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悼念經已走到盡頭。」

每年六四,維園內眾人手捧蠟燭。手上的燭光,是哭泣的眼淚,也是點點希望。可是,新一代對悼念六四事件有了新想法,認為六四晚會不再有傳承的意義,只是淪為數人頭的活動,實沒有必要年年都在維園內點起蠟燭。但是,若香港的燭光熄滅後,六四事件的死者家屬,應到哪裡尋找慰藉?若不被我們承傳,又有誰會記住?燭光熄滅後,還會有光嗎?

我們新一代未曾經歷過六四,看回這段歷史,就像在看別人的故事。故事裡的人很悲壯,奮不顧身,以悲劇收場。(見〈走進香港的八九民運歷史〉)我們或許會被他們的壯志豪情所感動, 但感動難以化成動力。更多的是,我們更想呈現出八九民運與香港,以至與現今世代所面對的問題之間的關係,希望透過注視八九民運,去關注現今這個遍體鱗傷的香港。

事實上,在六四時期,上一代香港人為幫助中國可謂不遺餘力,不僅有舉辦籌款活動、六四後幫助運動領袖流亡等事,還以各種形式悼念六四,表達自己對民主的展望。藉著反映香港人對學運的支持,突顯香港位於獨特的位置,能夠比中國走遠一步。(見〈遍布不同媒介的明喻或隱喻〉

我們希望帶領你走進八九時的香港,去看看上一代與下一代生長環境以至背景的差別,從而了解到兩代對悼念六四一事上的隔閡所在。反思現今的我們到底是否需要繼續悼念六四,又或我們繼續可以用什麼形式去繼續悼念這件事。(見〈動盪歷史下的上一代情懷——「那年六四,我十七歲」〉

我們應該遺忘六四嗎?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