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egaze / shoegazing,中文可以譯作瞪鞋搖滾、低頭搖滾或自賞搖滾是一種搖滾音樂的風格,是indie rock, alternative rock 和neo-psychedelia 的分支,起初出現於八十年代末的英國,並在九十年代初期達到顛峰,不過因為九十年代的Grunge、Britpop 等風潮而迅速末落。

Shoegaze的特點是將噪拆的結他聲音與夢幻、加入大量回音的人聲混合起來,形成旋律美麗的音牆,它所製造的嘈雜聲音反而是很有夢境的感覺,與金屬音樂的嘈有所不同。

不過Shoegaze一詞起初並不是光彩的,原本的意思是帶有貶義,因為當時九十年代初突然出現一個風潮就是樂手表演是經常望著地下去控制結他聲音效果,而且又甚少與觀眾互動,自我沉醉於表演之中,因此被樂評人以shoegaze,即瞪著自己鞋子的意思來形容這一班樂手。不過經過一輪發展後,就被認定為一種音樂風格。

以下的篇幅會介紹三隊樂隊,他們都是shoegaze風潮下的其中一部分。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是一隊來自英國蘇格蘭的樂隊,由Jim Reid及William Reid兄弟於1983年成立,起初因為表演時經常引起暴力混亂而臭名遠播,加上歌曲內經常加入結他噪音而被標籤為下一個Sex Pistols,同樣地也是被不同場所永久禁止表演,不過Sex Pistols與Punkrock的發展可以在歷來學生報的刊物可以找到。受毒品影響,每次演出都沒有定時開始,表演時總會背對觀眾,表演著四十分鐘的噪音,電結他沒有調音、套鼓只有兩件,而低音結他只有三條弦線甚至剩下兩條,當年的低音結他手Douglas Hart,就曾經講過 :「我只用那兩條弦線,為何要另外花錢買多兩條弦線,兩條已經足夠。」[1]

他們唱歌時眼神空洞,沉醉於噪音之中,內向的演出方式啟發了之後的音樂人,讓shoegaze萌芽。

The Jesus and Mary Chain於1999年解散,2007重新復合,並計劃推出新碟,廿年來,總共推出了六張大碟,風格各有不同,但那種內向的反叛仍舊。

第一張大碟<<Psychocandy>> (1985)就以結他Feedback的聲音帶領整張大碟,其中一首歌叫<<Just Like Honey>>,以虛浮的唱法加上吵耳的結他及明確的拍子去講對可卡因上癮。更多可以去聽<<The Living End>>, <<You Trip Me Up>>

第二張大碟<<Darklands>>(1987)就減少了結他Feedback的噪音,反而加入了更多結他旋律,例如同名歌曲<<Darklands>> 就是講自己走入Darklands的那種無助、抑鬱的心情。更多可以去聽<<April Skies>>, <<Happy When it Rains>>

 

My Bloody Valentine

 

My Bloody Valentine是來自愛爾蘭都柏林的一隊樂隊,與The Jesus And Mary Chain一樣於1983年成立,同樣作為Shoegaze的先驅者,如果說The Jesus And Mary Chain是以台上表演方式啟發了shoegaze的形成,那麼My Bloody Valentine就是以聲音效果運用上啟發shoegaze。大量音牆效果的使用,虛幻夢境般男女主音的聲音重疊和交替,就是My Bloody Valentine。

 

My Bloody Valentine 總共發行了三張大碟:<<Isn’t Anything 1988>>、<<Loveless>>(1991)、<<M B V>> (2013),以及五張EP。

 

最經典的歌曲有幾首,第一首就是<<Loveless>>的<<To Here Knows When>>,整首歌以虛幻而嘈吵的電結他在背後穿梭,加上女主音Bilinda Butcher的演繹,是通往夢境的道路。

第二首歌同樣是<<Loveless>>的<<Sometimes>>,一開頭就被音牆包圍,唱著"Close my eyes”,這首歌很有城市的感覺,試想像黃昏時間放學回家途中,周圍都很嘈吵,而這首歌可以暫時讓自己可以於城市的空間抽離。

 

還有<<Only Shallow>>, <<Drive it All Over Me>>等等都值得去聽一下。

 

Slowdive

 

Slowdive是英格蘭的樂隊以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的同名歌曲來命名,成立於1989年,1995年解散,而在2014復合,與My Bloody Valentine一樣都有兩位主音成員,作為Shoegaze的其中一個推動者,他們大量使用結他效果器,而且不局限於嘈拆的聲音,加入了回音(Reverberation), 延音 (Delay) 的效果,令音樂風格更有夢境的感覺。

 

Slowdive 總共出了三張大碟:<<Just for a Day>>(1991)、<<Souvlaki>>(1993)、<<Pygmalion>>(1995)。

 

我好難去用文字去形容當中的聲音,只能大概可以這樣說:很多不同樂器的聲音經過加入大量效果後再融合一起,加上Neil Halstead沉實的低音以及Rachel Goswell溫暖的高音而得到一種很抽離,很夢幻的聲音。

 

<<Just for a Day>>整張碟都很出色,尤其是<<Celia’s Dream>>、<<Avalyn I>>、<<Shine>>等等,而<<Souvlaki>>則有<<Alison>>、<<Here She Comes>>、<<When The Sun Hits>>等等。

至於<<Pygmalion>>風格上改變了,偏向ambient,並加入電子元素,例如<<Blue Skied an’ Clear>>,<<Cello>>等等。

 

Shoegaze是可以說是一種屬於城市的音樂,我們居住的城市其實很枯燥乏味,而這些音樂正正可以讓我們在現實裡抽離,投入音樂之中,感覺是非常療癒,如果每天回家途中都看見身邊的人都匆忙閃過,而巴士上的乘客都對著手提電話,不妨帶上耳機,聽著<<Just Like Honey>>從巴士看看周圍的建築物,入夜後可以開著My Bloody Valentine及Slowdive,好好享受一小時的車程,又或者晚上溫書做Assignment時,又可以開著Shoegaze的音樂。新生對大學生總會有期望落差,迷失方向、整個人都失落了,我希望各位新生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音樂,在音樂當中去認識自己,找回自己。


[1] “that’s the two I use, I mean what’s the fucking point spending money on another two? Two is enough." (Sky News interview, 1985)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