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轉眼間,我們的莊期即將完結。大概每個投身學生組織的人,都是因緣際會遇過特別觸動自己的時刻,認識到現實的不堪,於是想推動改變。一年過去,校園的狀況有因而變得更好嗎?學業壓力依舊令人窒息、官僚還是手執規劃空間的權力、實習生應有薪金的觀點也還未普及……如果說短短一年根本無力撼動堅固的現實,這些願景必須要一整代人前仆後繼才能達成,我們會是整個進程中一個微細的紐帶嗎?

評論人John Berger上月逝世,他曾在《抵抗的群體》寫道:「我所謂群體意指一小群反抗勢力。當兩個以上志同道合的人聯合起來,便組成一個群體。反抗的是世界經濟新秩序的缺乏人性。凝聚的這群人是讀者、我以及這些文章的主題人物—─倫勃朗、舊石器時代的洞窟壁畫畫家、一個來自羅馬尼亞的鄉下人、古埃及人、對描繪孤寂的旅館客房很在行的一位專家、薄暮中的狗、廣播電台的一個男子。意外的是,我們的交流強化了我們每個人的信念,堅信今天在世界上發生的事情是不對的,所說的相關話題往往是謊言。」我們依然期盼,我們編織過的故事內的人物,終究能連結起來創造一個更有能量的未來。在那一天到來之前,我們仍要好好學習聆聽、分享彼此的故事。

 

目錄:

pdf: http://cusp.hk/CUSP_FEB_ISSUE_CUSP.pdf

二月號編者的話

一群「價廉物美」的教學零散工 —— 訪中大兼任講師 艾力

共膳Final Fantasy

侵佔中大土地疑雲

2017施政報告點評

無殼蝸牛與代罪羔羊──評新公屋富戶政策

夾在兩國之間的競技場 ——塞浦路斯統一談判

國際認證究竟證明了甚麼?巴西咖啡農的控訴

疾病、戰爭與創傷——塞拉利昂的困局

黎巴嫩的強姦法——歧視性的保護法

遊戲敍事的可能——以《黑暗靈魂》為例

Breaking the Forbidden Bad——同志用藥性愛背後的是與非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