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藍綠

 

我的月亮杯已用了快兩年,記得初次接觸月亮杯,是朋友找我一起團購的,當時看了些資料,考慮一會便答應了。那時我連棉條都沒用過,月亮杯無疑是越級挑戰。我是每次來月經都痛得死去活來的體質,每次身體的痛楚與不適都很難受,甚至會有種身體不屬於自己的感覺。那時想著,如果月亮杯會讓我更好過的話, why not give it a try?

按其他人的分享和建議,我選了Size S的MeLuna Classic。老實說,每人身體構造都不同,選擇當下也不清楚會否合身,但也要試了才知吧。月經杯送到前,我先用棉條試試置入式衛生用品的感覺,自此被那自由舒爽的感覺所征服。我想我從沒如此期待我的月經來臨。

月亮杯到了,杯身是半透明的,底下有個小短柄,小小的,輕便得很。我躍躍欲試,可儘管做足功課,失敗仍無可避免。我用了兩段月經期來上手,起初試了幾種摺法都不行,最後用origami fold才放得進去。有時好不容易杯子放進去了卻沒有打開,又得拿出來摺過,平均要來回三四次才成功。好幾次沒注意,指甲夾到了陰道壁,痛得快哭出來,又有一兩次差點拿不出來標出一身冷汗⋯⋯我也是有過放棄的念頭,但想到將能擁抱無感、無浪費的月事喜悅(加上我不服氣),這些挫敗算甚麼!

最初清空月亮杯,以為會很容易血濺四方。事實證明,我的多慮源於對身體認知的貧乏。原來經血具有黏性,不會亂濺。把月亮杯從下體取出後,除了指頭沾了點血,其餘的都乖乖留在杯子裏。月亮杯卡在陰道時會形成一個真空狀態,這樣血液流出時就不會因接觸到空氣而氧化,故新鮮的血沒有氣味。手上半滿的小杯盛著一團棗紅色的半固半液體,表面再有一層透明的白帶。這樣近距離觀察,平時看著都覺煩惡恐怖的經血成了小小的一杯,握在手中,像是重掌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竟有種安然快慰之感。

之後用著用著更為順手,比起會吸血並漲滿的棉條,月亮杯更無痛無感、更為舒爽。使用起來的方便亦比不便多:量多的日子只需要帶水進廁格倒血洗杯子,或去有洗手盆的無障礙廁所,其餘日子只需洗澡時倒一次、起床倒一次就可。這年裏,不知是月亮杯的功效還是因為身心舒爽,經痛的程度有所緩減,來經的日子已沒那麼難過。月亮杯已成為我日常無可取代的部分,每一次使用,都是摸索、了解身體狀態的練習,感受、尋找與身體相處的喜悅。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