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月巴卜口

我們常常把性劃分成正常與異常,但到底這樣的框框是否存在?我們有沒有勇氣面對自己和他人不敢言說的慾望?

15288710_1246514012076007_49140791461737839_o

去年,美國情色電影《格雷的五十道色戒》於香港上映。自始,筆者身邊不少朋友開始談論BDSM。有些朋友又會認為BDSM很變態,今年更加有主題樂園用BDSM作鬼屋主題。最近又有懷疑與BDSM相關的殺人案件。這些彷彿加強了對BDSM的刻板印象。

但細問下去,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和朋友一樣,對BDSM都不甚了解。我們總以為一般的性愛和BDSM之間,有一條明顯的界線。但是,我們何嘗不是擁有一些不敢言說的慾望?回想自己的性愛經驗時,我又好像看到一點它的痕跡。我有試過被綁手、蒙眼、被進入時被拉到鏡子前羞辱,也曾有人叫我做愛時掌摑他。但是,我也有不敢跟伴侶溝通的性幻想,連自己都不敢面對的渴望。這不但是社會對異常的性的污名,更是我們狹小的性想像,限制了我們的經驗。

或許,從別人BDSM的經驗中,我們可以得到一點啟示。

 

BDSM的基本知識

根據台灣網站皮繩愉虐大百科,BDSM是指下列三對英語詞彙組合。筆者與玩BDSM的朋友談過,他們對三個組合的了解大概如此,但不限於這樣的解釋:

 

capture

 

看到這裡,讀者們或會擔心,BDSM參與者會如何拿捏危險的尺度?BDSM社群常常會提及「安全、理智、知情同意」(Safe, sane and consensual)原則,即是參與者要事前了解活動的安全程度和內容,及在理智的情況下進行。又有社群裡的人提出「共知風險的兩願」原則(Risk-aware consensual kink),指出雙方都有必要充份知道BDSM行為的風險,得到共識方可進行。而參與BDSM的雙方要先溝通期望和自己不能 /不想做的事。

實行BDSM時,雙方會先訂好安全語(Safe Word),即是當其中一方說出這個字時,當時的活動便要停止,保障雙方的安全。人們通常都不會把安全語設成「不要」或「救命」,而是一些不太會在性交時講的字。因為BDSM時,很可能出現「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的情況。

 

BDSM社群的一些運作

Sickmuse(化名)是BDSM愛好者,她特別喜歡繩綁、D /s的意識、言語和身體調教,也會實踐戀足(Foot Fetish)、犬隻扮演(Dog Play)。

她第一次的BDSM經驗,是在FetLife找到的。FetLife是一個封閉、需要註冊的BDSM社交網站,上面有討論區和個人profile頁面,形式與Facebook十分相似。筆者所見,FetLife網友大多會形容自己的年齡、身型、自己喜歡和不喜歡的BDSM模式。她說,社群內以男sub(submissive,被動)為多,而女dom(dominant,主導)較少。因為她是少有的女dom,所以當她發出帖子邀請時,動輒便有過百封的男sub回覆電郵。

 

快感在哪裡?

Sickmuse遇過的不少社經地位頗高的男sub,都很喜歡玩Foot Fetish。她認為這與社會的性別權力架構有關:「因為腳是女生的lowest part,崇拜這個Lowest part就顯得他們更加低賤。」這是內在精神的權力玩弄。她認為父權社會的影響實在很大,所以男生會在這種權力置換中得到快感。不過同時,男sub又會用「哀求」的方式,提出不同的性要求。
她說,遇上有Foot Fetish的男sub時,便會讓他先完成某些任務,方可以實踐戀足的慾望。例如,她會要求對方扮成一件家具,讓她托着腳看書。以她所見,男sub能從這種強行支撐身體的行為中得到快感。然後,她便會讚賞男sub 「good boy」,及獎勵男sub聞着她的腳手淫。為了讓過程更加優雅,她會買紅酒倒在靴子上,讓男sub用舌頭把酒舔乾淨。

BDSM社群,有所謂Aftercare的做法。在BDSM過後,她會問對方的感受和意見,有甚麼做得不好的地方。她對於女sub更是關懷備至。因為女sub年紀小,她會陪伴玩性玩具而令陰道發炎的她看醫生,甚至為她們在社群內受的不公對待抱打不平。

 

不只是身體的接觸,還有遙距的控制

BDSM的快感,不只是來自於BDSM實際行動進行時,身體的懲罰和實體互動,同樣與意識上的控制有關。主奴關係的建立和維繫,亦是dom需要花的功夫之一。Sickmuse試過要求一位男sub在公司的last day,於辦公室戴着肛塞上班,然後事前事後拍一張照片傳送給她。男sub得到被調教的快感,她亦滿足了自己的Fetish。她亦曾經叫男生用陽具鎖,男sub便整整一週不能手淫,又不能勃起。這種對慾望的禁止,反而讓男sub更加興奮。

 

BDSM與傳統性愛,濃度與關係

BDSM面對的污名不少,但香港的BDSM界別亦有不少人,因為不敢向伴侶提出這樣的性邀請,便在社群內找人。Sickmuse曾經遇過有伴侶的男生,因為女朋友不肯用鞋子踢他,便向Sickmuse提出「用腳踩頭」的性要求。後來,她便用繩子綁起他及鞭打他,然後讓他「換取」這樣的慾望實踐。

不過,她知道有一些情侶,能夠在戀愛關係中實踐BDSM。主要進行傳統性愛的筆者,亦曾經輕微的類似BDSM的行為。我試過叫前男友綁起自己的手,蒙起我的眼。又試過角色扮演,像是老闆與下屬。現在回想起來,亦存在一點BDSM的痕跡。不一定每次慾望被實踐時,都讓自己和對方都很有快感,但我們都更了解自己的身體和性幻想。

Sickmuse覺得,kinker(進行BDSM活動的人)與傳統性愛的人,性愛的方式或有重疊的地方,但亦有濃度的分別。第一,因為有些kinker有很高的要求,「做事一定要做全套」。例如鞭打的話一定要打出痕跡,不會輕輕掠過便算;第二,情侶間可能關係較為平等,未必能進入得到支配與臣服的權力結構。BDSM的參與者一般會過着雙重的生活,雙方亦有共識,不會干涉對方的私人生活。

 

對社群的反思

回應社會大眾對BDSM的反感,Sickmuse覺得部分kinker未有實踐一些社群內約定俗成的規則,繼而做出傷害他人的犯罪行為。但是,她不認為人要把性分類:「人們說,BDSM是不正常的,Vanilla(傳統性愛)是正常的。一男一女是正常的,異性戀是正常的。」她認為,只要不在主流框架內的事物,通常都被視為不正常。當我們意識到這條界線根本十分模糊,很多傷害和誤解便可以消失。

如果讀者想參與BDSM的話,有甚麼要注意呢?「事前最好先了解對方,談清楚自己有甚麼不會做。如果是第一次嘗試,你要想清楚自己想要試甚麼,練習甚麼,要得到甚麼經驗。然後把期望清楚告訴對方,不然的話,你會被對方lead了(做了自己未必想做的事)。」她亦建議,新手可參與Munch(kinker的定期聚會),因為某些聚會是不涉性愛和BDSM的,只是在酒吧或咖啡店見面。先在社群認識朋友,這樣有問題便可以有個照應。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