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雪晴
訪:雪晴、知與誰同、Gillian

「一年之計在於春」,二月至四月的春季,中大的各種花朵應時開放。大家天天穿梭於中大,腳步總是匆匆,想來也鮮少有暇停步留意各種花兒草木。多次與花兒擦肩而過,心中也產生了許多疑問:究竟這些花的芳名為何?背後有什麼故事?照顧它們的園藝組又有什麼日常工作?為一探究竟,筆者邀請了在中大工作約三年的物業經理Chris和任職逾二十年的園藝經理莫先生,與他們暢談中大花卉與園藝組的二三事。

語杜鵑花

筆者發現在校園有一種很常見的鮮艷花種,有些白色的、有些粉紅色的,便不禁好奇:這花兒叫什麼?為什麼這種花兒會遍佈中大?一番查找後,原來它名為「杜鵑」。杜鵑隨處可見,特別在行政樓校巴站後的小斜坡,更種滿了四色杜鵑——白、粉紅、紫、紅——交匯互映,周圍環境添色不少。

「點解當初園藝組會選擇喺中大種咁多杜鵑呢?」,Chris解釋道:「因為杜鵑喜陰涼、花期長、常綠又可以紮根係石多泥少嘅斜坡上邊,適合校園環境。」莫先生補充說:「杜鵑花嘅歷史係咁多花入邊最長,大概七八十年代就有種。」杜鵑花色彩斑斕,Chris說其中最為特別的一種杜鵑便是映山紅了。

校園裏的映山紅主要由園藝組培植,它生長慢,木質枝條又易斷,種植成功率較低,即使是經驗豐富的工友也認為在培育映山紅時難度大且費時。 [1] 但也因此,映山紅在中大的眾杜鵑裏愈顯珍貴。而現時,我們主要會在崇基禮拜堂和行政樓校巴站兩處附近見到映山紅。
[1] 《二十一世紀中大的一日》,蔡悅君〈訪問園藝組深姐〉,2013年。

話從前事

說起這七八十年代就開始種下的杜鵑花,莫先生便提到了前輩游中驥先生。游先生是園藝組第一任園藝經理,他曾分享中大剛搬到馬料水時園藝組工作的情景:「除左崇基校園,其他從本部一路上去新亞聯合都因為係冇左泥土,咁變左係光禿禿個校園。咁我地種嘅時候咧,就要用風鑽打窿打落去幾尺深,然後再填泥。嗰時校園因為交通唔便,我地要徒步上山落山,出邊啲工作人員見到我地咁辛苦,好多都唔願意入嚟做。」 [2] 前人栽花種樹的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2] 中大視野,〈校園拓荒者〉,2015年7月23日。

待問及其他花卉,才知道許多花都是根據泥土性質濕度、本身觀賞度或是否常綠等特性,因地制宜地栽種了下來。例如邵逸夫堂旁的簕杜鵑和圖書館旁的噴泉廣場裏的小葉馬櫻丹,前者鮮艷舒展,後者花朵繁密,四圍的空曠環境適合它們伸展。花圃道旁的朱槿,枝莖修長,花朵大而搶眼,微微填補了一側斜坡與底下道路的落差。然而據筆者觀察,百萬大道旁樟木與羊蹄甲交叉種植,卻夾著幾株不見綠葉卻生黃花的樹木。莫先生解釋,為填補各處冧樹的空缺,近年園藝組才開始種植黃花風鈴木,所以這些樹種一般都零星地出現在校園之中。

前文提到了杜鵑、黃花風鈴木、馬櫻丹等等,雖然美麗非常,但在校園外也不時可見。那麼,中大可有什麼稀有的花卉?莫先生表示,未圓湖畔的無憂花和吊鐘王便是兩例,那株獨有的無憂花樹還幸得曾任生物系系主任的第三屆榮譽院士容拱興博士大力資助。悠悠幾十年,園藝組工友和許多熱愛自然的中大人為山城生態的貢獻不勝枚舉。

說園藝日常

園藝組現時隸屬於中大物業管理處(EMO),主要負責校園的環境美化工作。從Chris和莫先生提供的資料中得知,現在的中大園藝組有30幾位工友,分組負責大型改善工程和日常植物保養。職責當然還包括處理一些突發事件:保護被盜伐的土沉香和協助驅趕偷吃花朵的「不速之客」——箭豬。在颱風或黑雨來臨前後,園藝組工友也會臨危待命,負責鋸樹和搶修支援工作。而因應季節變化,園藝組會定期更換花圃裏的花種,現在圖書館附近的洋鳳仙便是工友新移植的的花卉。但Chris表示,秉著環保原則,時花的更換還是以少為佳。

此外,園藝組也有與中醫學院合作,在中藥園培育中草藥以供教學之用。像映山紅、吊燈花一類難以在市場購買到的品種,工友也會培植。每年春季,園藝組都會和中醫學院的同學一起籌備維園花展,而今年便是以「食療」為主題展示中草藥。

正當花季

校園繁花盛開,自然吸引許多遊人到訪。群花中最受歡迎的莫過於新亞的何津櫻花和聯合的鐘花櫻桃。這些櫻花是五六年前所栽下,寥寥幾株也足以讓它們展現美態。問到是否希望有人專程來欣賞花朵,他們表示歡迎但也很無奈。Chris說會有人專門致電園藝組問「乜乜花開左未啊?乜乜花係邊?」之類的問題,有人慕名而來增添熱鬧氣氛,但部分遊客會在照相時拉扯花枝,造成一定程度的不便和破壞。斜坡上遺留下的垃圾,更需要遊繩執拾,他們希望大家欣賞之餘亦能自覺保護身邊的環境。花季花開錦簇,Chris和莫先生表示工作時需要長期日曬風吹,但這份工作還是帶給他們極大的滿足和成功感。

後記

中大校園的花卉種類多樣,筆者能力有限故未能盡錄。都說花開花謝總能引起時光易逝的感傷,筆者初擬稿時聯合櫻花正開,總想著花開有時,之後再拍照亦未嘗不可,然而轉眼葉生花落,唯待下年。所謂「有花堪折直須折」,「折花」便是要我們把握當下,留心關注身邊的人以及一草一木,莫待其離開消逝後才追悔莫及吧。又有詩說「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大學四年,杜鵑花四次漫山,不知看文的你已見過幾次?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