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皓鋮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朝日新聞、日本時報、香港 01、信報

 

香港人平均每週工時達50小時,以每週六日工作,每日工時超過八小時。長時間工作除了加劇疲勞、剝奪私人時間,還影響家庭和社交生活。日本有長期超時工作導致死亡的現象,即過勞死。日本厚生勞動省近期裁定前年因心臟衰竭而死的菲律賓學徒特克那(Joey Tocnang)屬過勞死。據稱特克那生前曾超時工作達每月122.5小時,每月工作26日計,每日超時工作超過五小時。

來自呂宋的特克那自2011年起經海外學徒計劃到岐阜縣一間鑄造公司工作,他將大部分微薄工資寄回菲律賓。當時特克那計劃三個月後回國,他還打算在離開前到二手品店為五歲的女兒購買紀念品。

這是日本第二宗外國學徒過勞死個案。截至今年六月,日本有超過21萬海外學徒,他們大多數是來自發展中國家的低技術勞工。計劃在安倍政府下不斷擴大,但勞工應有的權益卻不受保障。日本當局指在2015年有近3,700間接收海外學徒的企業違反勞動法,嚴重剝削勞工,最常見的就是超時工作。

超時工作至死的例子當然不限於海外學徒。日本自80年代經濟泡沫破裂,不少正值壯年的打工族在沒有明顯疾病情況下突然猝死,令大眾開始關注過勞死。安倍政府近期就認可了日本第一份關於過勞死的白皮書,調查結果顯示22.7%的受訪公司有員工每月超時工作達80小時,官方指工作令他們隨時受死亡威脅。

報告同時指出約21.3%的日本僱員平均每週工作超過49小時。單純比較數據,香港的長工時問題比日本還嚴重。本港亦不時出現疑似過勞死個案,最近一宗是在感冒未痊癒下出差,在今年勞動節離世的26歲女白領。然而,社會上鮮有關於過勞死的討論,更何況最高工時立法遙遙無期,打工仔的生活依然很悲涼。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