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外國經驗

 

在外地,有關實習的監管往往含糊,比如說,如何介定實習本身就相當紛雜,不同國家有不同的處理手法,保障也視乎國情而定。

 

大體而言,所有國家的打工仔都會受到基本保障(如最低工資、工時、工傷之類),一般來說,要求無償勞動均屬非法。但法例往往會有一些豁免條款,實習生因此不受保障。如果那些條款相當寬鬆,就會有大量實習生不受保障,那些無償或極低薪的情況就會很容易出現。比如說,香港法例就非常寬鬆。只要有學校安排或認可,無論是必修或是選修,就會直接獲得豁免,即使實習長達半年甚至更久,僱主法律上也可以分毫不給。

 

但大部份國家也不是如此寬鬆。比如在美國,正常情況下所有有限公司的實習生都受基本勞工保障,如最低工資等等,除非它能符合所有六項條款的規定,包括實習生不能取待正常職工的位置,僱主不能得益於勞動實習生等等。簡而言之,除非是相當特殊的情況,實習生都會受到保障。

 

在德國,豁免條款則往往與真正訓練相關。例如,如果是學校安排必需完成才能畢業的實習則可以受到豁免,入讀大學或成為學徒前,且短於3個月的訓練實習也可以豁免。

 

此外,因為近數年多了關於實習生的報導,所以也有政府專門保障實習的立法。英國近年便考慮將所有的無償實習均列為非法。

2.外國成功抗爭例子——美國建築業實習

 

近數年多了不少關於實習生向僱主爭取回報的例子。最著名的大概是在2011年,獲獎無數的電影黑天鵝(Black Swan)的實習生向福斯娛樂集團提出訴訟,指其提供的無償實習非法。黑天鵝共聘用20位無償實習生,其中不少實習生的總工時更超過數百小時。黑天鵝票房超過3億美元,但這些實習生卻是分毫也拿不到。長達5年的訴訟後終於取回基本的回報,但重點不在於那些工資,而是整場訴訟對整個演藝行業的影響——少了無薪實習,聘請多了正式員工。

 

但最成功的例子,還是要數美國的建築業實習。

 

90年代的美國建築業實習情況如大部份的行業一樣:工時長,工資甚少甚或直接欠奉。很多的建築師或建築公司基本上將這些視之理所當然——要知道這種要求實習近乎無償勞動的傳統,起碼可追溯至30年代。更甚的是,因為建築師新入行需要不同的經驗,畢業生往往需要在一間公司「實習」3-5年。剝削實習生的問題便更嚴重了。

 

如果沒有實習生,建築公司就必須花錢聘請正式建築師。他們做著種種專業的工作,卻不單沒有工資,而且還要面對種種職場歧視。

 

在1993年左右,在經濟低迷的壓力下,長久的壓抑終於爆發。代表著近30,000美國建築學生與實習生的NGO AIAS(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ure Students)開始行動。這個由同學運作的組織不單在專業期刊以及會議上強烈譴責剝削實習生的傳統,認為實習生應該拿到符合其勞動的待遇,並指出無償實習長遠來說只會傷害建築業。

 

除了這類教育活動外,他們也要求任何參與AIAS活動的建築師及建築公司,均需簽署文件宣告不會剝削實習生。有些星級的建築師便因為不肯簽署而被排擠出所有活動。他們開展了數個大型調查,嘗試找出如何可以改善實習環境的種種辦法。
他們的行動慢慢開始發揮效力,甚或得到專業組織美國建築師聯會的支持。其成果相當顯著。大學開始要求建築公司不得向她們提供無償實習職位,建築公司也開始不敢這樣做。甚或有建議觸犯的建築師會因此喪失專業執照。無論如何,整個行業的氣氛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到了2000年左右,基本上所有實習生都會獲得合理的待遇。

目錄: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