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image} 

文:覃俊基

 

1.0 starbucks 是一個引發兩極化情緒的品牌。為數不少的人會宣稱自己喜歡 starbucks。
1.1 如果稍加注意的話,你會發現討厭 starbucks 的人亦非常多。
1.2 如果必須要抽離地評價,喜歡的理由相當單一,但討厭的理由卻是千奇百怪。

Interlude:
就嘗試狹義地不談經濟與公義的問題,儘管這類嘗試其實有點不切實際。

2.0 好吧,某些你們,請先承認你們覺得去 starbucks 是有某種潛在的優悅感,而這些都是你們願意花錢的理由.之一。
2.0.1 例如對比起茶餐廳的優悅感。
2.0.2 也不用急著否認,或者宣告脫離關係。
2.1 先談一點實質的,歐化的裝修、梳化、奇怪的英文雜誌、呀,還有咖啡以及其奇怪名字。
2.1.1 我是說這是使人覺得高級的特徵,也是它與茶餐廳不同的地方。
2.1.2 但,認真的問,這些不令你們感到脆弱嗎?

2.2 差點忘了最是重要的一點,就是廿尾三頭的價錢。
2.2.1 請嘗試幻想 double tall irish cream latte 是五蚊一杯,抵飲的感覺消去了甚麼。
2.2.1.1 那麼,算是另一種的追求名牌嗎?
2.2.1.2 尤其,當名牌連最基本都做不好的時候—— starbucks 咖啡是出了名難喝,你知道嗎?
2.2.2 當然,茶餐廳加到三十蚊杯咖啡也不會給你 starbucks 的感覺。
2.3  無論是空間之中相對西化而且所謂舒適的林林總總,還是超出正常消費的價錢,又有甚麼真正使人感到優越的理由?
2.3.1 反正,真正的行為也是hea。嗯,無論怎樣hea還都是hea:吹水、揭雜誌、打NDS係邊都係咁hea。
2.3.2 大部份人生都要hea下,不過其實很難想像怎樣hea得優越而已。

2.4 其實有甚麼理由可以讓我們感到優越?
2.4.1 反精英主義與堅持草根的朋友們,我們又真的不可以感到優越?

Interlude:
某些人非常討厭自身的優越感,可以嘗試理解嗎?

3.0 (另)一些你們,其實 starbucks 是挺好的。
3.0.1 能夠發跡,總有財雄勢大以外的理由, starbucks 亦不例外。
3.0.2 就正如可口可樂一定是史上最偉大的飲料之一。
3.1 我承認不同階層有其自身的生活美學,但沒有人會覺得梳化不舒服——即使有時硬崩崩的椅子才是最好的。
3.1.1 偶爾我們亦會喜歡寬闊與冷氣。
3.1.1.1 是的,我們活在香港這個沒有空間的城市。
3.1.2 如果購買空間還只能算是奢侈;那麼,無線上網萬歲。
3.1.3 容我挑釁一點說,有些東西是金錢買到的。而金錢就是那樣用的。階級敵人的生活模式並不是一無可取。
3.2 話說回來,我們已有足夠多的理由討厭 starbucks ,不是嗎?

Interlude:
幾近可以肯定的是,討厭的情緒要遠比鐘愛的暴烈得多。
意識形態從來都是高度鋒利與沉重的。

4. 是的,starbucks其實談不上高級,庸俗才是最適合的形容詞。
4.0.1 但庸俗總是形容人比較恰當。
4.1 Their coffee tastes like shit. 我想我勉強能夠理解。不過僅限於知性上。
4.1.1 但其實你們能夠清楚說明嗎?追求生活品味的你們。
4.1.2 即使我們堅持味覺上的層級,那也一定是很有局限性的一種吧?正如我小時候的名言:熱的東西怎麼也很難喝。
4.2 所以難免我要如此猜想,說著 starbucks 難喝的你們,或許才是最庸俗的啊。
4.2.1 當然,或許你們是真正的咖啡專家,我不會知道。就正如你們無法知道熱飲如何難喝一樣。
4.3. 咖啡的專家們,我想你們能夠明白的:生活品味是需要閱歷與時間。
4.3.1 不過,其實閱歷與時間可以用在另外一些面向上,或許這是莫大的浪費,你有這樣的覺悟嗎?
4.3.2 現實一點地說,你可以怎樣面對你的品味可以扶養十個四川小朋友的指責?

結語

點列與數字,從來傾向賦與嚴謹的意象。但在我看來,很多情況之下二者都是嘗試將散亂組織化的工具。以上一堆,就是將我一直以來對 starbucks 某些零散思緒的小小總結。

就如很多的總結一樣,starbucks這個題目,值得我們去說:There are lot of interesting things to be said. 放在香港,首先令人最不安的,自然就是那種虛幻的優越感。畢竟 starbucks是其中我們最先接觸,而又輕易讓我們不用花太大代價就可以感受到以金錢換回身份的一項消費。而在這個商業化資本主義的年代,沒有比一樣如此誘人的消費對象更來得危險、更使整個消費循環無休無止。

優越本來就是需要謹慎處理的一種情緒,無論在何種政治理論之中,優越本來就與平等有莫大的張力。盧梭便曾說過這種基於層級,站在他人以上的快感是最危險最邪惡的問題。另一方面,人又必須給予自己肯定才能存活。所以,了解自己獲得優越的情緒結構便成了抗拒社會建構必要的一環。

與此同時,starbucks所產生的幻象又會在另一極端的光譜生產出別的問題。因為 starbucks 是如此的巨大,一切都是如此的赤裸(昂貴、西化、悠閒、中產),這又使我們容易忽略 starbucks 一些具體、功能上的影響(比如空間的給予)。社會建構的生成要比想像來得困難,我認為 starbucks 是代表著另一種的品牌:一種全新的,結合空間的一種建構。他們不能在家過某種生活,而 starbucks 就可以給予(或是售賣)他們另一種可能性。這是個別名牌商品所不能比擬的。

而更為尖銳的,大概是忠於草根、抗拒中產標籤的知識/運動份子如何面對中產的生活美學。大學生的身份亦自然令這個問題更加貼身沉重。我是相對持某種傾向接受的開放態度,但或許這也只是一種自我開脫:儘管我不如此認為。

最後是關於生活品味的問題。我們必須承認,資本主義的確給予我們很多購買品味的幻象,品味本身還是有其自有的位置。然而品味卻又終究有著經濟與公義的維度。其中的交相糾纏——只要我們無法放棄消費——大概是必須面對的。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