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留白

夢想編號#2190:
把大人送進學校,接受再教育 (6歲)

小時候上課總得穿上制服,小學中學,白裙擺、白襯衫,手執白紙的我們,開始繪畫着無人看得明白的未來。白色的制服,是否大人用來提醒我們不可犯錯的一種標誌,他們都說做個乖孩子、好學生,中英數學課依規劃,聽話、坐好、別亂動;他們自己也很乖,按照大家的時間表做人,聽指令、正襟危坐,身不可動、腦不敢轉。

迫不及待要掙脫不可超過膝蓋上三厘米的規條,和扣緊裇衫第一顆紐扣的束縛,女孩都悄悄把裙子摺上,男孩把領帶遮住鬆開了的紐扣,我們默默爭取高一厘米的限度、多一分空氣流通的寬度。不要被制服所制服。

 

夢想編號#4380:
沒有討厭的大人的世界,
活在小孩子來作主的世界。(12歲)

長大了,我們以為如願可以脫下校服了,沒想到心裡卻不自覺受控於一種內化了的制服。沒有校服的限制,然而只是換上另一套的制服,聽着社會上換了臉的老師校長父母上司的二萬六千三百五十八條家規、校訓和生存的遊戲規則。噢,你都記住了嗎?下次人生考試也不知哪條會用得上,不及格的時候可別想找人哭訴,你只有自己的肩膀,嗯,可以選左邊或右邊靠,夠用不?兩個也可能太多,畢竟沒人容許你流淚太多,「數到三不哭」,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我們學會從不哭到不笑、不怕到不信、不懂到不想懂……

 

夢想編號#7088:
撕掉校服、撕掉名校校徽、撕掉標籤、撕掉別人貼上的價錢牌、再狠狠撕掉面具 (19歲)

長大,是活在無數別人的評價中,別人都只會問書讀得怎樣、做什麼工作、什麼時候結婚生小孩,然後來判斷你是贏家還是敗犬。別人不會問你夢想裏有什麼、為什麼愛唸這個、上司同事相處好嗎、自己照顧好自己了嗎。別人總踩碎我們還未萌芽的夢:別太早談戀愛、別把藝術興趣當職業、女孩子別那麼運動型、男孩子最重要事業有成……

「先唸好書,其他的以後就會有。」結果總有人比自己唸得好,「自己」卻不知道遺留了在哪本教科書中,走不出來; “其他的” 又一點也沒有學到。有天你忽然想問:「其他的」 到底是什麼呀?

別人總告訴我們很多惡夢:唸這個學科賺不了大錢、社會上知人口面不知心別那麼吃虧、沒結婚的有「單身罪」……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如十惡不赦的罪人,這麼多罪人要懺悔,神父修女忙不忙呀?欸,你們中間誰沒有罪的,來丟石頭呀,怎麼就理直氣壯冷眼看著那些拋石頭的人,一人一口唾液爭着淹死人?我不解這人人皆法官的玩法。

 

夢想編號#10061:
有36500個越想越幸福的夢想 (27歲)

童年的美好在於它的真實、沒有顧慮,開心,可以肆無忌憚的笑;難過,可以聲嘶力竭地哭。容易笑,不怕哭,抹乾淚,咧嘴笑。

翻看以前的日記,想起曾經在青澀歲月中經歷的歡喜和煩惱,想起曾經的單純和傻氣……嘴角情不自禁浮起一抹微笑。

「我想給爸媽蓋所全自動化的房子」 「我要炒出令人吃了好開心的菜 」「我要把叮噹造出來」青春不只是年輕,而是那顆不怕跌倒、不怕付出會吃虧、不怕愛所帶來的喜與悲的心,依然熱愛生活、勇敢走每一步的初心。長不大的小孩內心仍穿上當年的白襯衫、白校裙,腦裏仍有個永不過期的白日夢。我要,明天我是我人生有限公司的老闆……

 

夢想編號#20039:
沒有人叫你起床,給我繼續睡,繼續夢!
(54歲)

人生沒有成績表,即使沒有得到滿分,曾經孩子的你應該知道我們不該祇在得到一百分時才有權利討個願望。

對,我們還是愛發夢,還是要發夢。當別人笑:發夢未咁早。拋給他一句:發夢要趁早!「早不早」是看我手錶上的時間,要是敢在夜裡發夢,怎麼不敢在晨曦拼鬥,讓所有人看見你的夢。你怎麼搶著認老呢? 此刻,是自己人生中最年輕的一天!

你,今天造了什麼夢?


編輯有話說

這是一篇很有活力的文章。只要稍加注意,不難發現作者刻意大量運用短句。例如「他們自己也很乖,按照大家的時間表做人,聽指令、正襟危坐,身不可動、腦不敢轉」,閱讀起來,節奏比較明顯,也加強了對一式一樣生活規律的諷刺。

不得不提的是,作者的夢一點也不平凡:「我要炒出令人吃了好開心的菜 、我要把叮噹造出來 」,相信這些夢都是源自一些生活上的親身經歷。

不過,文中也有可以改善的地方。例如夢想#4380和#7088的內容比較重複,兩部分其實都是說社會的規範如何影響着人的生活、發展,可稍為濃縮。

感謝留白的投稿,讓我們反思,我們可以如何對抗社會的無形制服。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