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至今二十八年,在這二十八年間香港可謂風起雲湧。由反國教到佔領運動,由佔領運動到本土思潮,我們一班同學正正在這個時代長大。

實不相瞞,當學期陸陸續續結束,距離六四特刊送印還有大約兩個星期,我們一班同學對六四其實亦未有很統整的想法。我們的討論中反覆出現一個關鍵問題:六四跟我們的關係是什麼?六四跟當下的關係是什麼?對於近年有人指「與六四愈走愈遠」,這種想法其實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我們知道的都太少了。

可是,在字海不斷爬梳的過程中,我們看見了六四在燭光、屠城以外的部分:包括八九年香港由一聲春雷打開的民主大門,港人美麗的精神面貌;把六四屠城放諸於改革開放的脈絡,坦克壓過的不只人民,也是一條以犧牲換取國家穩定的「康莊大道」。凡此種種,有過去的六四紀念裡都鮮有被提及。

因此,我們這本特刊主要想指出一點:關於八九六四,我們還有更多需要記起,還有更多需要討論。遺忘從來都不是一個選項,因為傳統的鏈條需要以記憶,一代傳一代。但是,在傳遞記憶的過程中,我們必須再一次探索自己與記憶的關係,我們不是憑空出世的新生命,而是一個與過去緊扣的集體。

當年《絕食書》寫道:「死亡,在期待著最廣泛而永久的回聲。」這響回聲,至今仍然在等待我們相認。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