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系方回應在網上發佈以後,引起了一些回響。自從九月中開始了一連串有關實習的調研,我們一直未有機會作甚麼回應,現在正好借機會說一說。

有SPE舊生認為我們針對、踐踏他們的學系。首先,我們只是先將SPE學系的回應發佈出來。酒管、新傳學系的回應將會陸逐出爐。先將SPE的發佈出來,也是因為他們最先接受我們的訪問而已。

在內容方面,或許修辭用字上仍有斟酌的地方,例如不必要用一些太過苛刻的用字,但就實際內容上,我們是如實報導。相關的quote,也沒有因為抽離脈絡而失實。學系老師的立場非常清楚:他們大體認為同學無薪實習是相當合理,也認為有機構願意提供實習機會,哪怕某些工作看似與該學系的知識無關,同學們也應該感激,因為這可以幫到同學未來的工作。

老實說,實習是否能幫到同學,我們無法下最確切的判斷。不得不承認的是,很多同學在畢業後往往要從事枯燥乏味的工作,所以或許在畢業前嘗試一下也有一定的好處(但我們心中也會有疑問,某些不牽涉到太多技巧的勞動工作,真的要實習嗎?)。編輯們有自己的疑問,也就將這些實際內容展示出來,讓大家作判斷。

但我們最不同意也最堅持的是:同學不應無薪勞動,哪怕是在學習之名底下。當下實習工作可豁免獲最低工資,而這種思維,正是我們堅決反對的。

我們也能理解,某些舊生對自己的學系有相當的認同,對自己的老師有感激愛護之情。然則,誰又為那些實習同學發聲?難道師妹師弟們的苦處就不值得關顧?問卷中,不少同學同學清楚說明因為實習的無 /低薪而飽受經濟壓力。但老師們明顯不願直面這個問題。容我們重申,我們無意針對個別學系或其老師,只是某些回應實在令人啞然。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