高,因此不會這樣。

3

後來,我們的話題轉移到近期較熾熱的中港矛盾上。

在 CU Secrets 上或同學口耳相傳間,我們都聽過不少人在宿舍內雪櫃被偷食物時都會先將矛頭指向內地生。William 的反應有點吃驚,他說自己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說法,「我是感覺有點難受,就是不明白為甚麼沒有證據也要這樣說。我以前在內地唸書時,宿舍也不會發生這些事。」他希望作出這些指控前要先有證據,否則很容易會傷害了其他人。Tom 認為,大家會這樣說,也是因為兩個群體之間互相不瞭解,所以滋生了偏見,如果跟對方熟悉的話,也就應該不會有這些胡亂的猜測。

除此以外,不少香港學生都會說內地學生在共產黨統治下都被洗腦了,所以他們都會是一堆愛國憤青或五毛黨之類的。William 指出,內地學生也有不同的政治取態,但現在新媒體興起,大家都會很輕易發掘到形形色色的資訊,對很多事也會有自己的看法,如果只視他們是被「洗腦」則實在是太簡化了。「之前不是有人在旺角用磚頭丟員警,我是不同意這種做法,但覺得這些事情是可以拿出來討論,大家可以交換自己的觀點,也要尊重別人為何有這些觀點,而不是一下就說被洗腦了。」

4

今時今日,在本地學生圈子中,與內地生有關的話題中最突出的大抵是偷東西、愛國憤青、洗腦五毛之類的指斥與謾罵。但事實上,就算身處同一校園,我們很多人其實也沒有接觸過內地生,偏見得以維持,很大可能是因為我們都未有嘗試過好好瞭解對方。

在訪問尾聲,我請他們向本地學生說一段話。「希望大家在對一個人下判斷之前,應該要先親身接觸一下,你才能瞭解這個人。不要太輕易相信網上的話,讓一些偏見、誤解主導了自己的想法,不然吃虧的會是自己,浪費了你去認識一個人的機會。」

同樣的說話我們大概也聽過很多次,但我還是希望將這些說話再寫出來。William 及 Tom 都沒有身處中港矛盾的尖端,又有與本地生交流的正面經驗。我相信對他們來說,因接觸他人而互相瞭解是何其真實,也因此對兩個群體之間的溝通對話還是有著善意的期盼。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