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是死亡月份,不論是剛在報架上取閱《中大學生報》的你,或是坐在電腦前愁思著期末功課和一月稿題的我們,似乎都被功課、期末論文、期中測驗弄得不可開交。這本十一月號,其實就是我們一眾編者在這個痛苦的狀態下完成的。比起風起雲湧的九月,十一月看似政治上風平浪靜,一切好像歸於平常,這段苦悶和鬱躁的日子,正是大家沉澱和反思的時候。民主牆事件看似已經丟淡,但背後的中港學生矛盾和壓迫的來源卻沒有得到充分思考。另外,社會上也有不少值得深入討論的事情,但輿論往往流於浮泛,例如中史成科的背後是否有更深刻的思考?巴士車禍的背後我們可否看得更宏觀?另一方面,我們一眾編輯希望將主流忽略的聲音和討論帶進刊物,如施政報告真的只有交通津貼值得討論嗎?大家在討論加泰隆尼亞獨立的時候,大家會否知道在地球的另一端,同時有一個為自主奮鬥百年的民族?

 
或許今期的文章不盡人意,又或者未能挑起大家的興趣,但比起這些,最後,還是希望本刊能為你提供一點常規、主流外的思考,或者重新引起大家對於邊緣議題的關注。當然,筆者在構思稿題的時候,經常在邊緣和大眾關注的事務之間徘徊,有時候我們應該回應主流、有時候又覺得發掘非主流更有趣。寫文章的時候,也擔心會否流於單一或平面,好像書寫庫爾德的抗爭故事時,筆者擔心會否忽略歷史的複雜性。又或者在我們審視校民主牆專題時,也會經常反問自己會否施加壓迫予一些本來受苦的人。

 

下筆至此,思源早已枯竭,又聞說伊拉克北部的庫爾德區發生地震,希望當地的庫爾德人可以平安吧。最後,還是希望警醒自己,不要忘掉寫作的熱情,緊記自己原來寫作的目的和意義,也希望這本刊物可以為各位提供一點不一樣的視野。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