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魯湛思

無薪實習最多要你付出勞動後不予回報;海外實習要你付出勞動後不予回報之餘,還要你付大筆金錢。

 

實習講了好幾期,那些關於無薪、工時極長、無聊乃至荒謬工作內容的故事似乎有點太多了,或者那些甚麼「實習是學習,因此應該無人工」的說法都開始聽得膩了。這次我們談的是海外實習,但實際上是似新還舊,因為海外實習不過是以往邏輯的惡化版──無薪實習最多要你付出勞動後不予回報;海外實習要你付出勞動後不予回報之餘,還要你付大筆金錢。

今期我們訪問了幾位參加了「寰宇暑假實習計劃」的同學。「寰宇暑期實習計劃」是中大就業策劃發展中心(下稱就業中心,就是那個一天發幾封career email的中心)舉辦,旨在聯絡全球各地的機構,為中大同學提供海外的暑期實習機會。按就業中心的資料,中大每年參加海外實習人數達五、六百人,而且,按收回來的問卷,有八成半都對實習感到滿意。

真的嗎?海外實習真的這麼令人滿意?接受我們訪問的幾個同學,恐怕未必會這麼認為。以下是他們的故事。(為了保障受訪同學身份,下文整合自幾位不同同學的經驗)

 

海外實習經歷

阿輝(化名)是從電郵廣告上知悉實習計劃的。那時他想到將來若想進大公司工作的話,實習經驗看來是必須的,而海外實習本身又聽來相當吸引,於是便參加了。後來的手續也無甚特別之處,也是發CV,網上面試等等。對比後來的實習情況,事情的手續或者來得有點太暢順簡單了。

和很多同學一樣,阿輝期望學以致用,接觸不同國家的機構 /公司。結果,和我們聽過的其他本地實習經驗一樣,阿輝都只獲派做一些送信、影印等枯燥工作。真正有點意思的工作大概佔他們的時間不到十份之一,所謂和不同國家機構接觸就更是沒有發生過。

這多少反映了實習生的地位。阿輝實習的公司有15位全職,同期請回來的實習也有10人。阿輝聽到有全職問老闆為何要請這麼多實習生,阿輝的老闆非常赤裸:既然免費,請回來坐坐也好。

後來,阿輝更發現公司內部的電郵顯示,公司本來打算篩選申請的同學,但後來發現申請人數比預期的多,便面試都不要了,有申請就直接請。
海外實習生被當成甚麼了?

對他們來說,實習生是甚麼呢?是無償的勞動力,還真是食得唔好嘥。

因此,難怪問到有沒有上司/全職員工跟進他們的工作時,阿輝表示沒有。更差的是,和阿輝同一個部門工作的全職更換了幾次,他甚至比「負責跟進他的同事」做得更久,有時更只有阿輝一個打理整個部門,有時要反過來指引全職。諷刺的是,全職13,000港元一個月,阿輝則是無薪實習。實習生可真首先是勞動力,甚麼跟進指導的統統是後話。 有同學的實習公司更指實習生若做三個月以下,公司是不會投放任何資源去指導他,因為教得來實習都走了,不合成本效益。

更甚者,阿輝不單無償工作,還得自費機票、旅居、每日三餐、交通。雖說阿輝有申請到中大的3000元資助,不過對比他們最終近20,000元的開支,可謂杯水車薪。

 

不願受訪的就業中心

當我們知道,實習很多時都被理解為免費勞工的代名詞之後,便不難發現,為何就業中心所說的八成半人對實習感到滿意其實是有多可疑:難道我們湊巧找到的同學都是那一成半的同學?難道真有這麼多實習機構會願意投放資源去教導同學?不過當我們發現問卷是採取記名制時,便知道我們需要對問卷結果有點保留了。

以上畢竟只是些許例子,我們遠未能把握海外實習的全貌。我們本希望能從就業中心得到更多的資訊,但中心卻不願意接受訪問,只願書面回覆。

從就業中心的回覆中,我們知道它確實有為同學作一定的支援,譬如舉辦簡介會、提供旅遊保險、提供上年同學的開支讓同學參考、甚至趁着拜訪一些實習城市接觸實習單位,甚至會約見當地實習中的同學。這些也符合受訪同學的經驗,縱使不是所有同學都接觸過中心職員,同學都會認為就業中心還是相當有誠意。

我們也確實拿到了某些基本資訊,例如海外實習包攬甚麼國家,但一些重要問題,中心不是避而不答,就是沒有提供全面數字。比如說,中心沒有回應最基本的海外實習同學的平均工資工時;在說及資助時,中心便只提到同學可申請各種資助,卻沒有說明能獲資助的同學到底佔多少。於是,我們只能推想,就業中心大概不怎麼願意讓這些數字曝光。

從回覆的片鱗半爪中,我們大抵把捉到事情的大概。就一些外緣問題上,就業中心也是有花一定的力氣,但當到了最核心的問題上,就業中心就沒有甚麼堅持了。比如說,它們基本上接受實習極低薪 /無薪是常態,對於最低工資,它們也是推說各國的法律不同,而不是主動幫同學向機構爭取。它們也無法確保同學是否能夠從實習中有所進益,而不是只被當廉價勞動,有同學在問卷中投訴實習學不到東西,就業中心也沒怎麼跟進。

 

結語

不少同學都對實習趨之若鶩。無他,皆因擔憂自己的前途。所以,明知無薪,大家也就捏着鼻子幹了。然則,海外實習要比這更誇張,因為這要求同學付出上萬元,為的就是那份漂亮一點的履歷。如果同學家境較為貧困,要麼就要背起龐大的經濟負擔,要麼被排除在外。這是否我們中文大學應該認可的風氣?

正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我們便開始調查實習的問題,希望了解其中的細節,讓同學清楚其中的來龍去脈。很遺憾地,從我們勉強得到的資訊,就業中心固然沒有怠忽職守,但還是在存續整個制度。更可惜的是,不知基於甚麼理由,就業中心似乎不願意公開太多的資訊。老實說,我們不是不知道就業中心也有其難處—在現下的風氣裡,要找到願意付合理的海外機構相信很難。但最起碼要將問題公開出來,讓同學以至社會大眾知道問題到底嚴重到甚麼程度。我們現在固然不可能立即要求海外實習全部給予合理工資,但是否可以由大學再提供多些津貼?由大學高層號召「停止無薪海外實習」是否可行?海外的機構到底有多不願意給予薪酬?現在這些我們都不知道。無論如何,藏着掖着,始終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參加寰宇暑期實習計劃的同學可以申請以下的資助項目:國家教育部「萬人計劃」資助的實習項目可免住宿費、並有生活津貼;青年事務委員會的贊助單元,甚至連來回機票也省掉;其他如香港中華總商會、香港-東盟經濟合作基金會、專上學生內地體驗先導計劃等等,均提供了數千元不等的津貼。

(資料來源:就業中心的書面回覆)


CPD提供的實習廣告上大都有列明工資和實習為期多久。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