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漠

阿 Ann,本名李彩娣,在中大學生會幹事會內,協助中大 學生會及代表會處理行政文書聯絡等工作。如果你是屬會成員,大概也會找過她幫忙註冊屬會、預約場地等。她待在前 台工作了二十七年,今年五月她決定離開中大,或者會離開香港。趁她還未離港,我們跟她聊了一個下午。

 

 

跟學生共度的歲月

來學生會之前,阿 Ann 在琴行工作,某天讀報看到中大學 生會幹事會招聘便來應徵。那是 1990 年 3 月,六四後的那 年。那時幹事會會室還不是在這個位置,而是現時女工和學 生活動中心那邊。當年的情景她還記得很清楚:「那時來面試和兩位幹事談天,大家很投契。那個年代他們都很熱血, 而當時我的信仰也有很多理想和熱誠。我跟他分享我的理 想,他們又跟我談他們的理想,最後談了兩個多小時才離去,因面試的人多,他們叫我等消息。」她說起這段往事時眼閃著亮光,顯得特別愉快:「之後一個星期二的黃昏,我接到他們的來電說決定聘用我。」二十幾年後,她 對那個畫面仍歷歷在目。她初時在福利品部工作,不到一個月,因會室同事離職,便轉到會室做行政助理。

1989 年六四事件過後,面對九七回歸,中共「收返」香港的大限,很多香港人為了尋求更為安定的生活紛紛移 民。當時中大學生會亦積極參與支援工作,投入學運。我們不禁好奇,那時六四後,阿 Ann 沒想過要移民嗎?為 甚麼她還會來一般視作「搞事分子」聚集地之一的學生會工作?「移民是有想過,但始終我們的根在這,所以不會走。」「六四那時我也有出去,所以到 90 年來工作時很明白學生的行為,很支持他們。」

雨傘運動期間,中大學生會亦自然成為其中一個攻擊對 象,那時收到很多滋擾電話,「有好些人打過來罵,那我就由他罵,並禮貌地回絕。」幹事會會室旁的學生活動 中心則成為後勤中心,不少同學在那通宵達旦地工作, 阿 Ann 憶述:「他們有些會在活動中心留守。那時感覺 很切身,因為自己也有參與,會覺得跟他們共同進退。 看到同學們很熱血自己也很感動。」
樓上的大學部門 OSA(學生事務處)曾經邀請過阿 Ann 跳槽,「那時候轉部門很容易,不像現在那麼多制度。 不過我還是喜歡學生會,自由些嘛。」「我做學生會是 希望自由些,如果需要照顧兒子便能離開。」不過,即 使有兒子,她還是留下來繼續做。「當時沒有想過要做 這麼久的。」她帶著笑意,說:「九幾年時我因為兒子 常常生病試過請辭,那時學生會便留住我。跟先生談過 後便決定找外傭照顧,決定留下。」

兒子出生後有時會跟著阿 Ann 上班,「不知是不是受到 這個地方氛圍影響,他很小便喜歡看政治漫畫、關心時 政。」她笑笑,說:「我自己在這工作後,政治觸覺 也較敏銳,會關心時局。」佔領期間,她和兒子也會出 去,出錢出力參與。


回望與變遷
問及廿多年在學生會工作的感受,她說:「很開心工作 伙伴(幹事)都是很熱血的。幹事會的同學都是關心時 局、關心社會、有正義感的,我很欣賞他們。」最深刻 是 89 年後,每年春夏之交幹事會會室都會收到很多電話 查詢學生會會辦甚麼活動,「七一時也會打來,但現在 幾乎都沒有,或者是有其他消息來源吧。」她說時顯得 有點唏噓:「與 90 年代的幹事同學很 friend,有幾屆 曾到我家燒烤聯誼,跟現時的關係就比較淡薄。」不過 偶爾阿 Ann 與現時的幹事也會一起吃飯聯誼。歷屆很多 幹事聽到阿 Ann 離職後,也紛紛回來找她吃飯、敍舊、 關心她的情況,「他們還說要給我『擺返幾圍』,咪搞! 我最怕這些場面!」

過去二十多年學生會也經歷莫大的變遷。九十年代時, 幹事會、學生報、國是學會是范克廉樓其中三支社會 政治關懷較濃厚的學生組織(其時校園電台仍未成立)。 不少同學會上完幹事會後上報社,甚至在三年分別上這 三支莊,因此三莊關係緊密。後來幹事會好幾次斷莊, 加上各種原因,三莊間的連繫便趨淡。到上年,兩支政見立場相異的內閣「煥然」和「星火」撼莊,角逐中大幹事會 之位,結果後者勝出。「今次撼莊跟以往不同,那屆幹事離任交替時像生離死別般,有時他們關心職員也不會進會室,只在福利品部聊幾句就離開。」阿 Ann 臉上滿是唏噓與不解:「以 前舊人有時回來也像回到自己的家,但現在好像真的劃清界線。」談到近年幹事會,她也補充幾句:「不過那一年的莊對我們(職員)也不錯,福利品部增添的貨品也很受同學歡迎, 很好賣。同學多了進來學生會,職員也高興。」
離開,為了理想
「這年來我想要離開的念頭愈來愈強。」幾個月前,阿 Ann 下定決心提早退休。「如現在不走我就不想再變動。」她很確 定。「我自己有個心願是,我們的教會在一些不同的地區、落 後的地方開設孤兒院、學校等等。而我自己也想出到海外去幫 人。」阿 Ann 自三十多年前開始信奉基督教,熱心參與教會 事務,也在那認識丈夫。「所以想要停下來,怕自己再過一 段時間便會『冇火』。我也很想改變現在的政局,但心靈上的 改變更為重要。例如從心靈上去幫助一些家庭,對他們的意義 可能更大。」

阿 Ann 在中大學生會 一個緊扣香港政局的學生組織工作 了二十七年。她所做的工作不是行動與決策,但在這個位置也 是一路默默地付出,一路見證中大學生會的變遷。問過幾位曾 在幹事會工作的朋友,他們說對阿 Ann 的印象都是自律、友 善、投入工作。二十七年,中大與學生會,外都經盡風雨。 最初邀她進行訪問,她謹慎地考慮了幾天才答應我們。訪問 時,問到某些問題也點到即止,然後是一小段靜默。大概二十 多年的記憶與情感,當中的矛盾與複雜,實在難以言說。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