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難相信,當火車站外的民主女神像換上一塊寫有百多名政治犯的橫布時,香港已經打開了一本只會遞增、不會退減的名冊。很難想像當我們編輯這一期刊物之際,身陷囹圄的眾人過著怎樣的生活。

我們習慣用「時代」這些看似很大的字詞,但它們總是以急速得令人手足無措的姿態開展,一夜間,又換了一個境況。

如今身陷囹圄都是曾經一同參與社會運動的朋友,在吳亮星粗暴「剪布」時我們用盡綿力嘗試打開一道緊閉的門,在政權猛地落下一道阻隔的閘時我們在煙霧裡舉傘行走……只是現在有些人在獄,有些人如我們您們,在獄外揪心緊緊。

「如何是好?」幾乎成為了時代的問句,想要用力的時候頓覺無力,結果落得氣餒收場。但如果您還記得獄中人的說話,尚有自由的我們,得替暫別一刻的他/她們多努力幾分,氣餒過後,必得花更大力氣背上別人的包袱。

所以《中大學生報》這一期刊物並不止於政治犯一個議題,我們書寫於主流與邊緣議題之間,呈現政治生活的可能與多元,在校園範圍亦著墨不少,嘗試提供一點細節上的線索——我們相信,閱讀可以帶來沉澱,而沉澱則能讓我們看見細節裡的問題種種,以至可愛得叫我們不得不細心留意的部分。或者,我們會發現生活裡的自由其實並不全然,民主、民生環環相扣,當我們發現,才是一切的開端。

封面裡那遮了半邊臉的男孩不是誰,就是您您我我,而他的眼神又是如此堅定,死盯著他方。民主是否必勝?畏懼可以全無?當我們真正成為一個集體時,才有答案。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