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藍色眼淚

第四章

千凡過得一點都不好。雖然有很多朋友,但她過得一點也不好。不好,也只能咬緊牙關堅持下去,因為這就是生活。她想走,可是不知道要走去哪裏。

「還好吧。」她想不到要怎麼回應,只好隨便應付了一句。

「為甚麼會覺得每個人都像一座孤島?我倒覺得沒有人會是孤島。」子霖想起那則貼文。

「我們每個人都只能孤獨地活在這個城市,像個抑鬱症患者。生活在這個侷促的城市中,沒有一個人能倖免。」千凡幽幽地說道。

「你不會去自殺吧?」子霖用小心翼翼的口吻問道。

「哈哈,當然不會啊。我很怕死的。醫生又沒說我有抑鬱症。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被確診的抑鬱是不能被稱之為抑鬱的。呵。」千凡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心裏想著別的。她沒有說謊,因為她真的很怕死。可是自己會自殺嗎?她不敢肯定。生存了這麼久,她已經厭倦了這個世界的規則。每天營營役役地生活根本沒有意思。她不想去當政客,又或是做政府工,拿穩定的工資,做重複的工作。她喜歡畫畫,可是畫家之類的行業在香港沒有前途可言。愛情?她不想再反復失望。朋友?好像也沒有特別知心的。家庭似乎也不是她的歸屬:父親早已離世,母親又不了解她真正的想法。

有時候,她站在馬路邊等紅色小人變成綠色小人。等著等著,看到有車經過就不自覺地想衝出去。看到地鐵車站內空蕩蕩的路軌,她就想往前多踏幾步。晚上睡覺時常常會出現自己從高空躍下的畫面。這些她從來都沒有對別人說過。她看著子霖澄澈的眼眸,更是開不了口。怎麼可能告知這個看上去傻傻的少年這些沉重的現實。

「你上次是說將來要做中文老師嗎?」千凡覺得當中文老師有高薪,而且收入挺穩定的。

「其實我最想當的是作家。」子霖沒有經過大腦思考就說出了這句。

「甚麼?!」千凡差點要把口中的奶茶全噴出來。「作家收入那麼不穩定,而且還要積儲相當名氣才有出頭的可能,你不會以為自己真有機會吧?」她也不想潑他冷水,只是無法想像自己會聽到這麼天真的答案。

「嗯⋯⋯我覺得只要有夢想,一切就都會有可能。」子霖攪拌著杯中的奶茶,眼神閃爍。剛才那句話好像並不是說給千凡聽的,而是想要說服自己。

「這個地方還容得下夢想嗎⋯⋯」千凡記得自己小時候跟母親說想要做畫家。母親語重心長地對尚年幼的她說了一堆甚麼賺錢艱難之類的大道理。當時的她似懂非懂,只知做畫家是不好的。想要成為畫家的那個她早在當時被殺死了。

考完文憑試後,她連僅有的目標都失去了。大學四年,其實只要蒙混過去就好。很多人也是這樣過的,就算努力拿到了一級榮譽又如何?到了社會,還是會有一堆公司不僅要求大學生畢業,還要求剛畢業的大學生有幾年工作經驗。她笑了笑,覺得自己應該早在中學時就開始打工,那樣才能有足夠的社會經驗。

「會好的。」子霖眼神堅定地說道。「星期六你有空嗎?想帶你去一個地方。」

「不好吧⋯⋯我們才剛認識不久⋯⋯」千凡不想這樣貿貿然跟陌生男子出去。她本來就不習慣與男生外出,總覺得他們都意圖不軌。

「那⋯⋯不要緊,遲些再去也可以。我們肯定還有很多熟悉對方的機會。如果你想找人一起溫習也可以啊!就快到期末考試了。」子霖笑笑,也不覺得被拒絕有多糗。女生還是要想矜持一點吧。

「再算吧!我要先去上課了,再見。」雖然不覺得討厭,但千凡還是想快點逃離,回到自己的世界。

子霖看著千凡背影,饒有趣味地勾起嘴角。

今天的天空和昨天的一樣。千凡看著一成不變的景色,默默垂下了頭。

在沒有任何人的風景裏,我們獨自去找未來的答案。


本篇為連載故事,每期會於學生報出版兩個章節,網上版亦會定期更新,敬請讀者留意。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

分享至: