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弟

「哇,你干麼曬得那麼黑!」這或者是我入學後見到中同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無啊,做工做的。」
「甚麼工?」
「送外賣。」
「甚麼?!?!?!」
「還有兼職茶餐廳夥計(註1)。」

大部分朋友聽到這消息後無不表示驚訝——這也難怪,我四肢瘦瘦,體重也不過一百磅,的確很難想像我會做這些工作。

「不辛苦嗎?」
「當然辛苦。」
「為甚麼不做七仔麥記?」
「為甚麼要做?」
「至少人工差不多但是不用曬。」

每次面對這些問題,我都會很懶惰地用一個很personal的原因告訴他們:「因為我喜歡做外賣。」不過就像某人所說,世界上沒有甚麼是真的personal的,因為人的價值觀,喜惡總是受到社會的影響,而這裡,我準備剖白下自己為甚麼不做連鎖商店的waitress而選擇去做更辛苦的外賣仔(註2)。

自從麥當勞的double cheese burger combo突破二十三元關口+吃完KFC薯格後出暗瘡+7仔杯麵漲價,我就開始覺得這堆連鎖店很沒有誠意——食物沒有誠意,員工沒有誠意,笑容沒有誠意,總之感覺就是不好。眼看著越來越多光顧以久的老牌麵包店茶餐廳被7仔麥記所取代,我就決定和朋友們暗暗鎖定麥記作杯葛目標。不過所謂的杯葛其實只是螳螂擋車,因為我們只是決定不要再主動去麥記光顧而已。

考完高考,剛好有朋友叫我去茶餐廳幫忙,我也答應了。原因一來是因為自己很喜歡吃茶餐廳的東西,二來其實是想反7仔麥記。或者這個原因大家看來覺得很愚蠢,不過卻是千真萬確。我常常打電話叫朋友來餐廳吃飯,後面總會加一句——點都比你食麥記好。

印象中,小時候的上環西環有很多富香港風味的茶餐廳。聽朋友說,那時她放學總會去茶餐廳,叫一客番茄牛肉飯,暖一瓶牛奶,吃完,才做功課。旁邊的人,或者認識不認識,會偶然一起討論下茶餐廳電視播放中的節目。夥計們也會搭訕,或是叫她努力做功課,又或提議有甚麼好吃。這個空間裡有的是溝通,交流,而不是單純的買賣關係,serve and be served…… 的確,在我工作的餐廳,我們也常常會和食客有交流——雖然大部分都是因為被人投訴送餐慢——但偶然也會有些讓人窩心的交談。想起有一次,有個孕婦拿著餐牌看了很久很久,說懷孕要戒口但又想吃,於是我們這些夥計就不停提議些符合她需要的食物。到了廚房,我告訴老闆有個孕婦想要甘筍汁,老闆特別把甘筍用熱水泡暖才去榨汁。看著那孕婦吃得開心,我們都笑了,而這些笑容,都是自發性的。

又由於餐廳比較小的關係,我們和老闆的關係也不錯,平常也有傾有講。老闆讀哲學出身,有空的時候就會和我們聊聊哲學。而且由於他很信任我們的原因,我們都很感激很努力工作,送餐的時候都盡量跑(雖然偶然我們都會蛇王去附近的商店逛逛)。每次收工,他都會和我們evaluate當天的工作有什麼不需要改善的地方,然後邀請我們發言。或者是櫃檯的筆不夠好寫,或者是倒奶茶和咖啡的壺太燙,又或者是調羹的擺放位置不方便pack外賣的時候拿…… 就算多麼雞毛蒜皮,他也總會聽進去。又記得有次在那裡吃飯,看著餐牌我想了良久--吃烤牛肉河好還是雞絲河好?老闆於是給我做了個雙拼。雖然老闆的手勢不是太好(所謂最好吃的豬頸肉撈檬我吃了三天就開始膩了),而且食物都不是太乾淨(我朋友去吃一次,拉了兩天肚子;我第一次去吃,拉了一天肚子),不過每頓飯總是充滿著期待。或者這些就是人情的魔力吧?我們那茶餐廳的東西最算味道不大好我也總挺愛吃。

但現在,茶餐廳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些好似永遠開都不會飽和,永遠開都會有人光顧的麥記肯德基7仔百佳惠康starbucks…我討厭它們讓每個地區的樣子越來越像。人情,街坊之間的脈絡,也開始隨著大財團的入侵而減弱。小弟不敢說茶餐廳比麥記好吃/扺吃,不過基於良心理由,我總有意無意(其實是刻意居多)去光顧下小本營業的餐館。始終再看著陪伴自己長大的茶餐廳消失的感覺不大好受。唉,人仔細細卻開始懷舊了;沒辦法,這個世界變得太厲害,新舊交替也太快。或者你會說,除了慨嘆,我們還能做什麼?我總相信我們是可以做什麼的。你說我以卵擊石又好什麼都好,力量雖然微薄,不過總能積少成多;更重要的是知而行之,對得起自己良心。於是在大夥都提議一起去KFC"hea"的時候,我總會不合流的說一句:

「不如去茶餐廳啊?」

註1:其實我沒有做過麥當勞就說做外賣仔比麥當勞辛苦是不夠根據的。
註2:小弟工作的餐廳已經因為商場加租+裝修結束營業。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