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改善實習生的處境,以至修改法例規管相關僱主,面對三大問題。

一、「學到野就收少啲錢都冇謂」的迷思

在意識形態上,仍有不少社會大眾以至同學,甚至參與實習生本身,仍然覺得「只要有野學到,錢少唔係問題」、甚或更沮喪的「世界係咁架啦…」。要真正改變現狀,我們起碼要凝聚社會共識,明確指出實習生既然付出了勞動,就理應獲得合理回報,和勞工一樣獲取相同的保障。僱主及校方均不可借「學習」之名剝削同學。

二、缺乏社會關注

現下,有關實習生被剝削的報導少之又少。主流媒體沒有太大關注,學者沒有研究,校方沒有整體調查,系方有調查也沒有公開。這問題在各國均是如此,但香港尤其嚴重。問題少人關注,就沒有可能形成社會壓力,遑論改變。

 

三、缺乏組織

別些國家的實習生可以透過訴訟來爭取回報,但香港的法律明確保障僱主,讓實習生豁免於任何勞工保障。我們要向校方或僱主施壓,就必須要聯合起來,才有更大的議價能力。

 

基於以上的分析,我們有以下建議:

 

個人層面

 

  • 在友儕之間,在facebook公開談論實習的苦況,以及低薪無薪的不公
  • 向系方詢問,為甚麼實習學唔到野,以及為何我們沒有最低工資
  • 聯絡學生報,分享你的實習經驗

 

 

不要低估這些片言隻語。說多了,別人也會想說,那就會慢慢形成氣候;你也可以向老師詢問,為甚麼我們沒有最低工資。這些大概不會做成即時的改變,但同樣道理,這些話說多了,就會形式壓力。要改變想法,引起社會關注,總有一個過程,而起點總在眾人的呢喃。

 

如果你是系會莊員或準莊員

 

  • 在莊期內,向自己系或書院的同學做問卷調查,理解種種問題
  • 向系方反映同學意見
  • 要求系方公開資訊,如系方自己的調查,如何與實習機構商討同學待遇
  • 要求系方為同學爭取合理待遇,或是補助同學的微薄薪金

 

 

如果你身處組織,那能夠做到的就自然更多。如以上所述,關於實習這個議題的一個難關,正正在於資訊的缺乏——究竟其他學系是否和我們一樣差?整體來說有多少同學有經濟壓力?所以各種調查,或是要求公開系方資訊,都對解決整個問題有相當幫助。個別同學很難做到這些,但當你身處於同學代表的位置,那無論是調查抑或施壓都方便不少。長遠來說,成立一些學院甚至跨學院的關注實習組織,力量將會更大。

 

當然,那怕你不是系會成員,也可以如社工系的同學一樣,找三倆感興趣的同學,自行成立關注組,做到以上的種種。

 

目錄

0. 前言
1. 我們對實習的基本觀點
2. 調查進度及結果
3. 實習生工作前小提醒
4. 外國經驗與抗爭例子
5. 大家可以做些甚麼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