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雷恩
文:雷恩

「昨天我和 30 名食素的動物保護者在 Paisley 的 vigil 目送牛羊被送到屠宰場。」
「每秒全世界就有 4000 隻豬被屠宰。而香港人單日已經消耗 4000 隻豬。」
「Hi !今次跟大家講講我們餐碟上豬肉的故事。」

這是純素食者一芯在 Facebook 專 頁 -- 一芯 OneHeart Illustration 上的日常。而她這有關純素生活、動物解放的專頁至今已累積了 4000 多個讚好。 很難想像,眼前這位年僅二十歲,在歐洲推動動物權益和素食主義、全身散發斑斕色彩的女孩,曾經也是我們身邊的同學。放眼其他國土,意大利北部大城市都靈(Turin) 的新市長 Chiara Appendino 宣布其首要工作之一,便是要降低市民的食肉量,以打造意大利首個 全面推動素食的城市。也難怪一位名叫 Ajit Niranjan 的記者曾說:「現在到了各個城市都來談談吃肉問題的時候了。」

BEING VEGAN IS THE LEAST I AM DOING FOR OUR MOTHER EARTH

肉食者如你我,也許對素食者這個群體感覺陌生。「素食者選擇食素可以是基於不同原因的,大概可以分為四個因素:宗教、健康、環保和動物權益。」宗教原因不難理解,但事實上,無論在歐洲抑或是香港社會,宗教原因以外的素食者並不少見,市面上亦越來越多餐廳有專門為素食者提供的套餐,甚至純素食餐廳也漸漸普及。

有的人則基於健康或保持體重的原因選擇食素,認為不吃肉對身體更好。早在去年 10 月,世界衞生組織(WHO)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發表報告便指出香腸、煙肉、火腿等加工肉製品會增加患癌的風險。

有關環保,英國倫敦智庫「漆咸樓」 (Chatham House) 於 2014 年的一份報告指出,「與其他行業相比,人們往往更容易低估畜牧業對氣候變化的影響」。個人在飲食領域上實踐環保,有助於紓緩農業和食品生產所造成大量温室氣體排放量。

出於動物權益的角度,素食者認為「肉食就是謀殺」,一芯作為維護動物權益而選擇素食的其中一份子,過往曾在香港發起一個名為「救救港豬」的行動,透過組織參加者目送豬隻被送到屠宰場宰割的過程,喚起人們對動物權益的反思。根據美國農業部數據,香港人均豬肉消耗量長期都在全世界排列最高。「豬其實與狗一樣聰明,牠們能夠感受痛楚,不應該被視為食物。」我們吃豬肉,卻不會吃狗肉,這難道不是赤裸裸的社會 建構嗎?而這些對於自己飲食的反思卻是我們所欠缺的,亦正如一芯反問:「為什麼有些動物能夠吃,有些動物不能夠吃呢?為什麼我們在學校被教導要尊重野生動物,但忽略農場的動物呢?」

純素食主義?奶素主義?還是蛋素主義?

關於純素食主義,一芯亦坦言曾經接受不少挑戰。例如食菜其實會不會如同食肉一樣殘忍呢?我們同樣剝奪了植物的生命,又算不算是侵害了植物的權益呢?而一芯就認為植物與動物有別,雖然植物被切開時同樣有汁液(如動物的血液)流出,但植物沒有腦袋亦沒有認知系統,不會感受到痛楚,因此並非一個殘忍之舉。

面對是否應該飲牛奶、食雞蛋這些動物副製品的爭議,一芯就有以下的解讀——

有關飲牛奶

一芯解釋說,我們每天喝的牛奶來源於牛媽媽,而要令牛媽媽有牛奶供應,成為乳牛,必須令牠受精。而在工業中的人工受精充滿暴力,形如對母牛的強姦。其次,當母牛受精產子後,工人會迫使母牛與牛寶寶分離。母牛是具有智商的生靈,在這個過程中會流下眼淚。在工業生產下,每天4至5次的自然揸奶過程濃縮到只有兩次。在過度負荷的情況下,母牛的乳房多半會發炎以致我們日常飲用的牛奶即使經過過濾,仍然會有血和膿的成份存在。牛一般在自然界可以有20年的壽命,可是在工業下的乳牛卻只能活到五歲。

有關食雞蛋

若說飲牛奶是對生命的掠奪,那麼食雞蛋就是人類對自然的剝削。一芯補充說,我們每天隨手可得的雞蛋背後涉及一個複雜且勞動密集的基因操縱。野生的雞隻其實每年只可生產10至 15隻蛋,但工業中的雞經過基因改造過後卻可每年生產高達 250至300隻蛋。每生一隻雞蛋,雞媽媽需要動用全身10%的鈣製造蛋殼,如此大量的生產將導致母雞出現骨質疏鬆、骨折等問題;對子宮負荷之大亦令不少母雞患上輸卵管腫瘤。而雞隻被飼養於層疊籠生活,更是十分不人道和不衛生。美國農 業部更不認可商業以「健康」、「有營養」、「安全」來標 榜雞蛋出售,足以證明雞蛋真的不如我們想像中的有益、衛生。

你可以不認同以上這些不吃肉或動物副產品的論述,但社會上的確有一班綠色時代的抗命者,透過素食,用同理心抗制血腥的暴力,播下綠色的種子。假若你願意聆聽,至少,你能加深對食物背後故事的了解。

更多資訊可瀏覽一芯的YouTube頻道和
Facebook專頁:一芯 OneHeart Illustration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