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小妹

 

媽媽告訴我,每個女孩都是公主,公主長大後與王子相愛,然後他們會幸福的過一輩子。
公主沒告訴媽媽,她有個夢,這個夢藏在她心裡好久了。

小時候不喜他,儘管雙方父母皆是好朋友,但要我對着明明只比自己大六天的小屁孩叫「哥哥」,這話我怎麼也開不了口。黑黝黝的一個小屁孩,額上的汗珠順着髮際緩緩滑下至衣領,穿的還是松桍桍的白棉短袖,微微泛黃,不知是染了色還是汗斑漬。唯一不錯的也就笑的時候,那一口整齊的白牙。

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便喜歡上了。

某天,我問:「你說你人這麼黑,為什麼牙齒偏就這麼好? 」我的牙齒不好,儘管不吃糖,勤刷牙,但每年看牙醫總能找到蛀牙。

你漫不經心的笑,又露出那口白牙。「天生的。」停頓了片刻,你說︰「以後孩子生出來牙齒就能隨爸爸,又帥又有一口白牙」我反了個白眼,但心裡樂開了花。

後來,我找到了一個男孩,他剛巧也有一口白牙。

不,不是剛巧。

我們沒進同一所大學,父母把他安排到國外念書,說外國教育好。你摸着我頭笑言︰「一放假就回來看你。」

以前小時候經常見,連做功課也會跑去他家串個門,順便蹭個晚飯,母親攔也攔不住,只說是女生外向。那會兒一個月沒見便硌得慌,沒忍住多久,便暪着家中兩位跑去找他了。
在機場等了許久,才看到他跑過來的身影。

你說有事耽誤了,我也沒想多問,只顧把這個月以來的大小事都說給你聽。

第一次遇到那個女孩,是在我酒醉那天。

那天也就是普通的一天,與同學聚會,自知酒量不行,但抵不住起哄着喝酒的歡騰和熱鬧, 一不小心喝開了,便再沒了節制。當天許多細節都被沖散得七零八落,只記得同學們慫恿某位送我回家,記得某位在車內惴惴不安的說着什麼,記得在車內看到街外的你們。我沒敢想起自己的失態,我怕我會哭。

聽說,她是你新交的女朋友。那女孩是在國外交流一學期的香港學生。

再碰面已是他的生日,一如既往,我們兩家人一起慶祝,只是今年多了個外人。

或許,我才是外人。

「要不要喝個紅酒? 你們都長大了。」說罷,呀姨自顧的便從酒櫃拿了瓶紅酒來,慌慌亂亂的又在櫥櫃中找開瓶器。

「怎麼回來了? 不是在國外讀得好好的嗎?」媽問。我抬起頭,甚至不知道你已然回港,不再離開。

「這還用問? 我們兒子難得有喜歡的人,這不跟著人家姑娘跑回來了嗎? 」呀姨拿着開瓶器和紅酒回來了。我搖搖頭,婉拒她遞過來的紅酒杯。

媽媽告訴我,每個女孩都是公主,公主長大後與王子相愛,然後他們會幸福的過一輩子。但媽媽沒告訴我,當公主找到王子後,但王子不喜歡她怎麼辦?

公主在很小時候便遇到她的王子,當時她想自己很特別。童話書上的都是白馬王子,但她居然找到一個黑馬王子。公主從沒擔心過王子會離開,因為她深信公主和王子終究會相愛,並幸福一輩子。只是公主沒想到,王子還會喜歡上別的公主,王子從來便沒屬於過她。

又一年過去了,他過來幫我收拾東西回宿舍。那年我住宿,大三。他打開房門時,我坐在床上滑手機。

「不是要入宿嗎? 」 你問。

「面對衣櫃的衣服,有種無從入手的感覺。」我答。

他看着房間攤開的行李箱,凝望了會,坐在了我床上。我看了看,理科使然,不自覺的算了算我們的距離,嗯,三十公分。

猶豫了一會,還是忍不住問:「聽呀姨說…分手了? 」說完,便有種要咬斷自己舌頭的衝動。

「對。」你側過頭看我,還是那麼的吊兒郎當。

「有打算下一段戀情嗎? 沒考慮對象? 」

「不急。」你雙手放在後腦勺,躺在床上,不知道想什麼。

腦子一熱,憑著那股衝勁,我撐在你身側。熱潮一過,冷靜後,我根本不知道我其實想怎樣。看你微微側過頭,你似是被我這舉動嚇到了。

「要不考慮考慮我? 」我看着他,默默地在心中說完。

「怎麼了? 」你稍作片刻,笑了笑。

「沒。」我也笑了笑,站起身開始收拾。

有人問:「跟他表白啊。你到底怕什麼?」

我說︰「他從沒喜歡我。… 我也曾期待過。」隔了許久才把後面的話說完。

我怕「得到」這個念頭。

我怕,一旦開口,什麼都變了。我們連朋友也做不成了。

我怕得不到,便從沒想過要得到,我連這個念頭也不敢想。

身後一陣燥動,旁邊的人醒了。原本輕輕搭在腰上的手力度徒然加重,順帶也把我拉進他懷中。脖子耳後旁傳來細細輕吻,腰上的手也緩緩往上。

我被逼翻過身來,俯視着他。他的手從髮際直直滑落,蓋上了我的眼睛。我沒覺不妥,就像我喜歡他笑時露出的大白牙,就像他不喜歡我的眼睛一樣。

「你知道嗎? 我小時候很想買一條裙子,那條裙子是班上一位女同學某天上學穿的。我問她裙子是在哪裡買,她沒回答我。但那時我想,我真的很想擁有這樣一條裙子,但我根本不知道哪裡可以買到,我找了好久,都沒找到…」

落下的吻,打斷了我要說的話。

後來我終於找到一條最近似的裙子,第二天,我便穿着新裙子上學。

媽媽告訴我,每個女孩都是公主,公主長大後與王子相愛,然後他們會幸福的過一輩子。但媽媽沒告訴我,當公主找到王子後,但王子不喜歡她怎麼辦?

公主想,那麼便找另一個人,一個擁有王子特徵的人,然後過一輩子。

那麼,公主仍舊會是美麗的公主。

公主有個夢,這個夢藏在她心裡好久了。

夢裡她得到了王子。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