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

資料來源:The Intercept、Aljazeera

 

商業媒體為強權抬轎,從不罕見,卻似乎沒有引起我們應有的警覺。

ctoaruhwcaahdky

一幅諷刺facebook政策的政治漫畫

 

最近,以色列司法部長Ayelet Shaked與Facebook代表會面,討論解決社交媒體上煽動針對以色列的暴力、仇恨言論,下一步會立法通過要Facebook審查以色列政府認為不當的內容。而Facebook亦非常配合政府,以色列政府近來要求Facebook移除158則煽動性的言論,Facebook執行了當中95%的要求。

不過,在過去幾個月,幾個Shehab News Agency及Quds News Network的編輯及行政人員均無法登入自己的個人戶口。這兩個媒體都在Facebook報導以色列在巴勒斯坦佔領區的新聞,坐擁幾百萬的「讚好」數量,頗有影響力—看來審查要針對的還有揭露以色列惡行的社運人士、媒體。種種現象都不難惹人猜度,要防範恐怖主義不過是藉口,事實卻是想根除巴人反抗以色列的聲音。

的確,不時會有巴人揚言要以暴力對付以色列,甚至向對方發動恐襲(如巴勒斯坦激進武裝組織哈馬斯),但如果我們了解巴勒斯坦人歷史上積累下來的屈辱、生活上受到的壓迫,或許就更能明白箇中因由。

 

衝突:以巴的新仇舊恨

以巴的仇恨,可追溯至更遠的時期。1948年,顛沛流離的猶太人在西方國家的支持下,決意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以色列」,他們摧毀了不少巴人的居所,也令幾十萬阿拉伯裔居民被逐出境。及至1967年的六日戰爭,又違反國際法,在戰爭中強搶了巴勒斯坦更多土地,導致巴勒斯坦人只剩下加沙及約旦河西岸這兩處容身之所。

此後幾十年,以巴之間衝突不斷。要數最近期的就有08年、12年及14年的加沙戰爭。在美國的軍事支援下,壓倒性的武力差異令以色列對加沙的空襲幾近屠殺。而以色列素來在西方社會眼中享有比巴勒斯坦更高的地位,這種強弱懸殊也令以色列政權更肆無忌憚。

現時加沙一帶被以色列封鎖,區內不少住所、醫院等建築已倒塌,水電供應不足,連國際救援物資亦不允許進入,過去都不時有國際救援人員因想闖入加沙而被以色列軍隊射殺。以色列軍人也常以制裁反抗份子之名,在街上隨意殺害巴勒斯坦人,令他們終日活在死亡的威脅之下。

 

ctpb1urweae8j8w

面對facebook的打壓,巴國人民無法得到平等的發聲機會

 

共謀:為強權抬轎

這次Facebook與以色列政權的合作,儼如成為欺壓的共謀。其實,Facebook的言論審查早有前科。近期最轟動的,就是以「兒童裸露」之名,禁止用戶刊登控訴美軍越戰時期罪行的「戰火中的女孩」(Napalm Girl)照片。Facebook的所作所為,我們大概也不難理出個所以然。畢竟他們是商業機構,為了營業利益根本不會主張政治中立,而選擇向強權獻媚—而這次他們的同盟就自然是以色列政權。

我們又何曾聽說過他們會審查西方國家針對穆斯林世界的戰爭或暴力言論?過往也有不少以色列人在Facebook上揚言要殺掉所有巴勒斯坦人,這次負責與Facebook合作事宜的司法部長Ayelet Shaked的言論更令人側目。她曾在社交媒體上指所有巴勒斯坦人都是以色列的敵人,要將他們全數摧毀,更指明要屠殺巴勒斯坦的母親,因為她們將會生出一群 “Little Snakes”(蛇在基督教傳統中意指魔鬼)。

這些種族屠殺的言論竟沒有被Facebook刪去,看來當我們期望社交媒體能促進言論自由的同時,不得不慎思這到底是誰的自由。正如我們恐懼政權會監控自由,我們也得對商業媒體的審查有相同的警覺。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