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門見山,我們認為現時實習制度大有問題,以下試舉幾點,希望刺激同學思考。

一. 實習生也是勞工,理應受到保障

返工我們之所以有糧出,是因為我們的勞動會幫到公司,老闆能從中賺利,因此要將一定回報分予我們。同理,只要實習生的勞動能夠幫到機構/公司,那就是勞工的一種,理應拿到合理回報,以及享有最低工資、員工福利等基本勞工保障。

 

二. 學到野唔等於唔洗出糧

最常見覺得實習不用出糧/比些許車馬費就成的說法,就是實習可以吸取經驗,學到技能云云。先不說這說法有多準確,學唔學到野同出番合理人工是兩回事。哪怕是我們出去補習搵part-time,家長或老細也不會和你說:「你學到野,所以就唔出咁多糧比你。」學到野就唔洗出糧的邏輯極其荒謬。我們實習,不是去上堂,而是付出了勞動,而那些勞動的確協助了公司或機構運作,那就應該可以拿取合理回報。

三. 有些實習就是打雜

雖說我們不會否認實習有學習成效,但在我們的調查之中,有些實習是擺明學不到任何東西的。例如有同學曾被實習機構派去派傳單、搬運等等工作,這些工作和大學課程內容可謂完全無關。這些實習,明顯當大學生免費勞工,佔便宜。這些無甚學習價值的實習課程,早就應該認真檢討,甚或將之剔除於大學課程之外。

四.缺乏匿名的feedback機制

我們聽過太多個案是,同學覺得實習的待遇太差,卻又苦無發聲平台。並非是學系沒有在事後詢問同學的意見。相反,幾乎所有學系都有事後發出問卷詢問同學的意見,只不過這些所謂的「檢討」,大部份都是實名制,有些更是在放grade之前詢問同學,也沒有標明不會讓公司/機構知道同學的身份與意見。不少同學表明害怕說出真正意見,擔心學校或公司秋後算帳。可能因此,學系的「調查」結果總是說同學相當滿意,與我們自己進行的調查大相逕庭。現在,大學連一個讓同學可以放心feedback意見的機制都沒有,遑論改良現有制度了。

五. 低薪實習令正式職位減少

現實是,不少所謂的實習綱位其實都在做著正職的工作。甚至有同學向我們指出,他們實習的第一天,就見到不少臨時工的last day。換言之,不少公司均是以實習之名,超低價聘請我們當員工。宏觀地說,勞工市場就是少了正式職位,而其工作則由實習處理。公司確實慳了錢,但我們實習時則被嚴重剝削,亦使我們未來就業的機會和待遇惡化。

六. 低薪實習排斥清貧同學,延續社會不公

我們聽過有不少同學因為暑假要做實習,失去了做兼職的機會,被迫要在實習期前後多做兼職賺取生活費。有些無償的實習職位,或許可以令CV靚啲,但這些就不是家境不好的同學可以負擔得了。至於那些需要自己付大量金錢的海外實習,就更加排斥清貧的同學了。實際上,「朝中有人好辦事」這一點,我們大家都懂,相對於公開聘請,不透明,可以私相授授的實習制度本身就在助長不公平的風氣。清貧學生本來就比某些「識得人」的同學更難找到好的實習;但如果實習沒有合理薪酬,那貧苦同學就被迫放棄實習,轉而找兼職幫補家計,那將來搵工就更難了。

 

目錄(同學可點擊超連結到網上閱讀):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