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了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BBC、Africanews、The New Yorker、Quartz Africa

2015年,南非政府提出調高大學學費10.5%,引發學生組織大型行動 #FeesMustFall 抗議加幅。在南非接受高等教育的比率,黑人(12%)與白人(58.5%)相差甚遠。當中一個原因,是較貧窮的一群(尤其黑人)根本難以負擔持續上升的學費。學生在全國發起示威,政府最後妥協,凍結2015年度的學費加幅。

今年九月,當地高等教育與培訓部部長突然宣佈,將調升學費8%。政府為加幅辯解,說去年的學費凍結對政府的財政系統造成很大的衝擊,繼續凍結升幅是不可能的事。為回應學生,政府為低收入的家庭提供學費資助。

面對再一次的學費調升,學生再次發起 #FeesMustFall 示威,南非不同省份的大學學生一同響應。學生佔領校園,導致不少校舍關閉,警方出動催淚彈、橡膠子彈等武器驅散學生,至今約有550人被捕。政府只批評學生造成警民衝突,漠視學生提出的訴求。

不少學生認為,政府不單止應凍結學費增加,更應免除大學學費,讓不同階層與種族的學童都有平等機會接受教育。爭取免費教育並非難以想像,在不同國家亦有相同的訴求。在英國,工黨的Jeremy Corbyn亦曾提出免費教育的計劃,法、德等國部分大學亦早已推行。就南非的情況,其實只需增加稅收,再加上政府本身對高等教育的資助就能推行。免費教育的基本教學開支大約450億南非蘭特(約249億港元)。諷刺的是,學生作出的獨立調查發現每年南非政府貪腐的金錢卻多達600億南非蘭特。

當年曼德拉看似打碎了種族之間的那道高牆,但至今黑人依然面對如此大的差異。對於學生的示威,民眾都有所同情與支持,正因他們所爭取的是下一代的權利。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