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霹靂‧神鷹

電動方程式賽,表面上也許十分光彩,但實際上我們似乎得不到甚麼。

 

今年10月8日至9 日,香港首次舉辦了電動方程式比賽(Formula E)。中環一帶的道路搖身一變,成為車手較量的舞台。一連兩日的比賽中,電動方程式賽事固然是國際矚目,有不少香港明星參與的電動房車賽也是傳媒焦點。主辦機構國際汽車聯會設置了主看台,市民需購票入場,親身體驗方程式賽車在面前掠過的快感。賽道旁邊亦有嘉年華會,裏面有巨大屏幕直播賽事,也有車手見面會等等。

今次方程式賽事共有20位車手參與。電動方程式其實是一個比較新興的運動,今年的賽事也只是第三屆。要說電動方程式最特別之處,就一定是全電動的環保設計。你可能會覺得電動的會很慢,中大電動校巴就是最佳的證明。事實上,比賽中的電動方程式的速度可以去到每小時220公里。雖然這和一級方程式(Formula One)的每小時360公里有一段距離,但好處是噪音比較少(約80分貝),和一般汽車相差無幾,而且沒有難聞的汽油味。比較有趣的是,由於一架電動方程式賽車的電量不足以走畢整場賽事,充電又往往需要好幾十分鐘,所以,賽例規定每位車手必須要換一次車。車手如何把握換車的時機,也成為賽事矚目之處。

作為第一次在香港亮相的節目,電動方程式自然有一定的新鮮感和吸引力。據主辦單位的統計,比賽合共吸引了超過2萬人次入場。賽道附近的商場、店舖亦逼滿了不少希望一睹風彩的市民。作為政府大力推動的大型盛事,政府認為比賽能夠吸引本地及外地的遊客,振興旅遊、零售業,還可以提升香港的國際形象,十分值得舉辦。

上面所述的收益究竟是否真有其事,得益的是哪些人等等,容後再說。我們也許要先了解,舉辦比賽所付出的代價。

 

bbbb

 

風馳電掣的背後,是怎樣的一回事

賽事的舉辦費用大約是1.5億,由國際汽車聯會全數承擔。但不要以為,政府就不需要付出任何金錢。事實上,為了配合賽道的設計,政府已花了不少於2千萬元去修改中環一帶道路,包括將行人路及種植地帶改為行車路、移植樹木等。比賽當日的人潮管制、治安等服務也是不可或缺,尤其是如此大型、危險性較大的活動。

除了成本不菲的道路工程外,封路措施也是不可忽略的代價。主辦單位把比賽安排在星期六日,固然是希望多點人可以前來觀賞,也是希望可以減低封路的影響。但即使在週末封路,也對中環這個樞紐的交通有不少影響。除了有30條巴士線及10條小巴線需要改道外,國際金融中心對出在比賽日的下午時段也出現擠塞。較不為意的是,封路安排其實並不只在比賽日實施。主辦單位早在兩星期前就已逐步封閉部分道路或行人路,以便進行前期的準備工作。雖說這些工作有一部分在晚間展開,但由於涉及完全封閉道路,帶來的影響也不可忽視,而這還沒有把比賽後一個星期多的整理工作計算在內。

 

誰的得益、誰的付出

坊間通常的回應是,只要電動方程式帶來更大的好處,如帶旺旅遊業及當區商鋪等,政府出錢、封路等等的代價根本微不足道。然而,究竟得益的是誰呢?

國際汽車聯會似乎是當中最大的得益者。雖說賽事的成本是由主辦單位負責,但一大堆贊助商如香港電訊、富衛保險所給的廣告費相信為數不少。門票的收益固然全歸主辦單位(主看台門票索價超過2000元,嘉年華會也要300元入場費)如此算下去,國際汽車聯會的收益不可能少。

商鋪方面,這次比賽的人次其實比起原先預計的4萬人還有一段落差,一些商户甚至表示擔心封路會影響生意。商鋪實際上的收益是不是真的想像中那麼多呢?這似乎存在變數。

說到普遍市民的得益,我們很容易就會發現,其實我們並沒有得到甚麼。首先,高昂的門票根本不是一般市民能夠負擔到的。嘉年華的300元可能還可接受,但盛惠2000元的主看台門票對於一般市民,尤其是基層來說,實在太貴。相比之下,澳門一級方程式賽事的門票平均也是六百元左右,即使加上來回船票可能也不過一千元。進不了埸,不少市民便希望到附近的天橋、店舖等可以見到賽道的地方觀看。奈何主辦機構以保安為名,以橫額、布幕之類遮蓋,結果市民想窺看一二亦難。相對於馬拉松比賽,市民較容易參與賽事,即使不能參賽也可到旁邊打氣觀戰,整體上市民的參與度也較大。但這次電動方程式比賽,一般市民可能只可以在家中看直播,可惜賽車最吸引之處正正是現場感。

代價是所有香港市民都要付出的,但最後因賽事而得益的,卻不是我們。

 

大型盛事:取之於民,用之於誰?

其實,電動方程式賽並不是孤例,香港類似的大型盛事也有相近的問題。現時,旅發局每年都會大力推動若干個大型盛事,目的是吸引外國旅客,以及鞏固香港盛事之都的地位。電動方程式這類的大型盛事講求大規模、國際化,但收費貴之餘,又欠缺廣泛市民參與。類似的批評常見於舉辦奧運的爭議。就以不久前的巴西奧運為例,不少當地居民都批評,奧運大大浪費公帑,卻無助解決當地種種民生問題,他們寧願集中資源改善貧窮等問題。近年政府舉辦的大型盛事中,卻越來越多這類花費大而市民又難以參與的項目。例如政府去年透過盛事基金撥款1500萬去支持高爾夫球公開賽,結果只吸引了大約1 萬人;網球公開賽去年接受近7百萬的撥款,卻只有2千多人入場觀看。

其實大型盛事似乎還可以有其他路向。就以舉辦多年的龍舟嘉年華為例,它以傳統的節慶作為招徠,不少外國遊客都希望體驗這類陌生而甚有地方傳統特色的活動。2015年的龍舟嘉年華會就已吸引到逾4萬遊客,而所用的撥款則是550萬。文化盛事不一定就可以吸引到很多旅客,但至少在推廣傳統文化上有一定作用。

盛事即使沒有明顯的文化元素,至少也要讓廣泛市民能夠參與。渡海泳、馬拉松等的大型盛事就是不錯的例子。這些活動當然也要封路,也需公帑,但它們的特點是參與的門檻比較低,費用也相對合理。今年的渡海泳就有2700多人參與,馬拉松更有6萬多人參加。市民能夠參與其中,享受活動過程,正正是這類盛事最重要的效益。當然,這些盛事過份商業化的問題也要值得留意。

舉辦電動方程式所花費的2千萬是全港市民都要承擔的。這筆金錢原本其實可以用在其他地方上,現在既然用在這個比賽上,我們要取得合理回報也是理所當然。明年再次舉辦電動方程式的機會很大,如果政府能夠與主辦機構商討,讓一部分門票以較低價錢售予市民,相信才可令整個活動更像一個屬於我們的電動方程式比賽。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