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藍色眼淚

第二章

「抱歉。是不是問了奇怪的問題⋯⋯我只是覺得你會有特別的答案。」

「嗯……你是……?」千凡想不起來,只覺得這個帳號名稱似曾相識。

「哈哈,原來你已經忘了啊⋯⋯我是張子霖。那天中大邱比特的那個男生。」子霖的話語中隱約帶點失望。

「啊!不好意思,我沒反應過來……」千凡沒有想過兩條平行線竟會有相交的一天。她老早就習慣了那些無疾而終的再見。太多期望只會換來更多的失望。

「那麼你……有答案嗎?」子霖很想知道,這個女生是不是有點不一樣。

「大學就只是個車站而已。大家為了利益或短暫的快樂而聚首,又因為失去利益和快樂而分開。大學真的沒甚麼特別,沒甚麼好討論的。」

「我沒有想過你眼中的大學這麼功利,這麼讓人難過。」子霖回顧自己的大學生涯,也好像只有玩樂的片段,交心的朋友始終不多。

「你呢?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大學是個多姿多彩的地方,不同的人在這裏奮鬥,互相砥礪切磋,努力實現自己的理想。像我吧,將來想做一個中文老師。」

子霖的滿懷憧憬,讓千凡看著覺得有點好笑。到底是該說他笨,還是太天真?

她記得自己當初和「大噢眉」在同一個房間聊天至深夜,也就是大家俗稱的「夜話」。那晚大家暢談了很多過去,好像彼此就是最了解對方的人,一起分享大學中很多新鮮的經歷。但是愛麗絲的夢是會醒來的。一覺醒來,大家上莊的上莊,住宿舍的住宿舍,說好的組聚總是遙遙無期。那幾晚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過。「奮鬥?互相砥礪切磋?」千凡只看到他們多姿多彩而又趨於糜爛的生活,對於GPA的討論是從來沒有過,更別說要一起努力了。連見上一面,更新彼此的近況都是近乎奢侈的願望。

「我們始終是不同的人。」

「不!」子霖見狀立即回覆道。「我覺得你心底裏還是有這麼一部分的。你只是習慣了武裝自己。」

「哈哈。說得好像你很懂似的。為甚麼要念中文系?不覺得很難嗎?那些『之乎者也』我是一點都不懂。」千凡覺得這個男生挺有趣。但她不想承認有個這樣的自己。有感情的人都是會受傷的。她只想趕快把這個話題帶過去。

「不會啊。讀作家的文字,是在讀作家的心。閱讀是與作者對話,也是與自己對話。」談起自己的專攻,子霖總是不自覺地微笑。這個女孩,感覺很可愛。此刻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笑哪一樣。是中文,還是與他對話的人?

本來是不打算找她的。畢竟兩人只有一面之緣,而且還是在這麼尷尬的節目上見面,貿貿然聯絡她,好像有點唐突。但是他碰巧在Instagram上看到她最近的更新:「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被大海分割。」他記得這句話。他在林詠琛的書上看到過。中學的時候因同班同學的推薦而接觸了相關的書,但中文老師又往往不準同學把這類型新作者的書寫進校本評核當中。他只好到處找那些甚麼君比的勵志書,在網上左抄右抄,然後亂寫一通,倒也過了關。可是始終只有林詠琛的書陪伴他度過中學最後的幾年,在他心目中留下了足跡。千凡的這句大概是出自林詠琛的《永遠の夏》。他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因為這句是書中的女主角所說的,男主角卻說了另外一句:「沒有人是一座孤島,所有孤島都被大海相連。」

這兩句恰恰代表了他們兩人截然不同的世界觀。書中的男女主角既相遇,而他和她,是不是會有命運交疊的一天?時間最後會給出答案。

你知道嗎?快樂和憂傷是一體兩面的,哭和笑的表情其實很類似。


本篇為連載故事,每期會於學生報出版兩個章節,網上版亦會定期更新,敬請讀者留意。

第一章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