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書》:「請你們不要忘記,我們追求的絕不是死亡。」

六四,正如梁文道所言,是香港人的一次集體心理創傷。如若抽空歷時兩個月的本土民主運動,八九民運的紀念只能定格於天安門前屠城一夜,將離不開悼念與平反。重塑香港六四本土的歷史脈落,是要在創傷與死傷畫面的重覆中,重提六四運動裏港人所展示對民主追求的未竟之志;以及一度因事變而歇止的潛在政治力量,將成為香港本土重要的民主啟示。

 

 

20-22/4:
(中)新華門流血事件及官方悼念胡耀邦儀式

 

 

26/4:
(中)中央發表四二六社論

(港)記協對新華門流血事件的回應以及「四五行動」成員靜坐
4月20日,香港記者協會要求新華社解釋記者被毆打事件。4月22日,中央在悼念胡耀邦的儀式上冷漠對待三名哭跪在人民大會堂前提交請願信的學生。同日晚上10時,20多名「四五行動」成員在天星碼頭靜坐,表達對北京政權的不滿。零星的回應為香港在八九民主運動中一連串的參與揭開序幕。

 

 

4/5:
(中)五四遊行

5-4_in_beijing
北京天安門五四遊行中,有逾10萬人參與,當中除了有來自北京以及其他地區逾52所高校約8萬名學生參與遊行外,10多名來自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亦參與其中,並將早前在校內籌得的1萬港元送交「高自聯」作經費,表達對北京學運的支持以及對民主自由的訴求。

(港)遮打花園五四集會
Scan 10-2


 在香港的五四集會上,5,000人聚集於遮打花園,由中文大學學生蔡耀昌主持。當日3,000名大專生,各自從校園出發遊行至遮打花園集會,與在場逾2,000名市民一同聲援中國學生反貪腐的訴求,支持八九北京學運。當中有不少剛下班身穿西裝的上班族參與集會,是殖民時代中十分罕見的集體政治參與。這場紀念五四運動70周年的集會,更是香港史上最早一場支持中國學運的大型集會,亦奠下遮打花園作為香港其後集會的熱門地點的基石。

 

13/5:
(中)絕食

20
無限期絕食正式開始,北京超過三千名學生參與。

(港)市民學生絕食以及籌款
與此同時,20多名「四五行動」成員以及市民開始在天星碼頭絕食,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代表則在灣仔新華社門前發起絕食。5月14日, 香港學聯代表抵達北京支持絕食學生,並把籌得的14萬「中國民主基金」交予北京學生。基金在5月中更籌得600多萬,聯同由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的120萬捐款一同送交北京絕食學生。絕食後期,香港所募捐的資金,在足以迫使學生撤離廣場的財政危機之節骨眼上十分關鍵,使北京留守者得到身心兩方面的幫助,民運得以延續。

 

20-27/5:
(中)戒嚴

(港)「五。二一」百萬大遊行、文匯報開天窗

Scan 15
5月20日的凌晨,當李鵬在北京下達的戒嚴消息傳下,香港新華社門外就有四萬名學生和市民頂著8號風球遊行。在狂風暴雨下,只要打一通電話,的士司機便義載當時在宿舍的中大學生前往遠在跑馬地的新華社,並堅決不肯收學生車錢。

5月21日,100萬香港市民兵分多路匯集遮打花園,環市遊行,最後到達跑馬地馬場集會;被當時的文匯報形容為永誌香港史冊的光榮日子、港人自開埠以來覺醒的重要標誌。當日,香港人更擺脫只顧賺錢,「馬照跑,舞照跳」的殖民思想,短暫「解放」馬場成為政治示威場所,以司徒華為首的支聯會在馬場宣布成立。

5月22日,《文匯報》歷史性開天窗,以「痛心疾首!」四字作為當日的社論。華潤員工會更破天荒登廣告哀悼死難者,這些親中共的中資企業的員工即使面臨被解僱的壓力,也要發聲聲援學生。

5月27日,「民主歌聲獻中華」演唱會在跑馬地舉行,香港歌手藝人如梅艷芳、劉德華、Beyond等皆參與表演,逾五十萬名市民到場支持,籌得過千萬捐款。支聯會隨即再於5月28日發起「全球華人大遊行」以響應北京學生的訴求:反對專政,保障人權。當日遊行有逾150萬人參與,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具規模的遊行,更是港人政治覺醒的里程碑。

 

6/4:
(中)血腥鎮壓

(港)全城哀悼
在電視機前目睹六四屠城的港人在下午紛紛湧上街頭,逾十萭市民穿白衣、黑衣和深色衣服,手纏黑布參與當時在新華社附近的跑馬地馬場舉行的「黑色大靜坐」。在靜坐舉行前,地鐵列車、的士、路上行駛的汽車皆響號一分鐘,當日不少汽車都在天線上綁上「國殤」的布條,哀悼六四死難者。

 

6/6:
(港)碧街事變

17
凌晨1時,油麻地旺角彌敦道一帶發生了一場騷亂。70多名持雙程證來港人士臂纏黑絲帶作記認,於碧街附近聚集,其間有人投擲玻璃樽、放火燒車、衝擊商舖,騷亂範圍一路擴散,在街上聚集了近七千人。這場騷亂有指是中共派人搞亂香港,更迫使支聯會取消當日150萬人遊行,亦叫停了原定為全民罷工、罷課、罷市(三罷)的六四死難者悼念活動。騷亂最終令港人錯過了香港社運有史以來首場聚集各行各業、不分階層、不講左右的民間運動。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