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

  • 我們「距」絕「離」開群體,那怕只是數米之差。

 

  • 假使彼此相隔幾丈遠,我們總會找點方法去把彼此連繫起來。

 

  • 可是人與人之間卻一直存在著「距離」,不管是距離多遠,人們總是拒絕靠近。

 

  • 我們不怕從低處往高處爬,只是懼怕從高處墮下的感覺。

 

  • 期望是「達成」還是「落差」,一切掌握在我們手中。

 

一頭獅子在四處張望,尋找與其他小動物交往的機會,希望能在森林中覓得一位摯友,熱熾地向牠們分享每天所遇上的軼事,抒解一下內心的鬰悶。不僅如此,藉著群體生活,牠期望能為生活帶來幾分衝擊,增添幾分趣味,更希望藉牠人的口述認識一下自己。

 

對於森林之王的牠,這種交朋友的行為實在是太奇怪了,為何獅子要紓尊降貴去認識其他小動物?這頭獅子可是因為在森林獨居久了,牠也深明大家對牠也有幾分忌諱

 

的確,起初,小動物們對牠望而生畏,根本不願靠近,始終大家想到以前獅子殘殺動物的過去便對牠敬而遠之。於是,它努力改變自己,改變自己的口味,轉為素食者,因而成功爭取到不少動物們的認同,漸漸地,漸漸地,森林的各種動物都開始接納獅子,認為它是真心希望與其他動物做朋友。

 

可是,森林之大,獨居的獅子有很多,為何這頭獅子一直不願意與其他獅子交朋友呢?這是因為森林中各獅子們總是獨個兒走獨行俠式的生活,要一群獨行俠聚集起來,根本不可能;而且,毎個獅子兄弟終日總是板著臉,鼓著鰓子的,這令這頭思想獨特的獅子的生活亳不輕鬆。於是這頭獅子最後也是加入森林中其他的動物團體去尋求群居生活。

 

不久,森林中舉行了一場賽跑比賽,獅子得到其他小動物的信任、代表小動物參賽,與其他獨行獅子較量。在其他小動物的支持鼓勵下,這頭獅子從歡呼聲中奪冠。此刻,它明瞭到自己在團體之中的價值以及自己的地位。

 

在比賽結束後的生活,小動物逐漸習慣了獅子的存在,獅子開始覺得自己並沒有什麼地位,大家開始打成一片,平起平座,說閒話、講笑話、互相調侃。這本來是一件好事,但獅子卻本性難移,總是覺得自己身位森林之王,理應受到尊重或一些厚待,期望自己能有一個與其他小動物不同的群體定位。素食的它也漸漸覺得野草水果淡而無味,四肢也開始乏力,於是它萌生了重返獅子群的念頭。

 

它背叛了動物們,放棄了自己辛苦經營的族群關係。

 

動物們為它的離去感到十分不滿,決定要全面封殺獅子,不再相信任何一頭獅子。

 

這頭獅子回到自己原來的族群了,但因為它當初的背叛令其他獅子早已把它列入黑名單,不再視它為同伴。

 

於是這頭獅子四面受敵,離開了自己本來的森林,往另一片新天地進發。

 

它再次成為了獨行俠,而早已習慣群居生活的它變得更為懼怕那股寂寞的潮水,感到實在不知所措。它努力改變心態,希望自己能重新找回當初享受獨立生活的感覺。

 

但這實在太困難了。

 

──牠害怕孤獨的潮水來襲,害怕會被猝不及防地打至既漆黑又濕冷的萬丈深淵,所以它努力拉近與其他人的距離。

 

詮釋:

故事中的獅子,就好比每一位初來乍到的新鮮人,一段段美好的校園的生活正站立在前方等待著自己。我們不斷報名參加各個團體的迎生活動,期望能在此儘快結識新的朋友,並且在初到貴境的階段及早找到自己的一套生活方式,讓自己早日習慣大學生活。在一股”陌生不穩”的氣氛之下,我們選擇了各種群體生活,結識各種新人,卻再也找不回昔日中學以至小學同學之間相處的那種獨特、真誠的感覺。現在,彼此的話題總是以群體作為基礎,又或是談論著如何達到一些共同目標,根本難以認識各個”只有英文名的陌生人”。在群體中,或許我們會兼負著各種的職責,有著自己在群體中的價值,但這樣生活久了,我們總會把自己原來生活的面貌忘記得乾淨──我們的小同、中同,甚至家人之間的關係也是變得疏遠而且陌生。到了一天我們離開自己群體的時候,那些原本與我們生活的人,或是群體中共同奮鬥的夥伴,也許也漸漸變成了我們的陌生人。

 

你可能會說,只要保持與好夥伴們的聯繫,這種情況也就不會出現。但這也不全然。一些人本性比較孤僻,始終喜愛一個人生活,但為了迎合學校的風氣以及令自己無悔昔日在大學的生活,往往為自己安排了各式各樣的團體活動,去豐富自己的校園生活。但是往往在自己回歸個體生活時,他們總會把各種聚舊活動推卻,畢竟他們並不是熱愛交際的人,由此最後也落得同樣下場。

 

新鮮人帶著陌生不穩的感覺進入陌生的中大,但求老鬼們不要帶著陌生不穩的感覺離開熟悉的中大。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