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禮

1533年,英格蘭把肛交列為可處死刑的罪行。

1885年,英國刑事法例擴展至包含接近所有男男性行為,刑罰降至最高監禁兩年。

1967年,英國的其中兩個構成王國──英格蘭和威爾斯,終於非刑事化男子間的私下性行為。

每年三月的第二個星期一是英聯邦日(Commonwealth Day),不少前英國殖民地和保護國都會慶祝。香港於主權移交前,這一天更是學生哥難得的假期。但談到一眾英聯邦國家,卻不可不提其前宗主國恐同法律的悠久歷史。

哪些地區仍留有恐同遺產?

不少殖民地的法律系統和條文,都是參考英國而定,恐同法律便連同砲艦於世界各處落地生根。今時今日,在53個英聯邦成員國當中,仍有37個保留同性戀刑事化的法律,繼承了英國以前懲罰男男性行為的做法。最高可判終身監禁的地區包括孟加拉、巴巴多斯、圭亞那、巴基斯坦、塞拉利昂、坦桑尼亞和烏干達。在尼日利亞北部及汶萊,男同志更加可被判處死刑。

就算不用處死或終身監禁,恐同法律仍使同志的人權受損。例如在深受西方文化影響,被香港人處處作比較的新加坡,雖然該法例早已多年沒有被執行,但畢竟仍屬明文禁止的罪行,理論上最高判監兩年。而且當地政府對社會運動十分敏感,當地人只能聚集於芳林公園舉行Pink Dot以作溫柔的抗爭。可惜,近年就連外國人亦被禁止參與Pink Dot集會,新加坡的同志運動可謂寸步難行。

1960至80年代期間,英國國內就同性戀非刑事化修改法律。但經過上世紀戰後的脫殖浪潮,不少前殖民地早已獨立成國,自然沒有隨同英國改動法律。香港則算是「幸運」的例子。因為根據原本法例,男男性行為者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1980年,同志督察麥樂倫身中五槍死亡,案件一直未查明屬自殺還是他殺。不過,事件引起針對警隊內部調查同志的爭議,經過多年討論,立法局終於1991年通過議案——男男性行為不再是刑事罪行。當年其中一個支持非刑事化的論點,就是香港應該快點跟隨宗主國更改法律規定。

「保障同志人權」是否帝國主義?

近年,保障同志人權於歐美地區彷佛是理所當然,英國保守黨政府亦不得不回應民間呼籲,嘗試利用外交影響力,逼使前殖民地改善同志待遇。前首相卡梅倫就曾經聲言,領取英國經濟援助的國家,應該履行尊重同志的人權責任。非洲國家馬拉威曾因監禁一對同志伴侶,最後被英國暫緩經濟援助。

然而,英國將同志人權列為經濟援助的前題,令不少前殖民地人民擔心「帝國主義重臨」——西方國家利用經濟影響力侵蝕當地傳統文化。由於當地人民深受殖民時期宗主國的傷害,他們對西方國家的意識形態有強烈的歷史陰影。有評論認為,當地政客以「守護傳統文化」為名包裝對同志的殘害,為反同政權提供民粹基礎,用以突顯領導人強硬的反殖風格。

換句話說,如果英國真的扣起經濟援助,便變相推高反同政權支持度。但如果照樣提供援助,則變相資助反同政權欺壓性小眾,定遭英國國內民意攻擊,正所謂「畀又死,唔畀又死」。

而且,有些非洲國家的恐同法律已經被遺忘多年,但近年西方國家以金錢資助當地同運團體,反而激起當地人民不滿,認為同志團體與外國勢力勾結,「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反而使當地同志受到更暴力的對待。

要回應「同志人權是新殖民主義」的輿論,有學者指出,同志團體應向民眾強調,反同法律是殖民宗主國留下的歷史遺產,亦應同時研究當地被殖民統治前,同志社群被接納和容忍的歷史。例如,有非洲國家的傳統信仰認為男男肛交具神秘力量,能增加農作物收成和驅鬼,「斷袖分桃」的故事亦於華人世界流傳至今。就算同性戀不被主流價值接納,亦犯不著被殘殺和囚禁。

後記:誰才是西方霸權?

香港近年有保守人士指,同志運動是性解放的西方霸權,荼毒和污染華人傳統家庭價值。其實,由西方傳入的福音派教會,才是反同聲音的最大推手,一夫一妻制亦是港英殖民地政府確立的。由是觀之,究竟誰才算是站在西方霸權的那一方呢?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