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宇霆
各種費用上升後提供資助,為的只是增加收入時更易開口。

 

2017-18年度崇基學院的宿費將繼續跟隨通脹(3.82%)上升,由於屆時校方所提供的凍結宿費資助經已完結,學生承受的宿費加幅將高達6.12%,升幅達$700($11040→$11716)。除此之外,去年九月學生宿舍的冷氣費由$1升至$1.5。面對宿費和冷氣費的雙重加幅,同學的負擔必定加重。

 

money

 

閉門會議討論加宿費
就崇基學生宿舍收費調整,我們訪問了上屆宿委會學生委員—同學A,了解宿委會會議內的相關討論。加冷氣費和宿費的建議由教授代表在宿委會裏的宿費檢討小組(當中包括學生代表四人,教授代表七人)中提出的,會上提及加價目的是開源節流,增加宿舍收入,應付通脹,以及幫補宿委會對宿費的資助。

崇基宿委會宿費小組在上一次會議提出往後要按照通脹調整宿費的決定。A在宿委會宿費小組會議上提出不同反對加宿費的理據,但教授一方卻以宿舍使用者須承受通脹帶來的升幅的原則堅持加宿費。另一個加價原因是院方代表認為學生宿舍難以找到捐助者,因為學生宿舍給外界的印象只是一個玩樂的地方,捐助者寧願捐助學者,亦不願捐助學生宿舍。

雙方爭持之下,同學A提議運用崇基的宿舍盈餘(由崇基十宿每年的收入所累積而成,2013-14年度的累積盈餘約1,900萬)抵銷學生承受的加幅。教授一方認為長遠而言資助學生並非良策,理據是持續用宿舍盈餘資助宿費會很快用盡該筆盈餘。雙方經過討論後出現行方案,即由同學和宿舍盈餘各自承擔一半通脹加幅,直至盈餘不足250萬,再檢討資助比例。

 

加完宿費仲有冷氣費
除了有關加宿費的討論外,會內還有提出增加冷氣費的建議。院方代表提及崇基學生宿舍冷氣費20年來從未調整。據會上提供的數據,這$0.5的加幅能夠為宿委會帶來20多萬的收入。今次調整主要有兩個原因:一,環保、二,從用者自付角度考慮,減少宿費對冷氣系統之補貼。

宿委會聲稱加冷氣費是「鼓勵同學減少使用冷氣」,這理由聽落並非無道理,全球暖化問題的確存在,但問題是現時學生有沒有造成濫用?會內討論認為同學用冷氣就是揮霍,他們可以視乎冷氣費選擇用或不用。但事實上,同學對冷氣的需求的而且確存在,近年的天氣異常高溫,大多宿舍又沒有良好通風設計,沒有冷氣之下就像在焗爐中。同學面對高溫,勉強也可以用風扇解決;但面對濕氣,則無可選擇。中大地理環境依山多樹,宿舍經常埋藏在濕氣和迷霧之中,宿舍內沒有其他抽濕設備,唯一選擇是開冷氣機抽濕。

既然學生在很多情況下都是無可選擇,增加冷氣費到底是要達致環保之效,抑或只是一個借口,讓增收冷氣費說起來好聽一點?就效果而言,加冷氣費與加宿費的效果無異,最主要目的都是為書院帶來一筆額外收入。

 

萬能key:「用者自付」
我們可能會想,加冷氣費、宿費都並無問題,自己所用要由自己承擔。「用者自付」聽起來頗合情理,它是基於一種「既有所得,就該付出」的想像。在這一兩年校內都有發生類似的討論,中大學生報過往亦談過不少「用者自付」的問題所在(詳見:http://cusp.hk/?cat=175)。

用者自付的意思,卻不只是「既有所得,就該付出」—而是你應該要付錢,去購買一些本不屬於你的東西。背後所意味的是一種「購買邏輯」,就像我們要付錢食飯買衫。

但不是世界上所有東西都應要付錢購買。譬如說12年免費教育,或是法律援助、公共醫療等等。這些均是對市民的基本保障,是政府的責任,教育當然是其中一環。若然學費跟隨通漲上升,7年間,$42,100將升至$63,150以上。難道學費也應跟隨通漲上升嗎?宿費不斷跟通漲上升,到底政府在建宿舍還是建酒店?

來年,學生要同時面對冷氣費和宿費加幅,無疑對個人 /家庭增加繼濟負擔。2015年反加宿費關注組的宿費問卷結果顯示,平均校內每8個人,就有2個需要承擔部份宿費,其中1個更要支付9成宿費。這些要承擔宿費的同學中,當中60%每週要工作6小時以上,30%同學每週工作12小時以上。同時,這群同學中的一半月入在$2,000以下,而宿費開支佔了$1,300。而據15年新生入學調查報告,近四分一同學家庭月入在$20,000或以下。大學生的收入水平基本沒有變動。下一年度卻同時要面對冷氣費、宿費大幅上升,恐怕同學要被迫放棄住宿,或增加工作時數。

2014年反加宿費運動時,校方也是以「用者自付」邏輯回應學生,認為學生應要自行承擔宿費加幅。但以政府和中大的財政能力,他們的恆常開支絕對足以抵銷宿費升幅,因此學生希望政府/校方承受持續上升的宿費加幅,最終校方與學生妥協方案是以回撥形式凍結兩年宿費。

 

魔鬼盡在細節中:回撥資助
近兩年的宿費驟眼看來沒有太大升幅。但背後宿費的標價依然是繼續上升,只是前兩年大學提供的兩次分別$500和$750在回撥資助掩蓋了宿費上升的幅度。不論是大學凍結宿費或是現時崇基資助半數通脹的方案,都是透過回撥資助學生,讓學生繳付宿費時不會感受到太大加幅。

但中大凍結宿費的決定在2016-17年度完結,來年將會顯露回撥的問題所在。因為下年不會再有大學資助,2017-18年度的宿費需要承受今年通脹和過往兩年凍結宿費回撥的差額,如果沒有宿委會的回撥資助,升幅將會高達$1392。

下年度的情況證明取消回撥資助後,學生要一次過承受回撥年份的加幅。而為何校方與院方要以回撥資助學生?首先,校方明顯地是想以短期措施回應反對聲音,但非真正解決問題,宿費加幅最終落到幾年後的學生承受。另外,撤回資助比起加宿費說起來更易讓人接受,又能達到與加宿費的結果,只要下決定取消資助就能直接收取正價,方便又快捷。

當年有學生提出回撥問題所在,但不獲校方回應。直至今天,宿費資助依然是以回撥方式發放予同學,像是為了應付當屆學生的短期措施,回撥形式發放資助的問題將會在日後浮現。

 

大學/書院閃縮的態度

「我會向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表達,爭取更多宿費方面的資助,希望政府可以承擔大型維修費用。我們願意作出大學應有的承擔,並多行一步,儘量減輕同學的負擔,積極回應同學的訴求。」
—沈祖堯公開信:有關新學年宿費事宜,2014

兩年的限期本是為了讓同學和書院商討出解決宿費加幅的方案。但兩年的凍結宿費期限即將完結,就宿費的討論在校園中都不見蹤影,校方再沒有提起宿費。

去年崇基只透過電郵和張貼通告告知同學增加宿費,加冷氣費一事更只是在宿委會網站公佈和張貼通告上提及,很多同學都是在9月入宿時才知道加冷氣費。這些對同學影響深遠的決定,竟然都沒有經過公開諮詢。

校方與院方閃縮的態度明顯是避免關於宿費的討論出現,但崇基的情況顯然不是孤例。在兩年凍結宿費完結後,各書院將面對相同情況。政府、校方、書院在坐擁充足資源之下,學生代表當然有責任為反加宿費據理力爭。同時同學亦應多加關注宿費議題,因為只有關注與行動才能促使學校維持宿費水平。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