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吹

連續兩年迎新營都遇著颱風。上年是細o phase one 後兩天,今年碰巧亦是,連大o也在第二天晚上遇上颱風。一眾籌委頓時面臨一個問題:到底是留是走?留底要面對的問題彷彿很多,食物該如何張羅?原先預訂的節目無法進行,一班人在宿舍裡面可以怎樣渡過?但走亦是同樣的難,我們是活在這樣的山城裡面。

有些人選擇離營,有些人留低,各有他們的理由,留低的人有些感覺良好,有些感到納悶,沒有受傷。反而離開中大的人路不易走,有人要行NA梯下山,一路的風風雨雨。
 
兩個迎新營過後校方決定要重新制訂颱風措施,並要將之從指引正名為政策,在某些情況下就要強制撒營。至於條件如何,並無收集過任何同學的意見,就自行訂出了,而迎新營是每年最大型的,由同學主導舉辦的學生活動。

在第四次輔聯會議上討論到這個議程時,校方不同人員列舉不同的留校可能發生的狀況,危險呀你地點解仲要留係度?我們嘗試答辯,但當每次問題去到「生死」關頭就膠著了,我們是不是要置新生的性命於不顧?是否不把人生安全放在第一位?假若說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出過問題,他們可能就會說意外,在這個點上兜圈,直到有書院代表同學說不想再討論下去了,根本沒有結果,才勉強收結。

開學後我們也經驗了一次八號風球,那是一次奇妙的經歷,我們不會考慮走或留的問題,這裡是我們的家,甚至在百萬大道上吹風,又有沒有組爸媽要去照顧組仔女?活動和生活是否可以這樣硬生生拆開?我們自主的位置到底在哪裡?

我總是反覆想到一篇文章,八三年入大學的樊善標教授,寫了一篇關於迎新營的《巡迴的馬戲團》,那年他們也遇上風球,被困新亞:

「這是一場富象徵意味的風雨,入營時收到一本小冊子,簡介建校的歷史,在這以前的二十年,大學經歷的風雨飄搖,我沒法見證,但這一晚之後,無論願意不願意,所有的風雨都和我有關了。」

參與聯署中大學生會聲明:
中大校方責任何在?要求校方撤銷迎新營颱風及暴雨政策聲明
http://www.cusu.hk/ocamp/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