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e Image

教你如何接受UC Can

文﹕小謝/身份﹕中大學生

「UC Can真是訓練耐性的好地方,不可以輸給它。
生產鍊設計失誤是老闆的錯,阿姐s的工作時間已經很長。」

編按﹕劉德華對我們說,「今時今日的服務態度唔得」,黠解唔得﹖我們消費時就一定要對方笑面相迎﹖招呼週到﹖售貨阿哥阿姐敷衍你,虛與委蛇,又對你消費的判斷造成多少影響﹖我們不可以主動一些﹖售貨阿哥阿姐好惡,有想到他們也會不高興,沒有心情假裝,或受到老闆欺負﹖

____________

今年長駐聯合書院,為求方便快捷,午晚飯多在聯合書院學生餐廳(下稱UC Can)解決。我那些同是UC Can常客的同學常常叫苦,因為食物有時也實在太過難以入口,服務態度又實在太差。雖然軒哭同學聲稱UC Can的廚房非常清潔,但LWH同學食到入院的恐怖經歷還是令人猶有餘悸。

本科一年級時,UC Can的食物質素是可以接受的,起碼每天新款的焗飯和焗意粉都值得花一個早上的時間去期待和想像。但是自二年級開始,食物水準由中上跌至下,今年更是慘不忍睹。記得SY曾經說過:「UC Can D三送飯呀,真係得三送揀架咋!」其實這情況只是冰山一角。X送飯賣相足以令人不食而飽,酸辣湯鹹得要死,淨水餃真的只是混濁的湯裡飄著三隻水餃(仲夠膽收十五蚊),餘不一一。

UC Can的阿姐也實在太過雞手鴨腳(阿叔都躲在廚房裡炒野無從觀察)。落單的永遠記不清下午茶餐的組合,凍檸茶凍檸水凍奶茶常有弄錯,某些食物明明已賣完但仍長駐餐牌,被稱為快餐的等二十分鐘也未有等等,都是每天上演的戲碼。

昨天外賣吉列魚柳沙律,落單阿姐落錯單,給我一張手寫小紙條,被樓面阿姐甲弄丟了,讓我拿著號碼牌空等了二十分鐘,期間還被樓面阿姐乙稍為質疑我混吉。雖然沒有當場發火,但在回辦公室的途中,還是忍不住罵了一句「你老闆」。

等候或者努力嚼碎食物的時候,也會出現一些為阿姐們辯解的念頭,譬如承辦商選用一些故作提升效率但容易失去控制的電腦系統,即叫即焗實情是即叫即整先焗,工作時間覆蓋星期一至日的早午晚餐時段,再要面對一堆比我更串的同學,和不諳粵語的交換生(聯合書院國際化!),真是人都癲。再想下去,為什麼我要將消費者的位置高高置上?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