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傻鴨
資料來源:The Economist、News.com.au、Daily Mail

 

這個新娘市集象徵著民族自豪,卻也折射出上世紀的民族苦難。

在人來人往的保加利亞舊扎戈拉露天廣場,羅姆族會在這裏舉辦他們獨有的新娘市集。市集每年舉辦四次,羅姆族男性會在這裡挑選合眼緣的女性,然後與對方家長商討價錢,娶她過門。這風俗一向為人詬病,西方媒體甚至把新娘市集說成是人口販賣場,將之形容為賣女求榮的好場地。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新娘市集:是人口販賣場還是大型相親會?

很多人以為新娘市集是好比人間煉獄的人口販賣場,但事實上,它更像一個大型聯誼會。不論男生女生,都對新娘市集感到興奮雀躍,或靦腆或熱情地嘗試和異性打開話閘子。雖說市集像個相親會,男生在市集中遇見心儀女生還是會問對方「價錢」,但雙方都不會那麼快下定論。他們一般會先交換社交媒體帳號,好讓大家能花些時間互相了解,不過礙於當地文化,女生不能跟追求者單獨相處,只能待男生主動上門求婚。

婚姻獲得雙方家長同意後,男生一般要付給女方家庭二至五萬港元的bride-price。有人說羅姆女生好比豬牛等牲口,不過,羅姆人的bride-price其實與中國人的禮金相似,不同地方的婚姻也有這種文化。再者,縱然面對一定家庭壓力,女生對未來丈夫和婚姻仍有選擇的權利,並非純粹被當商品出售。
難以割捨的家

新娘市集的風行,其實源於傳統文化的掣肘。羅姆社區非常重視未婚女性的童貞,女孩大多在初潮後就停止上學,以完全隔離少男和少女。新娘市集幾近成為他們認識異性的唯一途徑,是讓羅姆族群延續下去的出路。

然而,在這重視族群觀念的社區,拒絕去新娘市集也就意味不再擁護族群文化。面對社會及家庭壓力,羅姆族女性實在難以向新娘市集說不。「在家庭中的愛和溫暖是難以取代的,而事情往往不是非黑即白。大多數人縱使感到不安還是會選擇熟悉的事物,而非擁抱孤獨的未知。」這句話就是當下羅姆族女性命運的寫照。

 

內與外的拉扯

縱然新娘市場得到羅姆族群的擁護,內裡確實纏繞著種種壓迫女性的傳統觀念。羅姆族女生自小就被灌輸傳統家庭觀念和生活規範,服從男性及照顧家庭是她們一生的使命。若女孩待嫁時不是處女,她們就會被當成家族的恥辱,被說成妓女、蕩婦。

有人說:「性別觀念已經進步了許多,難道外界影響不了他們的傳統觀念?」

事實是西方社會對新娘市集以至羅姆文化一直以來都只有無盡的呵責和唾棄,造成羅姆人自成一角、與社會脫軌的狀況。自中世紀,飄泊流浪的羅姆人被不同國家視作「外人」,被政權有組織地迫害。如今,針對羅姆人的歧視和打壓從未消失,反成為了西方社會認可的「一貫做法」。在歐洲社會,人們普遍認為羅姆人學識少、懶惰、髒,都是乞丐、小偷或人口販子。同時,部份西方政權更推行針對這族群的政策,譬如羅姆小孩被大部份歐洲國家排斥在主流教育外,往往得去為羅姆人特設的學校或獨立教室。活在社會邊緣的羅姆族難以融入當地社區,大多都定居在生活條件極差的棚戶區內,警察常以防範毒品交易為名定期突擊檢查羅姆人群居的地方。

外界的負面標籤和打壓令羅姆社區更團結一致,承傳新娘市集正正展現了羅姆人堅決擁戴民族身份的意志,同時也暗暗隱含他們對外界敵意的驚懼。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