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Sean
20770199_532088573797305_9000983463539025311_n
人病了,會想有人關心。社會病了,想有人關心卻無人理睬,十分可憐。一班中大人就 成立了「睇政」,並設立了 Facebook 專頁,希望透過介紹政治和社區兩方面的相關 知識,令不關心政治的人關心政治。我們訪問了他們四位成員。


因上莊成為朋友 因釋法成為戰友
「睇政」是由十二個前政治及行政學系系會幹事組成,但直到落莊他們都未有成立「睇 政」這個念頭。這個想法要到去年十一月人大釋法才出現,「嗰時我哋唔知自己可以做 啲咩嘢,面對一啲好無奈嘅事情。我地就萌生咗呢個諗法(將政治帶畀更加多嘅人)。」

釋法後,他們第一件做的事,是在中大派發傳單和「嗌咪」解釋人大釋法一事。「嗰 時我哋咩都未準備,就整咗宣傳單張喺學校派。我哋喺每個書院,貼哂喺人哋房門口, 務求令所有人都唔好有藉口睇唔到呢一樣嘢(人大釋法)。」 之後,經過一段停滯不 前的日子,到學期完結,終於了解彼此的想法,才開始籌備「睇政」。

最後決定成立「睇政」,是為了擴闊公民社會對政治的了解。他們認為,Facebook 上 的媒體大多處於兩個極端:「一係就好深入,好似端(傳媒)嗰啲咁,我哋讀過少少都 未必明;有一啲就好流於表面,流於抽水式嘅,好似 100 毛嗰啲。」故此,他們希望 能夠建立一個平台,深入淺出,運用淺白的語言和例子,解釋深入的東西,使平時不接 觸政治的人難以認識。

seepolitics_1
走出體制 走出限制
對比以前系會的工作,他們更喜歡現時所做的事。往時,他們因為怕出錯,只會跟著傳 統辦事,沒有太多發揮空間,「做好多嘢都係前面嘅人(上莊)話畀你知佢地會做啲咩, 我哋要點樣做,少咗個自主性。」擔任系會幹事時,他們想做一些帶有公共意義的事情, 但他們需舉辦的大部分活動,如送舊,都是聯誼性質。因此活動過後,他們並無太大 滿足感。相比之下,現在他們做的每件事都是自己想做的。除了可以自由選擇工作內 容,他們亦可選擇工作期限,可以做兩個月就放棄,也可以做一輩子也不放棄。他們 Facebook 專頁的對象不限於中大學生,而是包括所有年青人。在體制外工作令他們多 了很多自主空間。

在系會工作期間,每個活動他們只會舉辦一次,因此並沒有改善的機會。事實上,當時 他們有舉辦過一些帶有公共意義的活動,如選舉論壇,但因效果不理想而感失望。離開 體制後,他們可以屢敗屢戰、愈戰愈勇。「呢家我哋出完啲嘢無人睇,我哋可以調整下 次出嘅方法,我哋有空間去改同埋去試。系會上莊就係做嗰樣嘢,做完就完㗎啦。」

他們決定不在體制內做事,一部分是由於系會的莊務包括麻煩的行政事務,這花了他們 不少時間。「上莊嘅時候搞份諮文,跟住又要 Reg Soc(註冊屬會),Reg Soc 搞咗 幾個月。」
seepolitics_2

脫韁之馬 依靠自己
然而,身處體制外令他們面對一些挑戰,資源就是其中之一。想印傳單,成員要出錢;想帖子可以讓更多人看到,成員又要 出錢。「有時你見到嗰個post好似幾好反應,咁你就會諗下不如賣下廣告。」幸好所需的金額並不大。另外,由於沒有會室, 他們需要每星期到 Starbucks 開會。經常去同一間 Starbucks,連員工都認得他們,請他們吃月餅。

另一方面,沒有上莊的幫助,許多事情都要經過自己摸索才知道如何做,專頁亦因此未有明確方向。「我哋呢家重係處於觀 察嘅階段,咩都會講下,搞笑啲或者短啲長啲都會試下。其實我哋都係睇緊觀眾嘅反應。」而且,由於他們不需要向任何人 負責,惰性令他們偶爾會推遲出帖子,有時內部溝通亦出現問題,會「已讀不回」。其實他們的專頁之所以這麼遲才成立, 有部分亦源於這種惰性。長遠而言,這個專頁如何傳承下去,他們仍然在商討。


改變人 更改變自己
這班中大人的目標,是令不關心政治的人關心政治,但怎樣才算達成目標呢?「我想(讀者)由一個完全唔鍾意政治嘅人, 去到佢開始慢慢去睇下多啲時事嘅嘢。如果佢本身係關心時事嘅,佢就再進一步(了解)。」

「我哋做呢樣嘢(「睇政」),我哋想人關心啦,但其實同時我哋亦都更加關心。」這個組織為他們帶來了不少難忘的經歷: 有成員為了出設,實習時要放下上司交託的工作,設計帖子的貼圖;又有成員要出賣自己的面子,被別人拒絕,「你隊支咪 畀人(做街訪),無人理你。去派宣傳單張,佢唔理你。」這些經歷改變了他們的性格,有成員就因為嘗試派傳單工作而變 得大膽。他們在網上發表文章,自己的知識水平和寫作技巧亦有所提升。

seepolitics_3
臨別寄語
訪問尾聲,各成員留下說話給大家。一位成員相信:「只要想做而又肯踏出第一步,一定可以做得更多。」又有一位成員認 為,目標不一定需要透過體制內的途徑達成:「唔好畀啲好現實嘅東西限制咗你。你未試過嘅話你唔會知。」另一位成員就 希望大家不要輕易受他人影響,有時要堅持信念:「你覺得啱嘅就去做。」還有一位成員認為雨傘運動之後,許多人都感到 十分無力,但他覺得理想社會依然需要爭取,這亦是他成立「睇政」的原因。他想了良久,說道:「唔好覺得絕望。」「我始終相信有人嘅地方就有希望。」除此之外,「睇政」仝人亦提醒大家,快點讚好他們的專頁。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