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了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Public Eye

5518

Photograph: Pius Utomi Ekpei/AFP/Getty Images

2016年9月,瑞士Public Eye的一份調查報告揭露,歐洲多間商品交易商(以瑞士交易商為主)將高污染的燃油轉售至非洲多國。12月,尼日利亞、貝寧、多哥和象牙海岸四個非洲國家,一同推出新法例,調低了柴油含硫量上限至50ppm(Part per million/濃度單位),禁止高污染的柴油進口。

空氣污染乃不少疾病的源頭,因此不少地區如歐盟都會嚴格規管空氣中的污染物含量。歐盟可接受的柴油含硫量只有10ppm。相比之下,報告調查的25個非洲國家中,3分之2的含硫量上限高達1500ppm。

多數非洲國家是原油產地,理應能自給自足,但礙於技術與資金所限,原油加工的行業發展緩慢。大部分非洲國家只有一半的燃油是在本地加工,其餘大部份都是從歐洲進口。而這些燃油的含硫量,更是貼近各國的最高含硫量上限。除了高含硫量外,在燃油中亦發現高含量的致癌污染物(如苯)和會毀壞引擎的化合物。這些劣質燃油被行業稱為「非洲質素」(African Quality)。諷刺的是,「非洲質素」的燃油是產自荷蘭與比利時的燃油處理廠。

寬鬆的排放管制,加上進口需求,正造就歐洲商品交易商的發財大計。要降低燃油含硫量,就必須經過更多處理程序:程序越多,污染物越少,同時成本亦越貴。低成本處理的燃油含苯、高硫,在歐洲嚴格的排放限制之下根本沒有可能流出市面。於是這些低質素的燃油就被轉售至排放限制寬鬆的非洲國家,賺取利潤,但同時非洲國家的空氣質素與人民健康卻被忽視。

轉售固體垃圾、電子廢物,先進國家將污染轉移至第三世界國家,屢見不鮮。商品交易商將污染問題變成生財工具,借機獲利。第三世界國家不只是面對貧富之間的不均,就連環境污染亦變得不平等。

 

延伸閱讀:
Public Eye: https://dirtydiesel.ch/en/public-eye/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