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梁嘉豪
文:童言

好多人都話近年book房愈來愈煩,有時等足成個月都未有聲氣,為何會這樣?

 

一直說校園是「家」,連書院也以之為理念。講到家,其中一個好的地方就是讓人感覺自在。不過,現在同學有這種感覺嗎?今日的中大我們到哪也要拍卡:宿舍要拍、圖書館要拍、活動中心要拍⋯⋯有時候想去同學宿舍傾吓計又要左登記右登記。入夜之後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能夠出入(要拍卡)的地方更被限制在學生活動中心、圖書館、宿舍等公共地方,連課室也是非請勿進。

若要使用,就必須要跨過重重「審查」,靜候諸位行政人員的批准。而且還要符合一個大前提:個人名義是無法借用課室或者其他學生活動中心,唯有在學生會中註冊了的團體才有資格。即是說如果你是無資格的人/學會,就只能待在圖書館的透明箱中討論了。

為何學生不可以個人名義借用課室?這問題我們這次先不討論,因為現時的情況是頂着學生組織的頭銜,也未必可以借用到空間。一來是借用系統沒有統一管理,申請起來極不方便。譬如「煲底」歸科學館、文化廣場歸學生事務處(OSA)、各大課室則歸考試及註冊組(RGS)等。二來是不少地方也要經過漫長的審核才可借用。當中又以考試及註冊組(RGS)的系統最為人詬病,動輒就要幾個星期才有回覆,但偏偏RGS又掌管了中大內大部分可借用的課室,如YIA、ELB、MMW等,所以不少學生組織也深受其害。

 

青公社:早兩星期也借不到

因此,我們找來三個組織來說說箇中的問題。中大青年公民社會就試過兩星期前預約YIA的課室搞活動,但活動舉辦前三四日,校方依然未有覆。他們每日打電話去催促,但RGS卻一直推說「要等上頭批」,批完一位還有一位,終於在活動前一日批了下來。由於未確認地點,活動宣傳場地一欄一直懸空,令宣傳不倫不類。試問連活動場地都沒有,哪有人會參加?此情此景,不由得令花了時間去籌備的搞手感到灰心吧!隨後,青公社補充當日附近的演講廳都是空置的,沒有其他使用者,所以應該不會是因為太多人申請而延長審批時間。

 

政政系莊:借房借到泳池傾莊

就連系莊也難逃一劫。政政系莊借房傾莊,卻在毫無通知的情況下被取消預約,連理由也沒有。究竟是借房原因有問題?還是被其他莊搶先一步?抑或人數太多?一頭霧水之下,系莊打去問RGS,卻被回以一句:「我也不知。」他們走去預約的房間一看,卻空無一人。最後,大家只好在泳池旁傾莊,真的好不浪漫。

 

CUAYP:借到要做人肉告示牌

這情況非今年才出現。去年香港青年獎勵計劃中大支部(CUAYP)就遇上類似情況。事緣上年CUAYP搞迎新夜,已經提前一星期預約,但申請後系統一直顯示處理中,又沒有任何通知成功與否。去到迎新夜當日,他們才見到系統顯示預約失敗,但已經沒有時間借另一間(RGS不接受即日預約)。迎新夜要取消不特止,CUAYP更要派人站在原來預約的課室門口做人肉告示牌,向同學解釋情況。荒謬的是在附近的課室一律空置。更離譜是之後他們同樣以傾莊為由借用課室,卻被RGS的職員告知這不是正當的借用原因,要填上另一個。

 

還有其他……

另外,有個別的導師在網上表示自己要預約房間補課,早在一星期前預約,也預約不了。連作教學用途也預約不了,究竟這些課室是空來幹甚麼?

由此可見,RGS借用場地的程序一方面極不透明,另一方面極為麻煩。甚麼活動可以借用場地、如何決定不同用途、不同組織的優次、何以會被拒絕等等,莫說一般同學和學生團體,甚至系方都不清楚。最煩的是由申請借用場地到確認借用許可,需時三至四星期以上。這極不方便使用者之餘,也不禁令人懷疑校方究竟要「審查」甚麼?

 

RGS:我們也不想如此

懷着這些問題,我們約見了RGS,與其部門主管及前線人員進行了會談。是次會談出席並發言的有Amanda Kwan、Kylie Leung、Jennifer Chiu、Aubrey Chan。

面對同學的怨聲載道,RGS坦言他們一早知道這情況,審批之所以會如此緩慢,一是因為申請愈來愈多,二是因為系統問題,三是因為人手不足。據RGS的數據,2015-16年度共有43,288宗申請,當中有7,749宗來自學生團體,但2016-17年度單是開學至今已有12,943宗申請,當中只有1,949宗是學生團體。在數字上申請人數大增了一倍。何以會有如此暴升?他們說其實自334(五年前)開始申請人數就有升沒跌。收生多了,屬會申請不會增加,但對課室的需求就要更多,而且新學系也愈來愈多。每個學系上堂用的課室、講堂也經RGS處理,所以每新增一學系他們的工作量就以倍數上升。

此外,他們也承認現在的系統拖慢了工作進度。RGS的職員表示這系統是配合CUSIS買入,而審批時系統要求逐條檢視申請,每次下載需要3分鐘,但每一日可能有上百條申請。七年來,他們雖然屢次尋求ITSC的協助改進系統,但均以系統是外面買入為由推卻。直到近日,RGS才發現原來可以批量審批申請,以節省時間。

堆積如山的申請,加上破漏百出的系統,令工作量多到一個匪而所思的地位。前線人員每每由9點,工作至晚上11點,

亦因如此,原本5人的處理小組在暑假時走了4位。最資深的一位也因工作量太大而離職,連升職加薪也留不住。去到現在,也都只有3位人員在工作,所以仍然要工作到深夜。

 

究竟為甚麼要「審查」?

RGS坦言是傳統,也是為了防止「貨不對辦」的濫用。

當問到「審查」準則時,RGS直言明文的準則只有二:一為學系優先。這只限於同時申請的情況,如果學會比學系先申請而RGS亦批出了房間,也就不會取消,而大多學系也會預約其他課室。二為課室內只限靜態的活動。何謂靜態?他們沒有加以闡釋,只舉出數個禁例如麻將、進食、唱歌、太嘈吵的活動等。至於放映會之類就要例明片名,如果涉嫌侵權或有三級成分就會禁止。他們亦補充這些都列明在網頁之內,但經我們查看,網頁中除了對歌唱活動有指引,其他均無列明。

然而,他們又如何審查違規與否?他們坦言其實也是相信同學,只要以傾莊和日常會議作理由,都不太審查,會直接批。問到何以有同學以傾莊為由,卻被拒絕申請。他們回應可能當時是新入職的同事處理,所以與平時的不同。其後,他們補充如果同學寫得太模糊,如學會活動,才會諮詢上頭,或者電郵/電話同學問清楚。

如此說來,審查的效用其實不大。因為他們不會每條申請也查核,也沒有即時檢查現場的方法,同學若有心要欺騙,其實好少機會檢查到;而如果他們真的相信同學又何以要審查?反而,這樣審查一來浪費人力,要員工工作到深夜,二來延長申請時間,令申請者極不方便。再者,外面好多院校,如教大、理大,甚至連OSA的系統也是無須審查,只要上其網頁,如房間在你想要的時間內無人預約,就可以成功申請。這一方面可以馬上知道結果,另一方面可以減少前線的工作量,而且也不見得有濫用、欺騙的情況。 怕學會預約了學系要的房間?事實上,總會有課室空出,不如早些出結果,讓申請方再預約好過。

當職員聽到OSA也是用先到先得的原則,RGS也表示十分驚訝。

 

結語

最後,RGS承諾以後的審批會在三至四個工作天內完成,因為他們終於學會操作系統(七年後)。不過,仍然只有三位人員工作,而之後申請陸續有來,傾莊成莊、pre諮、賣物會⋯⋯而且只會愈來愈多。先不論審查究竟為了甚麼,若繼續堅持審查,一定是費時失事之舉。辛苦員工,也令借房事宜更混亂不堪。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