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

10月起,哥倫比亞反對派武裝民族解放軍 (Ejército de Liberación Nacional,ELN) 落實停火協議,準備與政府談判;加上去年另一武裝反對派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 (Fuerzas Armadas Revolucionarias de Colombia, FARC)與政府達成和平協議,這場拉丁美洲歷時最長的內戰有望告終。半世紀內戰造成22萬人死亡,700萬人流離失所,國際社會和哥倫比亞民眾都憧憬和平的降臨。不過,促成武裝組織崛起的土地分配不均問題,半世紀後未見改善,反而比以前嚴重,加上國內仍有不少大地主、跨國企業、毒梟的準軍事組織,成了追求和平背後的隱憂。

哥倫比亞的歷史創傷

上世紀,暴力圈地時有發生。大地主隨意霸佔農地,將農民趕離家園,他們成立的武裝組織更大規模屠殺農民。同時,哥國的政治由代表權貴階層利益的政黨把持,農民在政治制度無法發聲,因而轉向支持訴諸武力。

在這背景下,60年代崛起的ELN和FARC以貧窮農民利益為號召,對抗大地主、跨國企業的壓迫,希望奪取政權,建立社會主義分配制度,當時得到了蘇聯的支持。

冷戰結束,蘇聯解體,ELN和FARC失去了最大的支持,為維持財政而轉投跨國販毒活動,綁架商賈、政要,換取贖金,更不時牽連平民。他們漸漸變成世人眼中的恐怖組織,被民眾背棄。

但走到這一步亦不獨是他們的責任。80 年代,FARC曾與政府達成停火協議,改組政黨參政。但隨後大批黨員卻被販毒集團及政府暗中支持的右翼民兵屠殺。幾年間FARC幾千人被殺,參政願望落空,唯有重回武力革命路線。政府的行動也令戰爭的死傷更為慘烈,為了切斷反對派在農村的支持者對其的支援,政府軍及右翼民兵隊暗殺不少農村運動成員,甚至出現 過屠村等罪行。2002 年上台的總統烏里韋 (Alvaro Uribe) 更採取鐵腕鎮壓,但凡懷疑和反對派武裝組織有關的人統統被殺掉,大量哥國人民死於非命。

和平背後的隱憂

今天反對派和政府都不願戰爭再持續下去,但促成這場內戰的結構性因素卻仍然存在,大地主和跨國企業的勢力未被撼動。樂施會2016年的統計指出,哥倫比亞是現時拉丁美洲土地分配不均最嚴重的地方,約1%的農地持有者掌控了81%的農地[註 1]。過去幾屆政府多被視為權貴階層的化身,只想維持特權階級利益,更曾修例容許土地使用者在使用土地5年後,變成該土地合法持有人,變相助長地主及企業暴力圈地的行為[註 2]。

因此,即使武裝組織解甲後,國內仍不時發生衝突。大地主和企業掌控龐大軍事力量,又能循政治制度影響政府施政。現任政府雖承認土地分配不均是哥國矛盾根源,願意進行土地改革及再分配,但偶爾還是會以保護私有產權為由,對付參與土地運動的群眾。過去幾個月,哥倫比亞的Cauca Valley內,原住民Nasa族嘗試佔領地主和企業的農地,剷走他們的農作物,與防暴警察及私人武裝組織爆發衝突。此舉是為了重奪上個世紀被搶走的土地,而這不過是國內眾多抵抗運動中零星的一例。

哥倫比亞的動蕩,毋寧是一場窮農、無地者跟政商團體的角力。資本的貪婪激起受壓迫者的反抗,土地分配問題一天不解決,衝突仍不會休止,甚或有一天受壓迫的人將再次武裝起來。

註1:”Colombia’s challenge: addressing land inequality and consolidating peace” , Oxfam.
註2:《哥倫比亞棕櫚油業的代價:用迫遷、屠殺、綁架打造的「黑暗天堂」》,關鍵評論網。

圖片來源:flickr,https://www.flickr.com/photos/policiacolombia/5513315613/in/photolist-9pcbDK-fyRGLr-2Xj3bZ-fyRHZR-6VwfAU-4SX7hW-7aMAnU-7aHLiz-73LmXr-gNGqhN-S3T39Q-nfdgSq-o8gC8N-gNFQEW-fyRJV6-73LkqX-73LksT-73LsS6-fyRK1r-73Qhso-fyRJMk-8dPSNK-i8gHoM-7kuGP8-gNHhbn-nkFfK4-niCmQ7-gNG885-nwrwgq-cTbM8U-fz71dd-73Lkdz-73LkkK-73Qp8C-niCkTN-73Qhqq-V5HCTR-fyRKMX-UG9uXN-fz73SC-ostbtA-73Lku4-73Lspn-niULXM-73Qhe9-o86ATa-nQVoHR-gNFYz4-U1AdsA-exMmRC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